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再胜一局:人类非因失败而恐惧

+

A

-
2018-07-07 21:04:08

人类大脑构造之复杂,一旦出现病变,即使是从医多年的神经科专家也无法做到准确无误的诊断,从而造成对病情的延误。然而,人工智能在最近一场与人类医学界的“最强大脑”比拼中胜出。这不仅令世人看到了改善医学现状的曙光,同时,也再一次惊叹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无所不能”。

尽管人工智能在医疗行业领域应用颇多,但诸多现实问题使其发展受到一定制约(图源:VCG)

北京时间6月30日,由25位国际神经影像领域专家组成的人类代表与医学人工智能系统“天医智”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展开了一场备受瞩目的“人机大战”。在颅内肿瘤及脑血管疾病的两场诊断比赛中,“天医智”均以高出20%左右的诊断准确战胜了人类。

在由前沿技术转变为现实应用的背景下,人工智能已大范围应用于临床决策支持、药物挖掘、健康管理、病理学等医疗领域;另一方面,随着电子病历的普及,医疗人工智能系统通过对CT 影像、磁共振成像以及数十万份电子病例的学习,“临床经验”已远超一般的门诊医生。以“天医智”为例,其对脑出血的影像诊断准确率能达到85%以上,更可将磁共振的检验结果缩短至数分钟以内。如将其投入临床使用,将有望改变对脑出血患者的急诊模式,及时挽救更多生命。

人工智能发展之迅速已令人类感受到恐惧和威胁(图源:VCG)

与互联网技术在医疗行业的应用不同,人工智能对医疗行业的改造可以提高医疗诊断准确率与效率;提高患者自诊比例,降低患者对医生的需求量;辅助医生进行病变检测,实现疾病早期筛查;大幅提高新药研发效率,降低制药时间与成本。

尽管以“天医智”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正持续向中国医疗行业渗透,但仍然面临着无缝嵌入医疗流程、法律伦理以及商业模式等多重障碍。首先,临床医疗本身便是一项极其庞杂的系统工程,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医疗行业的操作规范及流程必须建立在反复验证的基础之上方可实施。而人工智能是否能够完美榫入现有的操作流程依然有待论证;其次,由于人工智能辅助诊断的准确率尚未达到100%,加之其既不是传统医疗设备,也不是人类,因此在技术认证与责任认定环节仍有待商榷;再次,由于下游缺少成熟的商业医保及医药企业来实现人工智能的落地,致使不尽完善的产业链令医疗人工智能及医疗大数据陷入几无用武之地的尴尬。

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人类在不断创造人工智能的同时,后者也在以惊人的速度不断进化并超越人类的进化速度,依据摩尔定律,人工智能的演算能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翻番,并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自己的水平。

去年5月,人工智能AlphaGo曾与世界排名第一、职业九段的中国围棋选手柯洁展开人类与人工智能的“终极对决”。一时间,使人工智引发全球范围的热议;而从电影《星球大战》延续到《西部世界》的剧情,则提升了舆论对人工智能的担忧与恐惧。

早在1906年,日本机器人研究院Ernst Jentsch提出一种名为“恐怖谷”的心理效应,并将人类对于人工智能的恐惧作出了一种较为合理的解释。该理论指出,当机器人越来越先进的时候,人类将对其提升好感,但当人工智能非常接近人类的时候,这种好感就对大幅度降低,甚至开始莫名的厌恶和惧怕。

需要指出的是,无论AlphaGo抑或“天医智”均为仅擅长某一领域的弱人工智能(Artificial Narrow Intelligence),它们并不真正拥有智能,也不会有自主意识,都必须按照固定的规则才能运行。换言之,弱人工智能系统尚不足以对人类构成任何威胁。因此,即便部分人群对人工智能的安全性心存疑虑,也不必因噎废食。但需明确的一点是,任何领域的科研成果都应以人为本,心存敬畏。在此基础上,对人工智能之善加利用,在稳定技术对社会造成冲击的同时,杜绝制造技术霸权的行为。

撰写:文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