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大历任校长演讲 看北大精神的时代变迁

+

A

-
2018-05-02 21:12:11

2018年,是北大120周年校庆之年。其校史起自1898年京师大学堂建立,至1912年改名北京大学。在这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北大一方面影响着近代中国的历史进程,另一方面其自身也受时代影响不断变迁。从首任校长严复,到蔡元培、丁石孙,再到现任校长,北大历任校长在就职、开学及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即隐含着此种变化脉络。

北大120周年校庆之际,习近平前往考察(新华社)
1
北大校长谈校史

对学生演讲时,北大校长们常常喜欢回顾校史。但在不同时期,校长们对“校史”的回顾,侧重点大有不同。

1.胡适侧重强调蔡元培、蒋梦麟留给北大的制度建设方面的遗产

1946年北大开学典礼上,时任校长胡适发表演讲,回顾北大“四十八年的历史”,将之划分为开创、革新、过渡、中兴和流亡五个时期。

胡适特别赞颂了蔡元培对北大的革新和蒋梦麟对北大的中兴。胡适认为,建立包括对校长权力的约束在内的新制度,是蔡元培留给北大的核心遗产。

 
那时候来的新人组织的委员会,剥削了校长的权力,尤其是用人权。组织聘任委员会,负责聘请教员的事。校长用人也要提交聘任委员审查资格,合则留,不合则退。我举这例子表示蔡先生确能作领袖,替北大建立新制度。关于剥削校长权力的提议,他说:胡先生(指胡适)提不好,还是我自己提吧!因此能从全国物色人才。那时的北大轰动了全国,同时,也引起了外界的猜忌,因此蔡先生曾经数次辞职到欧美去休息。

蒋梦麟于1930年出任北大校长时,北大已成乌烟瘴气之地。胡适认为,不畏人言,以极大的魄力革新人事,是蒋梦麟让北大起死回生的关键。

 
那时候,北京的教育界真是乌烟瘴气。北平的校长不愿到北平之外,到全国去请教员,只是在机关里请人兼课,因此有一身而兼三十点钟课的,兼三四处课的教授、主任、院长。而有系统的缺课法被发明,每周缺一处的课,像本周缺师大的,下周缺华北的,再下周缺北大的。蒋先生来了,整个改造了北大,理科除了一位教授外完全解聘,蒋先生以大公无私之精种,从全国聘请人才。蒋先生请刘树杞先生主持理学院,请周炳琳先生主持法学院,都付之以完全整顿之权。当时文学科因为老朋友多,改革不能像理法学院的彻底。蒋先生说:‘适之你做请新人的好事吧!去旧的恶事让我去做,你做院长新人由你去聘。’这事情我常常和同事同学提起。经九月之筹备,一日而恢复了北大的光荣,甚至比过去更为光荣。

2.陈佳洱侧重强调北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

1998年,北大百年校庆时,校长是物理学家陈佳洱。他的纪念演讲感人至深。

 
这一百年来北大所走过的历程,始终是与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的历史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这使她成为一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学校……著名教育家、思想家严复、蔡元培曾先后担任北京大学校长,对北京大学的改革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北京大学曾经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和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五四运动的策源地,是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和民主科学思想的最初基地,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发祥地之一。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以及新文化运动的主将鲁迅,都曾在北大任教或任职。

3.许智宏侧重强调北大“引领了近现代中国的思想解放运动”

2008年,生物学家、北大校长许智宏在庆祝110周年校庆时,再度回顾校史。

 
中国第一所国立综合性大学乃至中国的现代高等教育,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地发展起来。可以说,现代意义上的中国大学,从诞生那一刻起,就被赋予了沉重的历史使命感和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就有着‘五洲万国共观瞻’的志向,就有着追求一流的理想。

许智宏说,北大经历了4个重要时期,分别是五四前后、西南联大、院系调整,及1998年后的10年。

 
蔡元培先生接任校长,他倡导仿世界各大学通例,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将北大改造成为一所真正具有现代意义的大学。这一时期的北大,引领了近现代中国的思想解放运动,成为了新文化运动的中心、五四运动的发源地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最早的传播基地。1952年院系调整,一大批学术巨擘汇聚于此,北大成为以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基础学科为主的综合性大学,为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学科基础。
2
北大校长对学生的期望

不同历史时期,北大校长们对学生的期望也大不相同。

1.蔡元培希望北大学生不要与时代同流合污

1917年,蔡元培发表就职演说,对学生提出了“抱定宗旨、砥砺德行、敬爱师友”3个要求。
 

 
方今风俗日偷,道德沦丧,北京社会,尤为恶劣,败德毁行之事,触目皆是,非根基深固,鲜不为流俗所染。诸君肄业大学,当能束身自爱。然国家之兴替,视风俗之厚薄。流俗如此,前途何堪设想。故必有卓绝之士,以身作则,力矫颓俗,诸君为大学学生,地位甚高,肩此重任,责无旁贷,故诸君不惟思所以感已,更必有以励人。苟德之不修,学之不讲,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己且为人轻侮,更何足以感人。

所谓“束身自爱”、“以身作则”,不可“同乎流俗,合乎污世”,意即希望北大学子不要与时代同流合污,而要努力去矫正时代的坏风气。

至于学业方面的期望,可参考蔡元培1919年的开学讲话。

 
诸君须知,大学并不是贩卖毕业文凭的机关,也不是灌输固定知识的机关,而是研究学理的机关。所以,大学的学生并不是熬资格,也不是硬记教员讲义,是在教员指导之下自动的研究学问的研究学理,不可不屏除纷心的嗜好,所以,本校提倡进德会,对于嫖赌的恶心、官吏议员的运动,是悬为戒律的。研究学理,必要有一种活泼的精神,不是学古人三年不窥园的死法能做到的。所以本校提倡体育会、音乐会、书画研究会等,来涵养心灵。大凡研究学理的结果,必要影响于人生。倘没有养成博爱人类的心情,服务社会的习惯,不但印证的材料不完全,就是研究的结果也是虚无。所以本校提倡消费公社、平民演讲、校役夜班与新潮杂志等,这些都是本校最注重的事项,望诸君特别注意。

简言之,蔡元培希望学生来校是为研究学问,而不是为了毕业文凭。

综编: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