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上映 印度仿制药背后中国多重问题被揭露

+

A

-
 
中国大陆演员徐峥主演并与宁浩共同监制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上周末在中国举行大规模点映,并杀入周票房前五。这是一部兼顾娱乐效果和社会意义的电影,影片以天价抗癌药格列卫为切入点,讲述了一群底层中国人自救与自赎的故事。

该片真实的人物原型是一名叫陆勇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34岁那年,陆勇确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吃了两年抗癌药格列卫,花费56.4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由此,陆勇34岁之后的人生便和药联系在一起。他靠药物维持生命,不堪经济重负,找到了去印度买仿制药的途径,并将这种药效可靠、价格便宜的仿制品介绍给病友。仿制药给陆勇带来了种种奇遇。他也因此被捕,在看守所里关了135天,但随后检方宣布不予起诉。他登上过中国主流媒体,被称为“药侠”。在癌症患者眼中,他是如普罗米修斯一样盗火的英雄。直到今年,他的影响力抵达了新的边界——成为《我不是药神》这一部电影的原型。

中国不少癌症患者在进口药价格高企的情况下,开始“代购”印度仿制药品(图源:VCG)

读了剧本后,陆勇对其中的人物形象并不太满意。剧本中,他成了一个想要赚钱的药贩子,后来良心发现去帮助患者。后来制片人和他解释,除了审查原因,就是如果实写,人物比较平顺,不太容易升华。在上周的点映之后,票房相当不错,“药案”和背后的问题也再次纳入公众的视野中,迎来针对进口药价和社会保障等方面的再次讨论。陆勇此前表示,在电影上映后,他一定会解释自己的清白,“我确实不太能接受,因为这样的话跟我形象还是有差异的。”他觉得自己的故事比《达拉斯买家俱乐部》还要复杂,《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主人公后来只是受到供药限制,而他自己还经历了司法流程,“要判我,抓我过去,要起诉我,然后峰回路转,最后什么事也没有。”

陆勇之所以被奉为普罗米修斯一样的盗火英雄,在于在中国国内居高不下的药价下,一批癌症患者,只能用低于进口药很多倍的印度仿制药来维持生命,减轻经济负担。在患癌的前两年,陆勇一共花费接近60万人民币。后来他改用印度仿制药,价格只要1/20。他把这些药推荐给其他病友,还帮忙代购,结果因“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被捕。

仿制药与原研药在剂量、效力等各方面一致,唯一的区别在于没有专利。印度1970年的《专利法》放弃了对药品化合物的知识产权保护,本国企业开始大量生产仿制药,并迅速发展成为支柱产业。一种药在美国上市后几个月,就能在印度找到价格低廉的仿制药。

中国从5月1日起部分进口药零关税,但药品的实际销售价格尚未降低(图源:VCG)

陆勇案正好发生在医改加速的变革时期。2015年之后,国外新药的审批流程缩短。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文,要求中国仿制药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生物一致性评价,从政策上来讲,这意味着中国国产仿制药的质量将得到保证。在一系列政策出台,陆勇的名字也不断被提及。令陆勇得救、违法又因之成名的格列卫,已经被多个省市纳入医保。
 

今年5月1日起,中国对部分药品进口关税进行调整。调整后,除安宫牛黄丸等中国特产药品、部分生物碱类药品等少数品种外,绝大多数进口药品,特别是有实际进口的抗癌药均将实现零关税。如今,这项政策已经实施两个月,在实际操作层面,中国的百姓在使用进口药上暂时还没有享受到零关税带来的药品实际价格的降低。事实上,5月份中国国家卫健委宣布这些措施时,能否实质帮助降低中国肿瘤药物价格就已引发争议。

而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中国政府相关部门或许有必要对药品价格的管理,做出适当的调整。通过一系列配套措施降低药价,尤其是抗癌药药价,其中包括缩短进口药审批流程、加速进口抗癌药进入中国步伐、将更多抗癌药纳入医保目录等。如何调控流通环节赚取的利润过大这一问题,也是至关重要的。如此几方面结合,才能令民众真正享受进口药的便利。

《我不是药神》的上映,意味着作为电影人物原型的陆勇不再只是一个事件的主角、一个边缘人群的代表,他的故事即将进入大众文化。这是陆勇影响力所抵达的最新边界。他背后的这些问题势必会再次引起一番激烈的讨论。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