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航迫降呈史诗级飞行 急剧增长的中国飞行员队伍现隐患

+

A

-
2018-05-17 01:52:55

近日中国川航一架编号为B6419的空客A319飞机,在执行重庆—拉萨的3U8633航班任务时,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意外破裂脱落,随后飞机挂出7700紧急代码,机组实施紧急备降。

川航3U8633驾驶舱玻璃碎裂,成功迫降成都(图源:新华社)

Flightaware网站记录的飞行数据显示:该航班从重庆起飞后爬升至巡航高度9,800米,在刚飞至青藏高原上空时紧急下降高度到7,200米并左转返航。据机上乘客拍摄的视频显示,机舱内氧气面罩已脱落,受颠簸影响地面上杂物四散。

知乎网友@AdamDeng表示,这是全球航空史上第二起民航大型喷气式客机在飞行中前风挡脱落的事故,且情况比前起危险太多。短短34分钟惊心动魄的全手动备降过程,让这段飞行成为中国民航史上一次“史诗级”飞行

北京时间5月14日,川航3U8633航班在执行重庆—拉萨飞行任务时,于6时26分由重庆江北机场起飞,西南空管部门的信息记录显示:6时42分该机进入成都区域,管制员雷达识别并建立双向通信,当时飞机的飞行高度为9,800米;7时08分,坐在驾驶舱左侧的责任机长刘传健和副驾驶徐瑞辰发现驾驶舱右玻璃破碎,仪表盘上开始闪烁各种预警信息,随后驾驶舱玻璃被全部吸出窗外。

受舱内外压力差影响,系紧了安全带的“90后”徐瑞辰副机长半个身体被吸出舱外。高空中的风瞬间灌入驾驶舱,控制着自动驾驶的FCU(飞行控制组件)面板也被吹翻,导致诸多飞行仪表不能正常使用,整架飞机剧烈抖动,情况万分危急。

刘传健机长后来向外界表示:“整个下降过程最困难的环节是当我们面临缺氧、寒冷的极端环境时,一方面希望这架飞机尽快下降到更低的高度,另一方面又担心过程中飞机前进速度的增加导致飞机所承受的冲击力太大,机组安全无法保障。”

随着经济的蓬勃发展,中国民航这十余年好比上世纪70年代美国的民航黄金时期,发展极快。资料显示,2016年中国共有航空公司59家,机场218个,完成旅客运输量4.88亿人次,同比增长12%,境内机场全年旅客吞吐量更是首次突破10亿人次。

川航事故中的驾驶舱内景(图源:@FSA神无)

客运量的突飞猛进,对飞行员的需求量也是与日俱增。据美国波音公司预测,未来20年间,中国的航空公司每年将新雇佣5,500名飞行员,到2035年时共增加11.1万人。来自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登记在册的飞行员为5.05万人,其中商业飞行员2.52万人,仅一年时间便增长了2,300人。

早前中国的民航飞行员多由转业军人构成,比如这次川航备降航班机组的“英雄机长”刘传建即是转业军人,有着数十年的飞行经验,之前一直在军校飞行,2006年转业后到川航工作,在空军第二飞行学院期间,作为飞行教员,刘传健每年都要带着学员进行“玻璃爆裂”训练。

而随着中国当下对飞行员需求的日益增长,飞行员的构成已越来越多元

来自俄罗斯《生意人报》的报道显示称,近两年来已有300多名飞行员、机长和教官离开俄罗斯,另有400多人正在办理国外就业手续,而这些飞行员中的绝大多数去了中国。

有业内人士称,随着新航线每周都在开通,中国的航空公司长期缺人,新成立的公司有钱买飞机没飞行员来飞航线的尴尬更是驱动了“疯狂砸钱挖人”现象的不断上映。30万元到50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6美元)的飞行员培训学费对不少大陆家庭而言并非小数目,有些航空公司只要手握“卖身契”,甚至愿意出钱帮未来的飞行员进行培训学习。

这些年中国的新生代飞行员们,晋升道路较之国外同行好比都是打通了任督二脉的练武奇才,绕过了基础招式和内力的修炼。大陆飞行学院刚毕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就可以直接进入最高等级的航空公司执飞大型重型飞机,只要飞个5到10年,时间经历一够,十之八九都能升任机长。

有美国航校的教员在听说中国的学生回国后就可以直接开始飞重型机执行洲际航线表示了惊讶和羡慕,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很多还没有机会执飞波音、空客这类大飞机

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必然带来了一些隐患。正如刘传健机长在这次川航备降事件后所称:“这条航线我飞了上百次,对不同时间飞机所处的位置和情况是非常有把控的。出现这样的特情,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备降。风挡玻璃破裂后,我发现操纵杆还能用,就立刻做出备降的决定,对结果我是很有信心的。”

在万米高空中,面对前风挡脱落、严重缺氧、爆炸性失压、高速狂风、巨大噪音、仪表盘失灵,以及堪比极地的低温等这些突如其来的意外,中国所有的飞行员是否都有在这种条件下紧急处理事故的素质?以及预案培训?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