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空姐遇害案二更食堂关停 中国自媒体背后的资本角色

+

A

-
2018-05-15 10:17:47

自媒体大号“二更食堂”永久关停一系列行动被视为中国自媒体史上的最严自惩。当下,自媒体蓬勃发展,众多资本纷纷涌入,不少自媒体已从单兵作战向规模化、工业化量产内容转变,而点击量、粉丝总数、评论量、点赞数、粉丝增长趋势等维度则成为了“资本”对其最直观的评判指标。当资本介入了内容创作,为了“更好的”生存,如果没有价值观共识,内容就极有可能陷入唯流量化,失去悲悯之心,在追求爆款文的同时却呈现出粗鄙化和弱智化。二更事件同时也带来了一个时代拷问:资本介入媒体,在中国真的适合吗?

滴滴司机杀人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消费此事件的自媒体大号“二更食堂”更是被永久关停(图源:VCG)

北京时间5月13日,二更创始人丁丰在微信朋友圈就旗下自媒体大号“二更食堂”发布的关于“滴滴司机杀害空姐”一案的不当推文事件进行了回应。丁丰表示零容忍,主动永久关停“二更食堂”公众号及其他所有平台的二更食堂帐号。同时,“二更食堂”创始人李明被免去在二更网络公司的一切职务。

这一系列行动被视为中国自媒体史上的最严自惩。

回看一下事件的发展脉络。5月6日凌晨,河南郑州一名21岁李姓空姐搭乘滴滴网约顺风车后遇害,被发现时下身裸露,身中20多刀,此事件在大陆引发全民公愤。但就在案件告破的前一晚,“二更食堂”于5月11日20时03分发布名为《托你们的福,那个杀害空姐的司机,正躺在家数钱》的文章,对空姐被害事件进行了不当描述,引发大量用户强烈反感。

有网友怒斥,“他们用文字,又杀了她一次”,“二更食堂不仅吃着人血馒头,而且吃相难看,让观者作呕”。5月12日,浙江省网信办和杭州市网信办就微信公众号“二更食堂”发布低俗文章一事,约谈该公众号主要负责人,要求全面清理违规有害信息,严肃处理有关责任人,并限时提交整改报告。同时,“二更食堂”公众号被微信平台封号7天。

1
资本竞相涌入自媒体市场

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以来,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媒体也逐渐走上市场化改革的道路,媒体产业活力在一定程度上得以释放。回看历史,科技发展已多次推动了信息媒体载体的革新,媒体载体丰富的同时也在影响着媒体内容创新性变化。

当下,自媒体蓬勃发展,不少自媒体从单兵作战向规模化、工业化量产内容转变。数据显示,2014-2015年大陆自媒体人数量增幅高达37%,近两年来自媒体从业人员仍在增长之中

艾媒咨询公布的数据显示,各大自媒体平台中微信公众号市场份额占63.4%,遥遥领先;微博自媒体平台系用户传播第二渠道选择,占比为19.3%。以微信公众号为例,从2012年公测到现在,在发展运营的这六年时间内大批公众号得以发展壮大,到现在已坐拥百亿级市场规模。

以此次新闻事件中的“二更”为例,从2014年诞生至今,“二更”已从单一内容产品线发展到日益完善的产品矩阵和城市内容生态布局,从单一新媒体发展到覆盖传媒、教育、影业、文创、云平台五大事业群的全域生态。

“二更”于2016年3月完成A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1元 人民币约合0.16 美元);2017年1月完成B轮融资1.5亿元人民币,7月完成B+轮融资1亿元元人民币;2018年4月完成B3轮融资1.2亿元人民币。 

近日,拥有981个公众号的自媒体“大户”量子云更是被某上市公司以3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引发市场多方关注。在当前监管层重点关注“业绩承诺”的前提下,量子云向外报出的2018年至2022年净利润分别能达到2.66亿元、4.13亿元、5.19亿元、6亿元和6.59亿元。

2
资本介入媒体,在中国真的适合吗?

有别于传统媒体,自媒体系一个多样化载体传播平台,其综合竞争力往往从品牌流量价值、营销转化能力、发展潜力指数和运营创新能力四个方面进行考量。而点击量、粉丝总数、评论量、点赞数、粉丝增长趋势等维度则成为了“资本”对自媒体最直观的评判指标。

2017年中国自媒体从业人员生存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大陆35.5%的自媒体主要通过流量主及其他流量分成进行盈利,30.7%的自媒体盈利主要来源为软文广告。

以微信公众号为代表的自媒体在中国得到了蓬勃发展(图源:VCG)

虽然明知内容平台应该有社会责任,过于露骨的情绪引导与煽情有违媒体精神,但基于为了“更好的”生存,大部分自媒体从业者在进行内容创作时,恐怕仍是唯KPI是从。为了博取点击,越来越多的自媒体花招迭出,充满情绪挑逗的标题与内容泛陈于互联网

就在前不久,北大文学博士,前央视著名主持人、编导、制片人,央视辞职后立志指导芸芸众生成为社会创业精英的王利芬,因为创业者茅侃侃的自杀,在其公众号撰写文章《茅侃侃的离世,掀开了创业残酷的一角》,随后该文章阅读数超过10万。

发现了自己居然也有“创作10万+”的能力,有着丰富传统媒体经验的利芬老师放下了悲悯之心,按捺不住发自内心的兴奋,发微博庆贺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10W+。“这是自我本月十五号决定自己花一些时间在公号以来十天取得的成果,我的微信公众号从未达到过10万+,努力皆有可能,达到目标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先高兴一下”, 并配上了一张自己工作时大笑的照片。

“创业教母”王利芬消费逝者引发诸多网友不满,虽然后来她为自己的不当言论在微博进行了道歉,但这看似不经意的失误,未尝不是当下自媒体“流量奴隶”的真实写照。自媒体人在后台一遍遍刷新阅读量时,内心默默期待更多灾难事件出现似乎已不仅仅是一句笑话了

10W+的点击是无数自媒体人梦寐以求的,但优质内容往往不可复制,于内容创作者而言,当资本介入了内容创作,如果没有价值观共识,内容就极有可能陷入唯流量化,在追求爆款文的同时却呈现出粗鄙化和弱智化。

显然,流量也是有价值观价的。而实际上,流量焦虑已不仅仅是自媒体的专属焦虑,已成为媒体界的共同焦虑,它关乎生存与否。二更事件同时也带来了一个时代拷问:资本介入媒体,在中国真的适合吗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