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宗教超越宪法 不受监督即孳生罪恶

+

A

-
2018-07-06 00:06:16

自古以来,宗教就承担了引导人民精神世界的责任,有时解释宇宙诞生之谜(如神创论)、有时指点日常生活之弊(如禁吃猪肉)、有时则规劝信众弃恶扬善(业报、十戒、死后审判等等)。可是在现在社会中,宗教是否还能维持其超然地位?甚至,还有去维持的必要吗?2018年6月18日,台湾民进党籍立法委员林岱桦在立法院审议宗教入财团法规范时公开表示:宗教超越《宪法》规范,引起了广泛的争议。

林岱桦(右2)曾参与高雄市长初选,自称虔诚佛教徒,主张不应以任何法律规范捐款、放生等宗教行为(图源:壹电视)

宗教真能超越《宪法》规范吗?要知道,《宪法》是一国的最高法律准则,在一般情况下,不能有任何法律与《宪法》冲突;换句话说,超越了《宪法》,也就超越了所有法律:包括《刑法》、《民法》、《商业法》、《诉讼法》与《行政法》等等。

或曰:宗教自有内部规范,有数百条的戒律、数千年的积累,绝对不会做坏事,因此也不必去以法律规范。可是这是一种“绝对主义(Absolutism)”,也就是:因为相信,所以存在;但只要举出一个实证,整个论证就完全行不通了:1995年引发东京毒气案、造成13死6000伤的组织,正是宗教“奥姆真理教”;最后包括首脑共有7人在2018年7月6日执行死刑,若宗教能超越法律,他们也不会伏诛了。

或曰:那只是极端案例。但在2018年2月21日,有台湾法务部的高官疑似为供养自称精通“观音心法”的法师,8年下来背负4,000万新台币的债务(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2013年5月18日,台湾一詹姓高中生遭其母带往新兴宗教“日月明功”,遭到监禁、殴打、禁食等虐待行为,在同年6月5日送医不治身亡; 2015年8月11日,自称“天帝”的庄圆大师为信徒进行“排解身心灵负面能量”时,因为强灌黑醋与胃药的混和液体给信徒以致其身亡……。

显然,宗教并不能消灭犯罪;更糟糕的是,这种“宗教不会犯罪”的强烈信心,正正产生了犯罪的温床:不但降低了一般民众的戒心,更使得宗教内部的自清力道减弱甚至消失,最终犯罪行为将无法获得“煞车”,只能一路驶向悲剧的终点。这只要看看天主教长年来对于世界各地的神父性侵案是如何的消极以对、甚至积极掩盖,就能略知一二。2002年《波士顿环球报》以专栏揭露了神父亵童案的一系列报导,并在2015年改编为电影《聚焦(Spotlight,台译:惊爆焦点)》;之后在2017和2018年,智利和澳大利亚也分别做出了神职人员性侵报告,加害者和受害者数以千计。这些案件长时间未被重视的理由,就与一般民众“相信”宗教不会犯罪、以及宗教内部的包庇有极大的关联。

近年来天主教屡屡卷入性侵丑闻,不但重挫形象,也引发对于“宗教不会犯罪”的强烈质疑。图为智利警方护送涉案神父(图源:VCG)

在台湾,每年由知名宗教人士举办的“放生”仪式法会已形成了完整的商业结构,甚至有从外国走私大批毒蛇“放生”到郊区,造成邻近居民与大学恐慌的事情。可是面对外界批评以及质疑,宗教人士一贯以“佛力超荐”、“业力引爆”、“莫大功德”、“充满法喜”等等在外人看来不明所以的专有名词来应对。甚至有放生者将陆龟沈入水中、又或是将淡水龟放至海里,见其为保命而慌忙爬回上岸,便感动留言:“乌龟也知(对放生者)感恩!”而外人也只能感叹:无知就是力量。

台湾《宪法》保障民众信仰的自由,甚至对于因信仰而拒绝服义务兵役者,都在2000年起以网开一面的“良心犯”视之,并提供替代役(无需军事训练、拿枪等)的选择。可见在台湾,法律并不会规范哪一尊神可以信、哪一个宗教不能传;可是,若要说信众等同于他们所信仰的神明,因此法律不能规范教团的行为,那是否容易成为有心人士犯罪的“方便法门”、是否反而成为孳生罪恶危害社会的温床?宗教和国家法律谁能凌驾于谁?将会一直会是现代社会广泛争辩的热点,尤其在宗教蓬勃发展的台湾。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