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遭封杀 同性恋群体为何反被中共党媒力挺

+

A

-
2018-04-16 10:28:44
今日话题

“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这首歌词,或许大家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中共党报《人民日报》用来表达针对某一事件的态度。

北京时间2018年4月15日《人民日报》发表一篇关于中国性教材的评论文章,确切地说,是借这套教材来表达对同性恋和同性恋群体的态度。文章指出,这套名为《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长时间以来虽被诟病,但现在越来越被接受,原因在于“三观正”。

该教材中有一个单元专门讲述“性别与权利”,其中介绍了不同的性倾向;教材中说,性倾向不止一种,不管是同性恋还是双性恋都属正常,绝不是疾病。文章借教材亮出中国对待同性恋应有的态度:对不同性倾向的尊重与保护,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着社会的文明程度。性倾向既是个体的权利,也是少数群体的权利;同性恋者也是正常的公民,在主张权利的同时,也需要承担自己的一份社会责任。

《人民日报》这篇文章的发表,是在中国大陆互联网平台新浪微博发布最新的通告之后。该公告称为了营造“清朗和谐”的环境,微博将展开为期三月的集中清理行动,公告中将“涉黄、宣扬血腥暴力”与“同性恋”并列,列为清理对象,点名百多个账号“严重违规”即时关闭。公告刊出后,在微博上有逾23万粉丝的同志资讯平台“同志之声”亦发表声明称将停止更新。新浪微博上随后出现数以十万计的“#我是同性恋#”标签,用这种形式展现同性恋群体的存在,并表达不满。

中国官方对待同性恋的态度或可从《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中见端倪(图源:VCG)

有消息人士表示,在微博的公告刊出前,“同志之声”团队就收到新浪方面一些相熟员工的提示电话,劝他们暂时不要更新,同志之声团队在公告刊出后做出停更决定。

关于同性恋的话题,中国大陆从去年开始有几个比较受关注的动向,新浪微博的这次公告也被指是根据去年实施的《网络安全法》发出。去年6月,广电总局主管的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称同性恋属于“表现和展示非正常的性关系、性行为”,是“渲染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趣味”。随后,一直为同性恋发声的中国性学专家李银河被禁言三个月等等。

今年以来,除了新浪微博这次发的通告,对同性恋的“封杀”似乎没有中断。《奇葩说》“该不该向父母出柜”遭广电总局开铡,理由为“嘉宾对非正常的性关系持同情态度,挑战传统道德观和价值观,节目不适合向公众传播”、3月份的北京电影节临时宣布撤换获奥斯卡提名的同志电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与涉及同性恋的经典电影《霸王别姬》、大陆导演王超根据同志小说改篇的电影《寻找罗麦》拖宕五年后终于上映,但观众所看到的版本几乎完全没有同性恋相关内容,不少网民质疑电影遭遇有关部门的“剪刀手”大幅删剪……

在新浪微博这则公告发出后,除了“我是同性恋”的标签被大量使用外,一些媒体也发表相关的评论文章。其中,大陆人文类杂志《三联生活周刊》从科学的角度发表《同性恋都是天生的吗?》,来阐释性倾向的问题。文末表示,一个成年人应该有选择自己恋爱模式的自由,这种自由和遗传什么的没有关系,无论同性恋、异性恋还是双性恋,都应该得到社会的尊重。而《渣浪你好,我是同性恋》等文章迅速刷屏,不过很快被删除。

对此,有活动人士指出,“#我是同性恋#”标签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同志群体对于新浪将同性恋与涉黄、暴力并列感到不满所致;也有的声音认为,新浪微博中列出的同性恋次文化“腐、基、耽美、本子”,一般印象是与低俗、色情有关的概念,可见官方已将同恋归类为低俗色情。

目前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新浪微博的这则公告是来自官方的授意。中国政府对待同性恋究竟持何种态度,是将之与低俗色情并列并进行封杀?还是只是禁止在互联网上传播相关内容?这在《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中或可见端倪。“须知参差多态,乃是世界本源”,在很大程度上,同性恋的存在,也正是人类在性意识、性倾向上“参差多态”的体现。但是,如果涉及违法犯罪,不管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应该受到法律制裁,这同样是一个基本原则;性倾向本身,也不应该成为少数人哗众取宠的内容。

由上我们似乎可以判断中国官方尊重同性恋和同性恋群体的权利,反对的是以同性恋为噱头破坏互联网生态,并防止由此衍生的违法犯罪。这在之前的一些官方行为中也有佐证:2001年中华精神科学会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中删除;2012年的世界艾滋病防治日,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接见一批防艾草根代表,然后在新闻联播上出现了同志网站创始人耿乐和李克强总理握手一幕;在2013年的5•17“国际不再恐同日”时,中国官方媒体央视新闻甚至都发了一条应景的微博来为同性恋正名。包括2015年《烈日灼心》的上映,同性恋似乎不再是什么禁忌的词汇。

至于如何正确看待新浪微博这则通告,应该纳入到目前的大背景来看。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管控越来越严格,今日头条系“内涵段子”不久前被永久封杀,今日头条等全面整改,新浪微博此举应是基于互联网整顿浪潮的一个自我审查;事物总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基于这样的大背景,同性恋“被禁”出现各种各样的解读也就不足为怪了。而新浪微博4月16日在社区内发布的公告更证明了这一点。新的公告称,本次网络清理不再针对同性恋内容,主要是清理涉黄,暴力血腥题材内容。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大背景,《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用“不一样的烟火”来以正视听:不歧视同性恋,并且保障其权益,是现代社会的基本原则;也同时指出,在处理同性恋问题时也需要把握好分类,不能因急而生错,眉毛胡子一把抓。

把同性恋内容与涉黄的、血腥暴力的内容相提并论,把同性恋视为性侵犯、性暴力一类的非正常性关系,难免会引来舆论的焦虑,就像此前中国官方全面封杀嘻哈文化,大众的焦虑也是源自担忧官方不加区别地对待。

此外,2017年5月24日台湾的同志平权运动迎来一大进展──根据司法院大法官释宪,禁止同性结婚违反宪法,给定相关部门两年期限来制定新法或修法,这项裁决使得台湾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进程中为亚洲第一。对比之下,新浪微博将“同性恋”列为清理对象,下一个“国际不再恐同日”又将到来,大陆同性恋群体的焦虑,一切尽在不言中。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