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性不足是病吗 中共要党员接受“病理检测”

+

A

-

位于中国山东邹平县青阳镇的党性教育服务中心,开设有党性VR体检中心、党性会诊中心、党性康复中心、党性质控中心。党员在这里接受三项测试:党史与模范人物学习、党性VR体检和自我体检,其目的是通过“体检—会诊—康复”的流程,对党性不足的党员进行“思想治疗”。

近日,这种将党性教育“病理化”的做法被中国内地媒体曝光,引起网友热议。

以“病理检测”的方式评定党性多少,并依此展开“治疗”,体现了对中共党性教育的误解

党性到底是什么?对此,中共各届党委曾有不同的表述,但显然,它不应该是某种生理或心理的特征。在中共话语中,很多时候它是指党员的精神或信念,也有时指党员的品德和修养。但通过“病理检测”的方式评定党性的多少,并依此展开“治疗”,可能是对党性本质的误解。

有人或许认为,“病理检测”只是一种略带夸张、但富有新意的技术形式,其本质相当于“问卷调查”。这一说法不能让人信服,因为它对问卷调查存在严重误解。病理检测与问卷调查有根本的区别:问卷调查具有普遍性,其目的是得出一个群体性的统计结果;而病理检测则不同,它针对个人,并以此为依据开展针对性“治疗”。显然,上述党性教育中心的做法属于后者。

其次,即使我们抛开“病理检测”这一概念的争议,单看这种党性教育形式,其科学性也值得怀疑。据报道,党性教育中心检测党性水平是通过知识问答的方式实现的。但党性仅仅是知识吗?如果是这样,研究党性的专家学者无疑是最有党性的人。从中共历来的表述中可见,除了知识和理论,党性还涉及精神、信念、修养和行为等方面,而这些或许比理论知识更重要的素质,通过知识问答是难以测试的——何况,测试者还没有考虑如何防止测试过程中撒谎的问题。

因此,党性教育中心根据检测结果,对党性不过关的党员进行“会诊”和“康复”治疗,其针对性几乎无从谈起

近年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确在多个场合强调:“讲政治,是我们党补钙壮骨、强身健体的根本保证,是我们党培养自我革命勇气、增强自我净化能力、提高排毒杀菌政治免疫力的根本途径”。但显然,这些说法只是一种比喻,而不是真的指缺乏党性是一种“病”。

但某些中国地方党组织的做法,似乎表明其党性教育有走入歧途的苗头。从党内的角度看,这是习近平曾经大力批判过的“形式主义”的复苏。把缺乏党性视为一种“病态”,这是对党性的简单化和抽象化,脱离了其与人民群众和实践的关系——这两者是中共历届领导人都非常强调的方面。而从党外来看,这无疑是党员意识形态灌输走向极端的表现,是通过“病理化”的手段,为强制性的思想改造找寻借口。

有网友就问道:如果党员缺乏理论知识就是“有病”,那非党员、没有进行党性教育和理论学习的普通群众难道都不健康?如此说来,党群关系岂不变成了“医患关系”?这样的定性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反乌托邦小说中的经典情节。如俄国小说家尤金•扎米亚金(Yevgeny Zamyatin)的《我们》中,反叛者D-503被捕后,强制进行了“伟大的手术”,将大脑中控制幻想的部位用X光烧灼治愈,以致他最终看着曾深爱的I-330被处决,依然可以保持镇定。

如果“缺乏党性”是“病态”,那么解除病症的最好办法当然是摘除病根。那应该怎么做?阿道司•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美丽新世界》中早就提供了方案:从胚胎时期起就开始对人们进行全面控制,以确保他们“思想健康”。

但我们都知道,小说的这些设定是为了控诉技术对人性的操纵。以“病理检测”的方式开展党性教育,这不是教育方式的创新,而是对党性教育的“妖魔化”。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