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101》:中国为何没有自己的“女团文化”

+

A

-
2018-05-10 03:35:38

中国首部“女团青春成长节目”《创造101》近日在大陆互联网掀起一股讨论风潮——实际上,这是一档选秀节目,不过被选出来的不是个人,而是“一团人”。“女团”有别于传统多人女子偶像组合,这种动辄十几人的偶像团体在日本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在中国,女团依然是个少为人知的概念。

《创造101》的女选手惹人注目(图源:VCG)

日本女子偶像图鉴:卖的是青春赚的是人气

虽然从小虎队到青春美少女,从F4再到如今的TFBOYS都是事实上的“职业偶像团体”,但两岸三地的男团和女团文化却始终没有发展成一个完整、独立而且成熟的体系。在日本,偶像团体是一个定义明确的行业,它有别于演员和歌手,工作目的就是为粉丝群体提供消遣与幻想。

这种文化在日本的偶像女团中被发挥到了极致。日本知名制作人秋元康所策划和推出的“小猫俱乐部”便是女团文化的始祖,团体里的几十个年轻女孩给当时的观众们提供了“总有一款适合你”的挑选空间——这种体验前所未有,正如小猫俱乐部所取得的成功一样。

这场风暴来去匆匆,由于观众们对过多偶像同时推出的应接不暇,以及组合成员与幕后金主交往的绯闻,成立于1985年的小猫俱乐部在两年后便宣告解散。但小猫的陨落却留给后来者以教训和机遇,之后在日本推出的女团里,第一,“禁止恋爱”成为明确的条例;第二,几乎所有女团都采取了毕业制来迭代成员。其中在1990年代最成功的是早安少女组,这只在1997年成立的团体已经历了12次毕业轮替,如今仍然活跃在日本艺能界。

但如果说到世界范围内最成功的女团,无疑是秋元康在进入21世纪之后卷土重来所推出的AKB48,以及其数个姊妹团体HKT48、SKE48、NMB48,这些团体分别以日本的东京、福冈、名古屋等地为据点开设小剧场,以握手会和剧场公演的形式赢得了粉丝们——主要是男性粉丝的喜爱。时至今日她们的唱片销量已经突破5,000万张,而各种其他纪录也是不计其数。

AKB48的成功是一部日本女子偶像血泪史。相比起总是给人“能够嫁入豪门”的女明星们来说,在女团里的女子偶像恋爱机遇和经历都要坎坷得多。作为亚洲偶像文化发源地,日本在这方面表现出了近乎残酷的严格,致使大部分女子偶像的恋爱事件都成为了桩桩丑闻。

2017年,AKB48须藤凛凛花向公众宣告结婚,结果引来大批粉丝们的仇恨,还被同行认为不负责。粉丝们“脱粉”的观点很明确:须藤凛凛花曾在自己的推特里声称:“我还是处女,如果我交男朋友的话,一定会告知大家的。”正因为偶像在粉丝心目中是“完璧之身”,后者才愿意为这个人设投入大量的感情和金钱,如果她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宣布恋爱,就会被视为“背叛”。

在私生活和工作近100%都会被制作成“延伸产品”的情况下,这些日本女孩从选择这个行业一开始就需要明白的一个道理就是:在她们最好的年纪里,个人生活和演艺事业二者永远只能选其一。

资本乱象下的“中国女团”

相比于邻国日本,中国的女团能真正活下来并在市场中立住脚的,目前也只有SNH48一家。即使如此,SNH48的水准和成绩也远远不如原版的日本AKB48。

SNH48原本是秋元康在中国的“试水之作”,但随着粉丝经济这块蛋糕越来越大,SNH48在没有经过授权的情况下在各地开设了分团,激怒了秋元康。2016年6月,日本官方宣布将SNH48从日本的“48 Group”中除名,随即SNH48也也发布声明,称和AKB48仅仅存在技术合作,并不存在违规行为。

也是在AKB48与SNH48宣布决裂的2016年,中国偶像女团的“战国时代”开启了。独立后的SNH48迅速推出了4家分团和“7SENSES”、“color girls”、“电眼少女”、“STYLE7”5个小分队,分别以可爱、柔美、韩系等风格抢占更多细分市场。

同样具有野心的还有中樱桃系的女团,这家公司相继推出了韩系的“Anyway”,跨次元的“SSIDOL”、校园风的“CH2”、正统偶像女团“Cherry Girls”和二次元女团“青空之忆”。

与之同时,蜜蜂少女队也开始发力,通过与组合同名的综艺节目以及谢霆锋、吴奇隆等大牌艺人站台为组合造势,同样强势的还有他们国际化的制作人,相比于其他女团打造偶像的明确目的,蜜蜂少女队自称“想要培养的是更符合中国观众审美的传统艺人”。


2016年被称为“中国女团元年”,有将近200个团体成立于当年(图源:VCG)

截止2016年年底,有媒体称中国各地所推出的女团已多达200个,这些女团也面临了无数不确定性,而最大的危机在于:偶像女团作为“养成系”艺人,留给她们的孵化时间显然不足。

“养成系”是偶像文化的专属名词,指的是粉丝在偶像小小年纪时便成为她们的粉丝,看着她们从小女孩一天天长大成为少女,再成为舞台上光芒万丈的艺人。但问题是在一两年内成立的200个女团没有时间被粉丝慢慢认识、慢慢养成,这注定是一场必须在短时间内较量出胜负的争夺战,当小姐姐们穿上可爱的萝莉裙在舞台上载歌载舞时,背后资本的角逐是惨烈而残酷的。

既然粉丝经济属于资本市场,那么就必然遵守资本运行的规律,正如2014年、2015年成片倒掉的互联网创业公司一样,在2017年,还未来得及被粉丝们认清面孔、遑论养成的中国女团,纷纷失去了完整资金链而迈向了解散的结局。

中国人为何不待见女团?

上一次成功捧出女性流量艺人的,还是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近十年内,在女子偶像中,像“小鲜肉”一样的流量霸主、或者像曾经红遍两岸三地的SHE、Twins一样的女团迟迟没有出现。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有两个。

首先,“舶来品”女子偶像拥有的市场定位和竞争力,使得她们比起同样在风口浪尖上的艺人来说要弱势许多。更何况,如今她们的竞争对手还有在男性群体中更有号召力的游戏女主播、直播女主播们。

早在2016年,号称“电竞界第一女神”的女主播“Miss”就以7位数身价签约斗鱼直播平台,她的收入组成不仅包括游戏以及直播收入,还有自己名下的淘宝店销售额。作为一个相独立品牌的存在,这些女主播的商业价值和粉丝群体的稳固程度早早就不亚于任何女艺人。在这种激烈的竞争环境下,《创造101》打出的“逆风翻盘,向阳而生”的宣传看起来更加意味深长。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