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改称姥姥 一半中国人都叫错了吗

+

A

-

“外婆”在中文里是“外祖母”的另一种说法,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大概是常识。但是,近日有中国网友在微博爆料,称这一说法已被“逐出”小学语文教材。相关话题迅速在网上引起争议。

自媒体“阿拉一家门”上传的图片显示,上海小学二年级语文教材中,经典课文《打碗碗花》里原为“外婆”的地方全部改成了“姥姥”。而据同时提供的上海市教育局此前对相关问题的回应称:“姥姥”是普通话词汇,“外婆”“外公”属于方言,在教材中使用“姥姥”是为了促进“语言交融”。

  • 《打碗碗花》原文中使用“外婆”的称谓(图源:@白兔老爸)
  • 《打碗碗花》沪教版将“外婆”改为“姥姥”(图源:@鋼筆様子)

普通话与方言之争是一个老话题,但在中国语境中时常成为新闻,说明关于两者仍有不少值得分辨的问题。前段时间香港教育局网站刊文称“粤语是方言,不是香港人的母语”也曾引发巨大争议。而此前几年,在广东多个地区,也曾爆发群体事件,抗议“普通话侵入教学体系”,导致年轻一代会说粤语的人越来越少。

这些争议的核心是方言作为地域文化载体的角色,与普通话作为政治一统的要求之间存在冲突。但这种冲突并不必然是激烈的。普通话和方言是全国性和地方性用语的关系,两者并不截然对立,完全可以在并行演化的过程中相互交融。

在教学用语上推广普通话,是推广一种全国通用语言;而在日常用语中使用方言,则是保留一种地方性言语习惯。两者的性质不同,并不矛盾。只是在政策实施的过程中,某些政府官员丧失了处理这些文化问题的灵活性。

除了对普通话和方言的关系抱有误解,关于“姥姥”和“外婆”两者哪个才是方言也有争议。

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中将“姥姥”定为普通话词汇,“外婆”定为方言,其实并非语言学界的共识。原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副教授史杰鹏撰文称,中国古籍中有关“外王母”、“姥”等词汇的用法很多,而梳理其演变脉络可以发现,“外婆”才是标准汉语,“姥姥”则是方言。这种定性也得到了《汉语大字典》等专业辞书的佐证。史杰鹏因此指责《现代汉语词典》的编纂者“颠倒黑白”。

当然,语言系统是不断演化的,随着时代发展,人们的用语方式随之而变,固守传统的标准未必就正确。但是,同样不能忽略,语言演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其过程中必然存在不同用语方式并存的现象。正如上述对普通话和方言关系的阐释一样,不能简单化地以一元标准否定其它。

而上海市教育局以“外婆是方言”为理由,在教材中系统替换为“姥姥”的做法,则在客观上人为制造了方言与普通话的对立。

称其是“人为”,不仅是指这种一刀切的政策强行打破了语言和言语并存的和谐状态,使其不恰当地相互对立;而且是指教材以修改经典课文的方式,直接把普通话的用语标准加于作者身上,脱离了其本身的文化语境。这种方式是简单而粗暴的,引发争议也就不足为奇。

其实,无论“姥姥”也好,“外婆”也好,都是中国人使用非常普遍的词汇。不仅在日常交流中不会被误解,而且被许多文艺作品所采用,如张艺谋导演的电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但通过教材里非此即彼的用法,反而使这种正常的关系显得紧张,也制造了不必要的社会困扰。正如有网友改写经典歌词反问上海市教育局那样:“难道以后要唱‘澎湖湾澎湖湾姥姥的澎湖湾’吗?”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