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影射台湾政坛黑幕 破解局外人迷信

+

A

-
2018-04-15 22:51:37

观看《血观音》之前,就有评论称这是一部“奇情”电影。看过电影的第一印象,确实如此。

由于影片中描写的政商关系非常复杂,笔者又看了一遍,这才发现,虽然影片充满了奇情元素,但如果你理解它背后的政治运作,又未尝没有现实意义。

称其为奇情电影者,可能主要基于三方面的观感:一是政商勾结、灭门凶杀与竞选阴谋的结合,令人惊耸到难以置信;二是影片中几乎所有人都机关算尽,尤其就棠氏三代的情感撕裂超乎一般人想像,不能以常情度之;三是影片在表现方式上穿插了说书人及许多象征性细节,更增添了奇谈佚事的色彩。

但是,这种观感只浮于表面,看到的不过是创作者制造的幻象。如果从影片的内核去理解,还原故事本身的逻辑,也许就不会觉得不可思议。

在第5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上,《血观音》一举摘得最佳剧情片、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三项大奖(图源:VCG)

表面上,影片讲述了一个政商勾结炒卖土地的案件,但其实是一次政治博弈。作为冯秘书长的代理人,棠夫人携棠宁、棠真母女在政商权贵之间充当“白手套”,以土地开发项目为诱饵,引竞选的另一方王院长入局。金主林家和利益链条上的县长、议长,乃至棠夫人的女儿棠宁,都是局中的棋子。

土地开发项目中途变卦,棠夫人其实早就知晓,她将资金暗中投向别处,私吞暴利。林家的灭门案也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但其目的不是掩盖资金走向,而是把事情闹大。当警方和媒体介入调查后,必然牵扯出参与购地的王院长,而其竞争对手冯秘书长则自然上位。

这一切当然有代价。派去杀死林家的段忠兄弟注定要死,否则棠夫人脱不了干系。但棠宁本可以存活。虽然她参与协调土地开发项目的落地,但经手人淫海小清流已被议长特助密斯张杀害,并被棠夫人抓住把柄。就在棠夫人以为可以全胜之时,棠宁因看透了人心的丑恶,选择脱离母亲,最终“自取灭亡”。

影片中另一个重要人物是棠真,她与棠夫人很像,而对自己的生母棠宁(对外假扮为姐妹)心怀怨恨。她是一个悲剧人物,影片以她为主体视角,展现了其生命中亲情、友情和爱情的逐一破灭。最终,她寻死未果,成为一个无情之人。

很多人不理解的是,这样一盘涉及几级政要、几大家族、几条人命,且高达数十亿资金的大案,原来只是为了推举冯秘书长上台而布的一个局。

但影片要告诉人们的正是,权力对人性的扭曲,可以超乎常情。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别人做不出。从棠夫人和冯秘书长的立场看,他们做的一切虽然机关算尽、心狠手辣,但也合情合理。最终结果,反而尽在他们掌握之中。

这样的大手笔令常人难以想像,也就自然不会被怀疑,这正是棠夫人手段高明之处。联想到她与议长特助密斯张在KTV包厢对质时,说出的“你做事不干不净,根本都不入流”,的确不是一句大话。

但政治手段越高明,人情就越淡薄。棠家三代之间“我是为你好”的告诫,令人不寒而栗。这种以爱之名进行的控制,是权力欲望的延伸。

棠夫人经常烧香礼佛,但其双手沾满血腥。棠真看似温柔顺从,其实自私残酷。棠宁表面上最为嚣张放纵,却是棠家唯一保有良知的人——而她最后死了。种种反差,都在揭露人性的扭曲。

导演杨雅喆说,“家庭跟世界是一样的。”影片中也提示了这种同构关系。王院长和冯秘书长这样的政客,表面上看重清誉和正直,强调为民服务,可私下里又在做什么呢?

不少网友在讨论中发现,影片里诸多人物和细节的设定,与台湾近几十年的政治史多有重叠,几乎可以找到对应的人和事。但影片借说书的形式串联情节,客观上使观众与故事产生隔离,营造出一种不可置信的氛围,难道不是对历史无知的一种反讽?

在获得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后,杨雅喆在颁奖典礼上展开一张条幅,写着“没有人是局外人”。这话没错,政商体系的弊病难除,社会公义不彰,影响的不是一个两个。但遗憾的是,并非所有人都能把局看透,有的人即使看透了,依然无法破局。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