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奖后记:香港电影的未来 谁说都不算

+

A

-

自上次香港电影金像奖“搞了个大新闻”已过去两年,其影响力也大不如前。和前两年一样,中国最大的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依旧“选择性”无视金像奖,这也意味着该颁奖礼丧失了一个向全世界直播的宝贵机会。

黄秋生公开呛声成龙,台下场面一度尴尬(图源:VCG)

不过,在被禁播的这场颁奖礼当中,香港电影人难改大胆敢言的“坏毛病”,这些言论也在事后引起了华文互联网上种种议论。比如有媒体称,疑似被中共封杀香港艺人黄秋生在上台颁奖时揶揄成龙,“此人今晚出席金像奖颁奖礼,不知道是代表中国电影还是香港电影?”台下一度陷入尴尬之境。

有分析指,该言论与成龙3月在中国两会期间的一次发言有关。当时,成龙呼吁不能狭隘地把内地电影跟香港电影区分开来,“如果拍黄大仙(香港本地重要民间信仰),票房一定会不好,因为很多人不了解这个文化。但如果拍宏观一点的,例如《红海行动》,就有可能名扬国际!”他事后还在采访时惊叹“厉害了!我的国!”这一言论引起部分香港网民不满,“黄秋生叫板成龙”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网民宣泄怨气的“出气口”。

黄秋生澄清,自己并没有说过这些话。他称不会在一个高兴而又严肃的埸合,对前辈作出如斯侮辱。不过,他表示,“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在这里需向成龙大哥道歉。”

他再指,有媒体把整段讲词引领到政治层面,拉扯到港独。他称,其政治观点多年来已经讲过多次,并不支持或相信港独,香港是中国的国土,自己亦曾去过保卫钓鱼台,这点是不用置疑的。

但该言论还是成功地被网民“引爆”了。

回溯香港电影历史,所谓“香港电影”向来都不大“本土”,例如战后从上海和广州等地南来的中国电影人群体组成了香港电影的创作主体。诸如邵氏这类大制片商的目标市场长期不仅限于香港本土,更包括东南亚华人群体。我们现在常说的“港产片”,某种意义下是泛指1970年代末粤语电影重新兴起之后的香港电影,电影取材、风格和市场上皆主要迎合香港观众需要,创作人员也主要由香港电影人群体组成。但从题材上看,这些电影也并不仅限于“本土”。

香港电影的一大特色就拥有庞大的电影类型体系,而“本土叙事”只是该体系里的冰山一角。从地域概念上看,香港电影可以用其出品公司的所在地、主创人员的居民身份和所处位置来界定;文化意义上看,香港电影其实是一个没有明确意义的实体,它随时代而变,成分复杂,边界模糊。它和中国电影的关系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把电影简单粗暴地以地域、资本以及甚至政治立场来划分,是肤浅和不切实际的。本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香港著名导演尔冬升在场刊上写道:“金像奖其实是一个不参与任何政治活动的组织。”假若认定艺术是自由的,那么就不应该用政治体制特征来区分;假设心中时时处处有“敌”,也就意味着失去了自由和独立。主张把中国电影和香港电影强行分开的言论有可能会造成一场不必要的口水战,争论本身没有意义,且有可能把香港电影引入歧途——事实上,在这个充斥着谣言和假新闻的时代,名人和明星的言论是最有可能被扭曲误解的。

香港电影的未来,不是哪个“大哥”说得算的——虽然成龙总是强调“内地市场很重要”,但这不一定是香港电影的唯一出路。这些年,中国大陆电影和香港电影都经受着共同的考验,对内是如何共融共生——中国大陆电影体制的改革仍然困难重重,要容纳香港电影尚需更成熟的条件;对外则是如何与好莱坞为主的西方电影在经济文化领域竞争,同时又保持合作互惠。在这两方面,香港电影都有不俗的表现,证明其发展路线大致是正确的。但尽管如此,香港电影仍然要经历一段艰苦的时日,由地区性的电影蜕变为大中华电影的一部分。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