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携“抗癌药”入境印度被捕 爆惊天利益链

+

A

-
2018-07-09 21:03:33

2018年6月20日,一名中国男子在印度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因携带大量的抗癌药入境被捕。令人疑惑的是,印度被称为“世界药房”,为何会有人从中国携带如此海量的抗癌药进入印度呢?

电影《我不是药神》在中国大陆热映,该剧引发民众对抗癌药品的大讨论(图源:VCG)

综合媒体7月10日报道,印度海关官员在声明中称,该嫌疑人是从中国抵达印度后在安检时被截获的。这名中国公民的随身物品及行李中约有市场价值1190万印度卢比(约合18万美元)的抗癌靶向药品,明显不是自用已涉嫌走私,因此,被印度警方拘捕。

虽然在南亚涉及各国的海关案件时有发生,但本次案情最蹊跷之处在于——印度药品因为按当地法律无需缴纳高额的专利费,是全世界闻名的廉价抗癌靶向药生产基地,被称为“世界药方”。印度同类抗癌药的价格与中国相比,往往只有几十分甚至上百分之一。每年,都有大量的中国患者前往印度治疗或购药。那为何会有人从中国携带如此海量的抗癌药进入印度呢?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长期旅居印度的人士说:“大概在2017年年中,有患者曾向我咨询,声称在中国有生产抗癌药的厂家与他联系,这些仿制‘印度抗癌药’价格只有印度本土生产药品的十分之一不到,拥有相同外包装,号称在中国有大型生产线和仓库,对外宣传使用相同原料生产,疗效也‘完全一致’。据说这些所谓‘原厂药’在中国销售火热,主要购买渠道为社交软件和搜索引擎上的网页。由于在中国此类药品生产准入门槛很高,人工、物流和原料成本亦远高于印度,我不认为有正规厂商会冒着法律风险来生产销售,当时以为只是误传没有多想。如今细思恐极,人命关天呀。”

一位从事打击假药的知情人士透露,之前一直没有案件去证明。从2018年的3月份,在广东打了一个地下窝点,所有的境外药品全部是在中国生产、包装,然后生产完以后发往印度、孟加拉,再从印度、孟加拉那边卖给中国患者。

就像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的情节一样,作为印度当地的海关也好,他们的公安系统也好,他们的药品也只允许在印度当地卖,包括他们的产量也是跟他们的销售有关,比如说他有一百家药店,一百家药店拿货,一个月拿十盒,那就是一千盒的量。例如一个药厂只能生产一千盒药,没有太多余的量去卖给其他国家的人。

所以这种药品,会产生供不应求,很多人就会动脑筋,做假,从中国当地做。因为即使在印度当地做假药也是要判重刑,他们就从中国这边做好加药,发到印度,再从印度卖给患者,对于患者来说没法区分。

最近中国上映的热门电影《我不是药神》,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所谓真实事件,即2013年发生的陆勇案。

2013年8月,中国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调查一起网络贩卖银行卡团伙时,时为江苏省无锡市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老板的陆勇,因曾购买信用卡而被逮捕。随后陆勇销售印度抗癌药物被媒体曝光,由此,此案超越了一般刑事案件,成为一个万众瞩目的社会事件。

从2013年被捕到2015年被无罪释放的一年多里,围绕陆勇案在中国社会引发轩然大波,矛头的焦点直指国外原研药在中国的高价。陆勇案涉及的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抗癌药物格列卫,当时中国售价高达23,50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一盒,而印度仿制的格列卫中国“团购价”仅200元人民币一盒,相差100倍以上,更是成为众矢之的。

综编:京京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