扶贫送老婆:中共精准扶贫政策陷误区引发新恐慌

+

A

-
2018-07-09 22:31:28

“精准扶贫”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一项重要政策,目的在于有针对性地解决制约农村地区发展的问题,以实现2020年全面脱贫的目标。但是近期,关于这一政策的实施有了一些出人意料的解读。

北京时间7月5日,新浪微博用户李千重晒出一张讲座现场的照片,其中PPT页面展示了某位专家的观点:“对一些边远贫困地区的光棍汉来说,帮助解决他们的婚姻问题,应该是扶贫的一项重要工作。扶贫‘送’老婆,对于光棍汉来讲也算得上是精准扶贫了。”

这一观点迅速引爆舆论,一天之内该条微博被转发超过3万次,评论7,000余条。多数网友们认为,这一扶贫思路值得商榷,一个“送”字体现了专家将女性物化的陈旧性别观,也反映了扶贫工作中重男轻女、将女性工具化的狭隘思维。

习近平提出要在2020年实现中国全面脱贫,这意味着要为至少3,000万人开辟致富之路,任务十分艰巨

旧闻引发新恐慌

事实上,引发争议的内容并不是一则“新闻”。照片中展示的专家观点,其实来自于南海网2017年4月18日登载的评论文章《扶贫“送”老婆,也是拔穷根》,作者是胡海军。而它评论的新闻,则是2017年4月11日发表在《桂林日报》上的《扶贫干部给他送来了老婆》。该报道讲述了广西平熬村的贫困单身汉周应雄,通过其帮扶联系人王文燕的介绍撮合,与大河乡大村的女青年黄冬梅相亲并恋爱结婚的故事。

一篇旧文中的观点突然被热传并引发争议,看似偶然,其实背后也有一些必然的因素。

《桂林日报》的报道和“南海网”胡海军的评论是对新闻事件的“创造性误读”,其目的很可能是为了与当前中国对农村地区“精准扶贫”的政策挂钩,从偶然和孤立事件中寻找新的“政策亮点”,作为凸显地方政绩的一种便宜方式。

但是,这种误读传达出的陈腐的性别观念,显然不为多数中国网友所认同。“送老婆”的扶贫思路,有把女性物质化和工具化的嫌疑,与尊重女性、倡导男女平等和自由恋爱的社会价值观相背离。而经过所谓“专家”的论述,该观点仿佛具有了“政策建议”的性质,更使网友尤其是女性扶贫工作者感到恐慌。一时之间,网络上充斥着“农村太可怕了”、“女生千万不要去支教”、“不要被忽悠去扶贫”之类的言论。

此前,关于中国农村女性曾有过不少争议事件。如被拐卖的“最美乡村教师”郜艳敏,贾平凹反映农村婚姻问题的小说《极花》获奖等,公众从中读出的都是把女性当作农村扶贫的工具、“行走的子宫”。如今,它们成为这场“叫魂”式恐慌的重要背景。

农村扶贫的盲点

其次,“扶贫送老婆”看似对农村贫困男性的“精准扶贫”,实则难以回避施政片面化的质疑。在提出该观点前,评论者胡海军把没有老婆视为农村光棍汉贫困的表现、原因以及结果,这种判断显然过于草率和笼统,缺乏对其中因果关联的深入调查和细致分析。

应该承认,导致农村男性结婚难的原因是多方面和多层次的。经常被提及的农村女性大量流失、婚嫁习俗成本过高等只是其表现,它们背后还有深刻的社会和文化根源,不是简单地“送老婆”政策就可以解决的。就以原新闻作为例子,周应雄和黄冬梅结婚之后是否更容易脱贫致富,其实很难判断,因为其中没有可验证的相关性。

如果要换一种说法,农村贫困男性结婚难的问题,其实可以转换为农村为什么无法留住女性的问题。不可否认,人人都有追求未来美好生活的权利和欲望,城市无论教育、交通、基础设施、医疗等等条件都较农村优越,这些女孩到了适婚年龄纷纷嫁往城市可以理解。而同时,扶贫工作中受男性观点主导,忽视女性需求的做法或许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赖力于2017年6月发表的论文《精准扶贫与妇女反贫困:政策实践及其困境》中曾分析:尽管政府已经意识到妇女贫困问题的特殊性,并有针对性地进行妇女反贫困工作,但对贫困妇女和男性之间存在的差异较少关注,仍然造成了扶贫政策设计和实施的盲点,且妇女作为脱贫主体和决策者参与的机会和环境需进一步改善。

女性如何参与决策

据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公布的数据,中国内地现有2,485万农村贫困妇女,占建档贫困总人口的46.5%,可见农村贫困女性所面对的脱贫压力并不比男性轻。但如果扶贫者以男性视角出发,看不到女性脱贫的需求和困境,只会造成扶贫工作中的两性差异扩大化,不利于农村整体脱贫的目标。

这样的例子不少。例如中国基层政府举办的脱贫技能培训,大多采用传统的教学方法,以灌输和理论教学为主,这对受教育程度低的妇女来说,接受程度大打折扣。一些专门针对妇女的扶贫项目多集中在妇女传统的劳动角色上,如绣娘培训、种植、养殖项目等,没有对妇女的能力进行开发和拓展,而是巩固了妇女的传统角色。

要改变这种状况,必须改变农村地区决策层由男性主导的现状。一些研究农村女性脱贫问题的学者曾指出,在中国内地大多数的贫困地区,妇女很难在政策制定过程中表达意见和需求,即使表达也难以被聆听、尊重和采纳。这是造成女性在扶贫工作中被边缘化甚至忽视的重要原因。

有没有例外?有。媒体曾报道过的河南周山村妇女手工艺品开发协会的项目,正是一步步通过鼓励妇女成立协会赚钱,增强妇女自信心与技能,进行使妇女参与村里公共事务,最终扭转了周山村男尊女卑的村规民约,有效改善农村出生性别比失衡。

农村妇女不是谁的脱贫帮扶工具,也不是没有能力运用好脱贫资源的配角,她们缺乏的是有针对性的资源和参与竞争和决策的机会。而所谓“精准扶贫”的本意,正在于精准地把握问题,精准地找到切入点,以及精准地移除制约农村发展的阻碍。像“扶贫送老婆”这类点子,不仅与此不符,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

撰写: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