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与同 两岸三地千禧一代政治观

+

A

-

2017年,牛津辞典的年度选字是“青年震撼(Youthquake),青年透过社群软件快速传播讯息、集结活动,改变一地社会的文化、政治风貌。2018年,西方媒体对千禧世代展开讨论,从职场特征到消费习惯,中国的千禧一代更成为西方媒体聚焦的重点。

这群超过4亿人的中国青壮年,正改变旅游市场、奢侈品市场、乃至全球消费市场。千禧世代(Millennials1980-2000)与战后婴儿潮(Boomers1946-1964)出生的人相对,两者时常成为比较对象;千禧世代被贴上的标签,勇于变化不守旧、敢于创新自信,同时也赋予他们与前一代不同的政治观。

千禧世代独特的思考角度,让青年不只“撼动也正在改写历史。2014年,香港、台湾的年轻人分别因为雨伞运动、太阳花学运跃入国际媒体的视线,千禧一代与战后婴儿潮成为港台两地政治分水岭,世代问题日趋尖锐。而中、港、台三地千禧一代看待世界、对待政治的态度也将影响两岸三地的未来。

港台青年透过街头抗争表达要求影响一地的政治、社会和文化(图源:中央社)

两岸三地千禧世代政治观
根据联合国人口司的统计资料,千禧世代的人在1990年代超越战后婴儿潮人口,2018年人口达18亿,挑战的不只是人口11亿的战后婴儿潮,更是传统的思维、品牌消费以及参政方式。

Young China》一书的作者萨克戴奇瓦尔德( Zak Dychtwald)在《纽约邮报》以中国的千禧时代为题,描写他心中认为中国千禧世代的特征: 包括心胸宽广、骄傲、见证从穷到富的中国发展进程等。市场调查公司eMarketerk则以数字化、手机优先,高社交性、重视独特性充满好奇心、世界旅行家以及财务状况无虞等五大特征归纳中国的千禧一代。

萨克提到,中国的千禧世代看待政府的方式虽有其缺陷但仍是有效率的。出生于1990年的萨克举例,他在成长过程见证美国的人均GDP2又2分之一倍的速度持续性的成长;但在此同时,他的中国朋友则见证国家的GDP增长25倍。中国大陆的年轻人在成长的过程中见证物质的、个人的大范围改变,从乡村到都市;脚踏车到车子;廉价公寓到高楼大厦,无法避免的改变他们看待自己和世界的方式,这与港台的情况却是大相径庭。

千禧世代透过社交网络动员快速,也能在网络上街头运动中交流想法(图源:中央社)

港台知青对比中国小粉红
1970年代香港和台湾都经历经济高速增长,跃升为亚洲四小龙的黄金时代;那时的港台一代人就如现在的中国千禧世代,碰上发展机遇而奋力向前。香港的狮子山精神标示那个世代的价值。港台的千禧一代接续其后,出身在物质相对富裕的时代,却也见证经济发展的停滞不前以及追求公义、理想碰壁的情况。港台年轻人质疑政府、不良财团和既得利益者,不信任威权,却有强烈的对港台的归属感。

反观中国大陆的千禧世代,除了有强烈的国家认同,更如萨克所说对政府、国家前景是有所信任的。根据德勤公司(Deloitte)的《2018德勤千禧一代调查》,中国千禧世代在预期国家整体经济状况在未来一年会改善的题目中,一直高于全球,更一路2014年的61%飙升到2018年的81%

此外,两岸三地的青年透过社群媒体集结活动参与社群活动,以及中国大陆自媒体发达成为讨论空间,都可以视为一种千禧世代的广义参政。有趣的是,在两岸三地不同的认同、对政治的想法碰撞下,从2016年中国大陆网民「出征」Facebook(又称:帝吧出征)中,不只可以看出中国千禧世代的爱国心,更可以看出社群网络平意外成为中港台三地青年言论激荡,交流意见的空间。

流动的千禧世代政治观
即便两岸三地的千禧世代对待政府态度、国家前景,参与政治议题方式不同,但都面临同样巨大的世代和代内差异,以及政治观、世界观、人生优先顺序选择不断在改变的事实。千禧世代将是影响未来1020年社会的重要能量,在国际情势、两岸情势变动的现在,千禧世代的抉择也会撼动两岸三地的未来。

撰写:蔡苡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