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控科技:从亦真亦幻到无处不在?

+

A

-
2018-06-15 20:13:41

提起“脑控”,人们第一时间想起的是“特异功能”,也有人会回想起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中国大陆那股“气功热”。不过,如果你试着在互联网上搜索“脑控”二字,会出现四百万条结果,大多数案例会认为脑控是一种真实存在的黑科技——一种远距离控制人类与自然界的科技,那个巨型的控制中心甚至可以存储人类的情感、智慧及灵感等。

《解放军报》一篇文章认为,美国、俄罗斯等军事强国没少在脑控武器上动脑筋。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开始四处招募心理战方面的技术专家。在美苏博弈的大背景下,美国中央情报局早就开始了摧毁或控制人类思维的研究,一大批早期脑控实验相继展开。

在这段历史里,一个名字不得不提,他是苏格兰精神病学家唐纳德·埃文·卡梅伦(Donald Ewen Cameron)。这是一个毁誉参半的名字,有人敬仰他的功绩,也有人将他视为恶魔。这个活跃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精神医学狂人,直到今天其影响与争议还在发酵。

作为医疗专家的卡梅伦无疑是成功的,他是世界精神病学协会的首任主席,同时也担任过美国和加拿大精神病学会的主席,其研究指导了当代精神病学的发展。但这个有一点狂信和偏执的“技术主义者”,同时也是精神病学史上臭名昭著的“精神驾驭”理论的创建者。

而这名专家争议最大的一件事,是他在1957年到1964年接受了美国中情局(CIA)的资助,协助其开展了一项代号为“MK Ultra”的计划:在蒙特利尔的实验室中,用致幻剂、电击与心理惩罚,研究审讯手段与大脑控制方法。

尽管资料显示卡梅伦利用精神病人进行“大脑控制”的实验并没有进行多久,就因为破坏性太强被关停了。但其违法与非人道手段被曝光后,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掀起了集体诉讼与大规模的舆论声讨。虽然这时卡梅伦已经作古,但他提倡“用技术手段影响人类大脑”的阴霾,还是聚拢在普通民众头顶,迟迟不肯散去。

而据《解放军报》揭露,美国不仅有全球最先进的脑控设备,还持有别国无以匹敌的“脑控武器”。

这篇文章的作者认为,脑控武器的技术原理并不复杂。“人脑的各种活动都会产生相应的脑电波,殊不知脑电波也是人类的身份识别特征——每个人的‘脑电波指纹’都是独一无二的。利用脑电波特征的唯一性,首先采集人脑电波的特征码并存入电脑,之后通过专门的翻译软件解读其中的视觉、听觉、语言、情感等各种神经活动信号,事实上就已完成了读心术。当需要向大脑磁盘写入信息时,只需对脑电波进行特定编码,就能将信息直接植入大脑。”

据悉,俄罗斯也于2012年提出了前瞻性武器研究提议,其中就包括搁置已久的脑控武器,该武器可通过发射电磁波、声波等信号扰乱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

  • 郑州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的教授和学生在演示脑控机器人(图源:VCG)
  • 西北工业大学团队研发的脑控技术能用人脑控制机器人和无人机运行(图源:VCG)

作者把脑控武器分为三类:电磁波武器、声波武器和光波武器。而电磁波武器又可具体划分为电场、磁场、微波等不同类型。“美国军方此前研制的新型非致命武器主动回避系统,通过发射高频电磁波使目标感到燥热难耐,令被攻击者仿佛置身于烤箱之中,其有效射程可达一公里。事实上,电磁波和声波等都能对人脑细胞的正常活动产生影响,甚至能把建议和命令直接发射到人脑之中,因而包括次声波、超声波、紫外线、激光等手段都成了脑控武器的研究方向。”

消息称,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目前已具备了向大脑中直接输入语句的能力。此外,美国研究人员还借助激光研制出新型心理幻觉武器,能在战场任何地面和大气层中映射出虚假影像,企图压垮对方的反抗意志,引导他们放弃抵抗甚至主动缴械投降。

与昔日心理战战场上“苦口婆心”的劝说不同,脑控武器的作战效能更加简单高效。该文宣称早在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国防部就直接通过发射超高频电磁波扰乱伊军士兵的精神状态,最终使数千名伊军士兵不战而降。

不过,目前没有消息表明中国正在研制“脑控武器”——毕竟,这是一项国家机密。但是,在中国,一些人自称被外国的“脑控武器”击中,是“脑控受害者”。在一个名为“全球脑控”的大陆网络论坛里,有网民称,2017年,这个“脑控受害者联盟”在全国22个省进行了“反脑控集体报案”。

根据活动主办者给出的资料,这个所谓的“脑控受害者联盟”进行的报案,是认为目前有境外势力,用一种“全球脑控武器”对中国公民进行“脑控残害”。这些武器可以从根本上控制一个人,受试者无论躲在哪里都无法摆脱。而这些“武器测试”选定“受试者”是随机的,也就是说什么人都可能成为“被害者”。而“受害”的主要表现,是颅内出现他人说话;感觉自己被全天候监视;手机、电脑出现信号干扰;以及大脑出现被电击感等痛苦症状。

有人认为,所谓“被脑控者”属于精神病学中定义的妄想症和精神分裂患者。而“被读取感”也确实是精神分裂的常见临床表现之一,而且很容易伴随有语言逻辑丧失、对他人莫名仇视等症状。

“从很多网上流传的脑控记录中,都可以看出文字作者确实出现言语片面化、逻辑失衡等问题,而且会将脑控元凶想象为身边有矛盾的人。”

匪夷所思的是,如果透过“脑控论者”的网站和贴吧、社群深挖下去,就会发现背后还有一套严整的产业链。各种脑控检测秘籍、脑控防护头盔、脑控信号屏蔽器,都在“脑控”这个听起来荒谬并恐怖的关键词背后隐隐现出“变现”的企图。

隔着数千公里监控一个人的思想,并且用“黑科技”来折磨这个人的大脑,在这个时代完全是无稽之谈。脑控武器并不可怕,因为在军事领域里,一般人永远不可能接触到这些“国家机密”,大国之间的军事博弈岂可随便“意淫”?

“脑控”谣言真正可怕的,也正是那些为了满足感和钱财,奔波在各个论坛与社群中的身影。

2015年,中国有关部门针对非法脑控组织曾经做过一系列的清理。效果虽然显著,但必须直视的是,今天整个关于脑控的讨论中,支持和相信它的人依旧不计其数,而脑控产业链仍然用各种各种的方式灵活躲闪着。

有人认为,问题的根本在于整个中国社会对那些相信自己被脑控的“患者”的选择性无视。“精神疾病患者宁可相信阴谋论也不愿意承认自身疾病,恐怕是一种社会习惯的副作用。”

“脑控论”追随者数量绝对不少,而其中确实受到幻听、焦虑、精神分裂与被迫害妄想等疾病折磨的普通人更不在少数。此外还有一部分应该是心血管疾病患者,却以为自己“被脑控”而拒绝治疗。

那条由脑控谣言发展出来的黑色产业链,充满了荒诞和无奈。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