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童在台总统府跑动 看直觉式礼法的败退

+

A

-
2018-05-15 06:05:24

台湾总统府内发生一起“小孩跑跳”事件:台湾总统蔡英文在5月10日接见甫在“世界仪队锦标赛”中获得特别奖的台湾海军上兵苏祈麟及其家人,以资表扬;就在活动进行中时,苏祈麟的2岁女儿耐不住性子,开始满场飞奔,时不时还奔向正坐椅上与蔡英文交谈的父亲“讨抱抱”。整个过程被总统府发言人脸书剪辑上传,以为美谈。

不想整件事却引来网路上部分人士批评是“没家教”,苏祈麟的妻子也随即公开道歉,到此看似“礼法派”占了上风。但是隔天11日傍晚,台湾总统府发言人脸书再次强势发言,直指“蔡英文不以为意”,并且强调“欢迎光临,台湾总统府是人民的总统府”,于是“礼法派”宣告败退,并且无以为继。

台湾总统蔡英文(前右一)接见台湾海军上兵苏祈麟(前右二)一家,意外引出一场短暂的网路论战(图源:中央社)

进入现代社会后,那快速的步调使得风气不断变迁,往往让部分人感到无法适应;特别在传统上强调长幼尊卑、以礼治国的东亚儒家文化圈里,这种情况就更加凸显。近年常见的台北捷运“博爱座”争议-经典模式是一名看似健康的老人要求伤患或孕妇让座-就是一例,而无条件要求“让座给老人”的观点,也在无数次的道德论辩交锋中败退下来;今天已难以看到有持前者观点者公开表示支持。

这倒并非所持观点败退者常常声称的“网路罢凌”。若要究其原因,是因为前者诉诸的是一种直觉性的“礼法”:“老人就该被让座。”至于“为什么”、“在哪里”、“何种情况下”等等的进一步论述,那是付之阙如的。于是这种出于直觉性的礼法观点,非常容易就被反对者用在现代学术中发展出来的各种论据法则一一拆解、反驳,最终使得旁观者大举倒向另一边,形成论战上的败退。

这都是因为“礼法派”虽然意图诉诸道德,却无法进一步形成论述来支撑自己的道德观,而会轻易被网路上早已习惯收集、归纳、组织的新世代用简单的方式驳倒。比如礼法派说:“不应该把2岁小孩带进总统府。”但事实上,台湾总统府召见受奖者一家人根本是惯例,甚至平常也常常找小孩进去办活动的;从马英九、陈水扁、李登辉,甚至早到台湾戒严时代的蒋经国都有。细查网路上公开的“台湾总统府参观须知”,里面也没有一条“禁止小孩入内”,甚至连“禁止小孩跑跳”都没有的。

又例如礼法派说:“这是家教问题。”这就更妙了,如果是一名32岁的成年人在现场跑动,那也许会让旁观者同意这是家教问题;但那却是一名2岁的小小女童。要知道就算是音乐神童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也是号称在3岁上作曲,不是2岁;就算是古希腊城邦斯巴达的“斯巴达式”教育,也是从7岁开始,不是2岁。向2岁的幼童要求“家教”,已经远超过古今中外一切教养理论和实践的范畴。

礼法派最后的堡垒,便是争辩“本来就不应该出现这种光景”。可是既然台湾总统府现场里的最高领导人蔡英文本人并未下令制止,事后台湾总统府发言人还公开表示支持,那这个“本来”究竟有多么“本来”就很值得商榷了。事实上,出于另外一种直觉式的判断方式:“现场的主人都同意了那还有什么好批评的”,许多较知名的传统派评论者都并未加入这场道德论辩,使得“战况”更是一面倒。

说到底,所谓直觉式的礼法、或称“道德判断”,讲白了就是“我觉得不行”。而许多直觉式判断者,却没有受过足够的训练或教育来输出完整的论述,这与台湾新世代中大多同时受过大学教育以及实际网路论战经验的情况下,在基本条件上就相去甚远。若是在自己的小圈子(或称“同温层”)中,还可以互相强化直觉式判断的力道,使得自己错以为这种判断拥有真正的说服力;但在这个大学遍地、资讯爆炸、人手一机的年代,网路上的论述碰撞太频繁又太快速,直觉式礼法的批评通常一下就会被甩开,无力再战。

这些年来的台湾网路生态里,小至捷运让座、校园性平,大至洪仲丘案、太阳花学运,直觉性的道德判断在论辩上可说是一再败退。这使得直觉式判断者只有两条路走:一条是满心失望,转而回到自己的同温层中寻求支持;另一条则是学会了耐心观望,再尝试重新组织起自己的语言。其实,直觉式的判断并不是坏的,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很需要直觉来节省时间的;只是对于现代的道德论辩网路战场,它显然是不适应了。

撰写:袁愷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