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网络大V:我眼中的上限与下限

+

A

-

近期,中国内地的汤兰兰案、空姐搭车遇害案等事件中,自媒体“消费死亡”的现象引发诸多讨论,有人还据此总结了“人血馒头的各种吃法”进行讽刺。舆论普遍对自媒体为了博眼球、赚点击而丧失社会公德的做法持批判态度,这并不令人意外,但我们发现,这些评论多数来自于自媒体运营群体之外,尤其是传统媒体阵营。在自媒体人圈内是如何看待流量、粉丝、变现和责任等话题的?

我们邀请了两位有多年公众号运营经验的写作者进行对谈,他们分别是关注群众运动与政治史的独立研究者陶陶,和以台湾视角探讨两岸话题的撰稿人小雪,希望从他们的经验和观点中发现另一种看待问题的角度。采访经过编辑整理,此文为上半部分。

自媒体也许并不能影响大众,它只是社会心态的折射(图源:VCG)

信息即是商品

多维:你们开办自媒体的时候有明确的想法吗?想通过自媒体获得什么?

陶陶:有,赚钱吧。看着身边一些朋友在做,然后还有不错的收益,就想试试。

小雪:我最初没有明确的想法,就想有一个自己写东西的地方。慢慢地,关注者增多之后,会觉得有一种动力,试着去经营自己的粉丝群体。

多维:会采取什么方式去经营?

小雪:就是写出更优秀的作品,让粉丝更多、更稳固。现在我的公众号关注度虽然只是几千,但我的文章阅读率蛮高的,大概会有50%。

陶陶:小雪的做法是对的。其实以公众号为代表的自媒体,从早期也就是大概2014年前,市场化程度还不算太高。之后随着内容产业的概念流行,越来越多的自媒体人有了经营产品的概念。自媒体提供给消费者的不是单纯的内容,而是更有市场价值的产品。这种有交易性的内容就不是围绕着作者个人打转,而必须要考虑读者的需求,以及自己的产品在市场中的定位。

小雪的粉丝忠诚度很好,说明它的市场定位很准。这一点我也是在经营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的,一开始并不知道喜欢自己文章是哪一些人,但慢慢地通过和粉丝的互动、向其他做得好的自媒体学习,也更有意识地把自己的内容作为产品推出。

影响大众还是迎合大众

多维:你说的产品意识和现在普遍的营销号完全相同吗?怎么看待那些不以盈利为目的的自媒体?

陶陶:和营销号还是有一些差别的。营销号会有更加明确的消费者目标,比如母婴、化妆用品等,他们推出的内容也会更有目的性。但我还是想说,从本质上看,多数自媒体的性质相差不多,都会想有自己的粉丝,关注流量和点击量上升,并从中找到变现的方式。

小雪:有一些人会买粉,比如多少钱多少粉丝,还会细分僵尸粉和实名粉。但除非真的很想把自媒体做成公司,或者纯粹当生意来做,也不会有太多人专门去买粉丝。

陶陶:买粉的情况,会涉及投入和回报比,个人而非公司的话,我会觉得没有太多必要这样做。另外,那些不以盈利为目的的自媒体,如果不是有传播讯息的职能,比如“人民日报”,就会显得比较另类。

多维:另类,怎么讲?你不认为传播知识、影响舆论是自媒体的基本功能吗?

陶陶:表面上看来是这样的,但其实自媒体所能提供的知识是碎片化的,有着明确市场定位的讯息,它与现实的关系是片段性而非整体性的接连。从这个角度看,尽管不能说它对舆论毫无影响,但其实它的目的不是影响舆论,而是迎合大众。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其实大众也是很难被影响的,自媒体的能量并没有一些人想像的那么大。即使看起来一呼百应的意见领袖,也只是他的想法与社会中一部分人的内心产出了共鸣。并不是他影响了大众,而只是他的观点与大众的认识和心理状态之间有了某种契合。

多维:难道这不会产生影响力?

陶陶:会有影响力,但更多的是市场影响力,而不是社会影响力。你的观点被更多地接受,你的市场价值越大,但很难说你对读者产生了什么实质的影响。真正产生影响的是经济状况和社会政策,它们共同塑造了某一时期的社会心态,媒体上流行的观点只是社会心态的折射而已。比如2014年前,中国互联网上流行的大V以认同自由派的知识分子居多,但此后,在社会政治发生某种整体性转变之后,周小平、占豪、咪蒙这类人成了弄潮儿。这背后真正变化的是社会心态,它是不受自媒体人左右,反而是左右自媒体人的力量。

小雪:是的,我也认同这种说法。经营自媒体的人并不会都想着改变世界,因为世界并不那么容易改变,他们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在这个变化的世界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不被时代抛弃。

(对谈下半部分链接:《中国自媒体管控:市场的力量被严重低估了吗》)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