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参与开发的海水稻即将试种 亿亩荒滩真能变粮仓吗

+

A

-
2018-05-15 03:27:49

近日有媒体报道,位于青岛的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试验基地即将收割新一批海水稻,并计划于今年首次在中国五大典型盐碱地——包括新疆的干旱半干旱地区、东北的苏打冻土盐碱地、黄河三角洲地区,以青岛城阳上马等地试种。

青岛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副主任张国栋在采访中表示:“争取2018年能够拿出不低于一个可以在全国大范围推广、经过国家审定的品种。”

中国高产“海水稻”试种成功(图源:新华社)

“海水稻”指的是抗盐碱的水稻品种。在过往,水稻被植物学家列为不耐盐作物。不过,经研究,不同水稻品种之间的耐盐性差异巨大。由于中国有将近15亿亩的盐碱地,开发能够大规模种植的抗盐碱水稻品种,一直是中国水稻育种专家的一项任务。

此次的青岛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常与被称为“杂交水稻之父”的袁隆平联系在一起。2016年10月的签约仪式上,袁隆平曾表示要在3年内,研发出亩产300公斤的海水稻。公开报道也指出,袁隆平本人每年至少有3个月时间在青岛做海水稻研究,可见其重视程度。不过,留给袁隆平的时间也不多了。

“海水稻如果扩大到1亿亩,按最低产量亩产300公斤计算,每年可增产300亿公斤,可以多养活 8,000万人口,相当于一个湖南省的年粮食总产量。”袁隆平说。

在中国,“亩产量”曾被赋予了诸多政治意义。1958年,《人民日报》刊发湖北省麻城县早稻亩产万斤的报道,鼓舞了当时的人心。而袁隆平不断刷新的水稻亩产纪录也被视为国力的象征。

“亩产量”也是粮食安全的硬指标。在中国的语境下,粮食安全的重点被放在谷物和口粮这两种产品上。与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通过国内生产或进口,可得到充足的优质粮食”不同,中国的粮食安全重点是“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一个国家只有立足粮食基本自给,才能掌握粮食安全主动权,进而才能掌控经济社会发展这个大局。”

这样的表述方式很容易将粮食安全和供给安全相提并论——两者区别明显。首先,粮食安全是一个目标。从伦理上来讲,也是政府必须要向其公民履行的义务。如果政府无法保障公民获得足够的食物,那么这个政府本身也就会失去其合法性。

当然,由于经济发展程度不同,不同国家履行粮食安全承诺的能力可能会有差异。发达国家会考虑营养的均衡性,而发展中国家可能就只能以“温饱”作为工作重点。2018年中国官方数据指出,如今中国大陆尚有3,000万贫困人口,人均GDP约合8,582美元,排在全球第74位。显然,粮食安全是中国有关部门工作的重中之重。

当然,是否要通过自给自足来实现供给安全这个问题,目前正在经受越来越多的质疑。

强调自给自足,这样的口吻对于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最近,由于美国政府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芯片,国内也渐渐兴起一种声音,认为中国应该掌握芯片生产的核心技术,这样才不会受制于人。

在粮食安全问题上,中国政府的立场也同样焦虑于依赖于外部供应的不稳定性。《人民日报》曾刊发报道:“十几亿中国人不能靠买饭吃过日子。否则,一有风吹草动,有钱也买不来粮,就要陷入被动。”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也曾经在其地缘政治著作《大棋局》(The Grand Chessboard: American Primacy and Its Geostrategic Imperatives)一书中提到:“粮食依赖进口将给中国经济资源造成紧张,也使中国更容易受到外部压力的打击。”

为了应对全球粮食危机,平稳国内的粮食价格,多国政府都限制了粮食的出口。其中中国政府就取消了粮食的出口补贴,并在2008年开始对部分粮食产品征收出口关税。许多受到粮食危机影响的国家,因此抗议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采取的保护措施,认为他们影响了自由贸易,不利于其他国家的安全。

现在看来,若非中国在当时完全能够实现玉米、小麦、大米这三种主要粮食作物的自给自足,那么很有可能中国当时已经在快速上涨的物价会飙升得更快,从而影响到整个社会的稳定与发展。

只是,要实现粮食增产,满足不断增长的中国人口对于粮食的需求,并非只是鼓励农民多种粮食就可以完成的目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认为,虽然中国的粮食生产总量实现了连续12年增长,但这种持续增长“是以化肥、农药等投入增加、农业开发强度濒临极限、生态环境牺牲为代价的。”

“2013年中国中重度污染耕地已达到5,000万亩左右,耕地污染超标率为19.4%,超标面积达3.5亿亩。中国每亩耕地化肥施用量是发达国家的3倍左右,化肥单季利用率仅为30%左右,低于发达国家20个百分点以上。农药利用率仅为33%左右,低于发达国家20到30个百分点,全国约有1.4亿亩耕地受农药污染,土壤自净能力受到严重影响。”

2013年,中国对粮食政策进行了微调。程国强的解读是,“从保全部转向保重点: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并第一次把适度进口作为粮食安全战略的内涵之一,要求更加积极利用国际农产品市场和农业资源,有效调剂和补充国内粮食供给。”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则评价为,中国正在放弃他们对于自给自足在意识形态层面的承诺。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在评述中国粮食安全时认为:“有些领导人似乎明白实现自给自足这一目标必须更灵活……不过,共产党向来以扎根农村为荣,不希望在农村引起动荡。因此,当觉察到国内生产者受到威胁时,政府就继续为进口产品设置障碍。”

在制度改革前景尚不明确的情况下,类似于袁隆平开发的海水稻这样的农业科技就被寄予了更高的期望。中国农业大学柯炳生就认为,保障粮食安全,不是靠保护价格,而是要提高中国农业基础设施水平,依托科技进步。

不过,海水稻也同样遭遇到质疑。长期从事盐碱农业研究的学者邢军武在《中国科技报》刊文,“海水稻声称,能够实现在15亿亩盐碱地种水稻,从而多养活数以千万人的宏伟蓝图。这说明他们并不清楚盐碱地的成因是因为干旱缺水。事实上,如果有水,广大的盐碱地区早就种上了水稻。”广东省农业科学院水稻研究所所长王丰则在接受采访时说,“但现在还有很多良田没有去耕好,又会有多少人会去种条件不太好的盐碱地?”

由此可见,扛在袁隆平肩上的有可能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