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标语三十年巨变背后 中国政府到底有没有“甩包袱”

+

A

-
 
中国的养老话题,伴随着近些年出现的养老资金告急等,多次成为媒体与公众讨论的焦点。针对中国国家养老保险体系的一系列争执也从未中断过。

目前基本的逻辑是:总人口在下降,生育率也在下降,但老龄化率在上涨。简单说就是年轻人在减少,老年人在增加。目前,中国实行的养老保险制度是社会统筹账户与个人账户并行的双账户模式,两个账户的资金分别由公司(工资的20%)与个人(工资的8%)缴纳。而这两个账户里的资金都存在政府专门的财政专户中,这样政府的社保机构掌握了资金的支配权力。

事实上,中国目前在养老资金上确实存在一定的困难。像东北三省养老金告急的消息频被曝出。而针对目前的养老保险制度的争执则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展开,此前一些媒体也做了相关梳理。

随着老龄化越来越严重,中国的养老问题也不断引发争议(图源:VCG)

比如,中国政府办养老保险能长期维持吗?事实上是不可持续的,政府的养老保险体系陷入现收现支怪圈,最终买单受害的仍是公众。强制购买养老金造成巨大的官僚机构,而这种官僚机构靠着它自己的扩大而呈现出不断扩大的趋向,把它的范围从我们生活的一个领域延伸到另一领域。所有这一切是为了避免很少的人可能成为公共负担的危险。

第二方面在于,政府办养老保险一定能照顾穷人吗?未必。政府掌握养老金支配权,制定的方案总是不自觉的有利于国有单位人员,福利沦为特权。养老保险中的社会统筹部分属于公共性质,本是为了救助那些最需要的底层人民。然而实际上,由于政府掌控了养老资金的支配权,社会统筹部分非但没有实现本有的社会公正效果,反而一定程度上人为加剧了社会的不公正。再者,政府掌控养老保险基金的支配权,而腐败寻租低效恰恰是行政化官僚化的通病。

如果不靠政府的话,就注定老无所依吗?有分析指出,养老首先是个人责任,让政府包办养老的思想根源是家长主义。只有那些实在解决不了自身养老问题的少数弱势者,才是政府应该出手救助的对象。

2017年7月,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少数舆论曲解其为“甩包袱”,官方解释这是个误会,实际上是丰富商业养老保险产品供给的养老保障思路,只是来得有一些晚。

对于舆论曲解的来源,如果对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关于中国养老口号标语的变化进行简单的分析,就会发现曲解与质疑所在。1985年,为配合当时中国正在推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当时的口号是“计划生育好 政府来养老”;到了1995年,变成“计划生育好 政府帮养老”,2005年则是“养老不能靠政府”,到了2012 年有的地方提出“推迟退休好 自己来养老”,而在今年,北京有的商场门口直接挂有“养儿为防老 子女要尽孝 甩给政府管 真是脸不要”这样的横幅。当然,这样的横幅是一个个案,但是背后透露出的关于人口数量下降以及目前存在的严峻的养老问题却是实实在在的。

标语的变化反映了中国时代背景的变化,也影响到养老政策的调整(图源:VCG)

中国官方媒体曾刊文指出,现在改善养老保障三个支柱的内在关系已成为基本共识,“生娃养老”“国家养老”这些口舌之争应止歇了。民生为大、秩序为上,这是基本的底线。但是如果继续推诿扯皮、韧性博弈,关键性节点一过,小麻烦也许会迁延成大问题。

总的来说,养老金支付能力的区域性“穿底”,扎扎实实为养老金支付能力提了个醒:若再不采取科学而有效的行动,“穿底”风险未必不会呈现蔓延态势。

前一段时间,一幅照片在网上热传。照片的题目是《独生子》,为中国第26届摄影艺术展览入选作品。图中,两位病榻上的老人,一个辛酸独孤的年轻人的背影。这张照片折射出当代独生子女面临的养老负担。应当说,随着人口的老龄化,尤其是独生子女家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中国社会学家孙立平先生分析指出,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除了中国特有的人口结构因素之外,与社会性养老机制的缺失有着直接的关系。解决养老育儿等公众生活最棘手的问题,应当是重中之重,而这也是巨大的市场之所在。

在计划生育的宣传中,过去一直在讲,将来养老靠政府。但随着老龄化现实的到来,这个话再也不讲了,而是提倡养老靠自己,提倡孝道和子女赡养老人的义务。他指出,这其实也是迫不得已。

就中国目前经济发展的水平来看,完全由政府来解决养老的问题,是不现实的。而依靠子女来养老,很多家庭中的子女其实也是有心无力。在这种情况下,将来养老还得靠老人自己。起码从经济的意义上是如此。但是在这个问题上,要警惕一种民粹主义的情绪。要明白,使得一部分人能够用自己的经济条件解决养老问题,总比把这个负担全加在社会身上要好。

但是,对于的确解决不了自身养老问题的少数弱势者,政府出手救助则是义不容辞。基于时代背景的变化,那些为服从中国国家发展和计划生育政策等的百姓,当养老问题来临,政府是不是需要考虑一种有效的补偿机制?在推动经济建设发展时,国家的集中干预无疑有利于经济的快速成长,但在适当的阶段与领域如何进行有效制衡,而不干扰到政经秩序的再造及其合理化,避免沦为发展的阻力,这一问题应当引起足够的注意。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