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上司通奸被行拘 折射中国官场不为人知的一面

+

A

-

近日,中国浙江省台州市公安局黄岩分局原民警池文偷拍并举报其上司——时任黄岩公安分局副局长周某通奸一事引发巨大争议。池文通过跟踪偷拍的确获得周某与一女子发生不正当性行为的证据,但黄岩公安分局认为其取证手段构成侵犯隐私,将他关了7日禁闭、行政拘留6日。而当地纪委对周某的处理结果是:因不正当性关系“未造成不良影响”,所以并未予以处分。

被举报的人安然无事,举报者却受到处罚,这是案件留给公众的印象,也是引发巨大争议的原因。网友追问:当地公安局对池文的处罚是否理据充分?当地纪委对周某“不予处分”是否有包庇嫌疑?

近年来, 中国官员被爆料涉及权色交易的情况增多,中共中央纪委的通报中亦正式出现“通奸”一词

据中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有“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行为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从隐私权的普适性看,池文秘密安装跟踪器窥探他人行踪,并进行偷拍,这些行为的确构成了对他人权利的侵犯,理应受到法律惩罚。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池文坚称他取证是为了对违纪行为进行监督,在此情况下作为公职人员的周某需要让渡部分隐私权。《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池文偷拍他人尽管涉及侵犯隐私权,但并没有造成危害社会的后果(比如在网上散布)。事实上,因为他的如实举报,周某的违纪行为才得以“曝光”,说他有“立功表现”也未尝不可。

有功有过的情况下,关键看执法者如何裁度,但黄岩公安分局在处理案件时显然缺乏细致的考虑。2017年8月,在查实池文偷拍的行为后,该分局立即对他实施了7日禁闭,之后又处以6日行政拘留。此做法被舆论批为“罚酒三杯”,意指对举报上司的行动进行吓阻。

如今看来,这些处罚在程序上是存有疑问的。媒体并未披露实施这些处罚时周某是否仍然在任,但按常理推测,执行处罚的人中必有周某的下属。其间的权责关系是否清晰,周某有无滥用公权挟私报复的行为需要公安局澄清。

而综合考虑这些因素,有律师提出,对池文依法“减轻处罚”或“不予处罚”,或许更加合情合法。

再说当地纪委对周某的处理结果。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造成不良影响的,可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及严重的,可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和开除党籍处分”。但当地纪委却以“不正当性关系并未广泛传播,亦没有导致家庭破裂”为由,并未对周某给予任何处分,事后周某只是换个“权力相对小了”的地方继续做官。这种处理方式的合法性难免遭到质疑。

池文对媒体称,他偷拍到的视频中,有三次是周某在上班时间外出与女子发生性行为,这明显与当地纪委“未造成不良影响”的说法构成冲突。再则,周某作为公职人员,其通奸行为造成影响与否不应是指双方家庭没有被破坏,或者事情有没有被广泛传播,而是指这一行动是否会干扰其公权力的合法使用,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或者以权谋私的可能性。在当事人已经承认其违纪行为的情况下,纪律仍决定不予处分,难免被认为 “过于宽容”。

除了对周某的定性,案件中还有一些细节值得注意。据澎湃新闻报道,池文跟踪了周某一年多时间,但就在他把举报材料递交纪委后,周某发现了跟踪器,并随即报警。网友认为,这个时间点非常巧合,很难排除纪委方面将信息透露给周某的可能。如果得以证实,那么纪委对周某“不矛处分”显然并不那么简单,其负责人与周某之间的关系也值得追问。

其实,近年来下属举报上司的案件在中国官场并不罕见,取证的手段也常常受到质疑。比如,2015年5月,湖南衡东县河西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董志国,雇用“私人侦探”对时任县委副书记谭建华进行跟踪和偷拍,获得谭建华赌博的证据,并向当地纪委匿名举报。事后谭建华虽被免职,但董志国取证手段的非法性也引起争议。

这某种意义上折射了中国官场中不为人知的一面。尽管近年来中国政府大力实施反腐,并建立检察机构,中国共产党也一再强调作风和纪律问题,但在基层官僚系统中,其实效仍待检验。比如在此案中,池文称他此前持续通过电话和书信向黄岩公安分局纪委、黄岩区纪委匿名举报周某,但都石沉大海。如果这些情况属实,当地监督机制存在的问题恐怕不比这个案件本身更小。

撰写: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