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后的布施 不只是天葬

+

A

-
2018-07-09 19:58:35
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查郎寺天葬台的胡秃鹫(图源:VCG)

对未曾去过西藏的人而言,西藏是一片令人神往的净土;对游历在西藏的人来说,西藏或许更多是一种生活方式和信仰的观望或向往。

二十年前,不少人还在嘲笑著西藏的“落后”;二十年后,成群结队的人络绎不绝开始崇拜西藏的“信仰”之旅。貌似只要去了一趟西藏,转过一次神山神湖,磕过一回长头……整个人便能脱了胎、换了骨。

据官方公布的数据,西藏2015年全年累计接待游客首次突破2,000万人次。对信奉藏传佛教的人来说,那里是不可言说的圣地;对摄影爱好者来说,那儿雄伟壮观、神奇瑰丽的风景美得惊人;对芸芸众生来说,花钱让自己缺氧引起高原反应,在即时通讯中晒出不断刷新的最高海拔未尝不是一种乐趣。

西藏地处世界上最大最高的青藏高原,对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当代人而言,地处雪域高原带有神秘色彩的藏文化是一种远离现代化生活的文化存在,源于不了解的好奇,抑或对自我现实不满的双重叠加。“我要去西藏”、“马年转山,羊年转湖”,成为当下不少人精神寄托的新形式,更是成为将自己的格调与“物质大众”区分开来的不二选择。

受藏区宗教文化的影响,藏人普遍认为自己是大自然的组成部分,死后让自己的肉体回归自然,灵魂才能得到升华。无论是从形式还是程序而言,西藏的天葬对于外来游客来说都是新鲜陌生的,对天葬的解读,不同的文化亦会给出不同的答案。近年来,不少到西藏旅游的游客,出于猎奇心总会向导游提出希望目睹天葬仪式的要求。但实际上,当地的藏人认为这一行为是对当地传统和死者的不尊重。

  • 西藏如诗如画的美景令八方游客流连忘返,2015年西藏全年累计接待游客首次突破2,000万人次(图源:VCG)
  • 地处雪域高原带有神秘色彩的藏文化,对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当代人而言是一种远离现代化生活的文化存在(图源:VCG)

虔诚的藏族人,秉承着信仰每天都在祈祷诵经,但他们诵念的不是为自己的今生今世,也不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而是为了家人和自己的来生。藏族人重视大自然,重视大自然中的每一个生命,对自己的肉体和生命反倒视为轻如鸿毛。天葬,于藏人而言,是一种信仰的选择,于他们而言,将身体的全部奉献给大自然中的鹰鹫才算是完满走完了人生的最后历程。

按照礼俗,天葬时只有天葬师和助手、负责抬运遗体的家属,或者还有为亡者诵经的喇嘛在场,通常情况下连父母妻子儿女等直系亲属都是回避的,以免亲人的伤心流泪会影响死者的灵魂进入中阴。这时,若有无关的外来者在场属重忌;于宗教仪式而言,外来者的观望亦打扰了死者灵魂的平静。试想一下,一面是人间最超脱最神圣的葬俗在进行,一面却是挂着单反穿着冲锋衣的人群在好奇窥视,这是一幕多么违和的画面。

2015年西藏十届人大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制定《西藏自治区天葬管理条例》的议案,这是西藏有史以来首次从立法角度管理天葬事务,对拥有上千年历史的藏民族天葬丧葬习俗给予了充分尊重和保护。该条例包括天葬仪式、天葬台管理和周边环境保护、天葬师的认定等内容。

在此之前,西藏曾于1985年颁布天葬管理方面的布告。2005年,西藏发布《天葬管理暂行规定》,该规定指出天葬是藏族人的丧葬习俗,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禁止对天葬活动现场进行围观、拍照、摄影、录像;禁止通过报纸、杂志、图书、广播、影视、网络等媒体刊登、播放、刻录、转载渲染天葬活动有关的文字、图片、报道等;禁止将天葬台作为旅游景点组织中外游客游览参观。2013年,西藏自治区当局下发《天葬管理工作的通知》。

藏区各地在施行天葬时具体做法有所不同,但都遵循着一定的天葬仪轨(多维新闻制作)

生活方式和信仰的观望或向往,更在于文化的尊重。旅行攻略中,不乏绘声绘色谈及看天葬感悟了人生,体会了生命真谛的言辞。但是,如果锻炼自己的意志,增加对无常的理解,只能通过窥望他人尸骨消失的过程才能达到,那么这种通过“冒犯”而得到的“道德升华”不要也罢。

指望来到西藏用他处的生活、信仰方式来升华自己,这何尝不是一种自欺欺人。去大昭寺的顶楼看拉萨的落日,去药王山拍布达拉宫全景,去八廓街转经道,去哲蚌寺见识晒佛,去色拉寺感受辩经的恢宏场面,去罗布林卡看藏戏,去羊八井泡地热温泉,去圣湖纳木错发呆,去鲁朗林场见识秀美多姿,去墨脱感受神秘…… 亲历过这些,瞬然还是会发现,念经、磕头、转山、转湖毕竟成为不了生活的全部,毕竟生活中还有很多其他更重要的责任。

在生活中体悟,在日常中觉受,何尝不是一种修行。人生最后的布施,远不是只有天葬。因为,若心存有善,布施无时不在,无处不在。

(本文转自多维CN 34期符号栏目《人生最后的布施 不只是天葬》,推荐相关阅读:多维CN 34期符号栏目《还诸天地 神秘西藏的天葬信仰》)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