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专访陈可辛团队:跨出限制可做出好的作品

+

A

-

37届香港金像奖颁奖在即,入围9个奖项的《相爱相亲》在台湾却是定义为陆片,差点无缘在台上映。而第36届入围香港金像奖12项的《七月与安生》也是被判成陆片,迟至今年终于才在台影院上映。

近年两岸三地影视音产业人员合流。中港合资片越拍越多,香港也与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华人市场合作,现在的电影“血统”难辨,比起区分陆片、港片、合拍片,更多以包含两岸四地新马华人地区的
“华语电影”去概括讨论。

但因为两岸政治因素的大陆电影配额制度(每年仅
10部陆片能在台放映)让台湾观众无法广泛地接触各类型的华语电影。《多维新闻》特别专访香港导演陈可辛成立的甲上娱乐台湾分公司总经理许璟,以他的丰沛经验观察华语电影及台湾市场,他提到,希望台湾政府可以开放配额制度,跨出限制做出好的作品。

大陆导演文晏得到金马奖最佳导演奖,从新艺城传奇小组手中接下奖座(图源:VCG)

陆片还是港片? 华语电影才是新趋势

2017年的台湾金马奖,中国大陆导演文晏在夺到最佳导演奖时,表示他最开心的是《嘉年华》可以在台湾上映了(台湾文化部2014年新增规定,得过国际影展及得过金马奖最佳电影、最佳导演奖的作品得以不受配额限制)。2016年台湾金马奖影史上首个双影后作品《七月与安生》,监制电影的陈可辛在颁奖典礼台上幽默地说,这部电影在台湾可能只有评审看过但却也凸显出配额制度的荒谬。

比起香港金像奖以三项标准判定是否为香港电影,一是导演是否为香港人,二是主要创作人员,包括演员、幕后团队要有6个香港人,第三个则是资金来源,只要符合两项就是香港电影。比起看大陆演员、陆资比例的台湾陆片判断标准显得宽松许多。

璟表示,整个华语圈都在进行交流,而往大陆市场发展是近年的趋势,包括大陆很多投资商来投资台湾片或是台湾有很多人去大陆工作,因此他认为应该要开放配额制度,只是牵扯到政治,就是一个无解的习题。许璟提到,台湾市场明明这么大,如果又要那么局限会让很多台湾的工作者跨不出去。如果大陆投资进来,可能会要求要用大陆演员,但当用大陆演员就会被判成大陆片不能在台湾上映。

璟透露,在陈可辛导演,赵薇、黄渤主演的电影《亲爱的》无法在台湾上映时,他有和陈可辛导演提到,导演也觉得没有办法。因为这就是一个讲深圳儿童,在大陆的原创小故事,若是用台湾演员可能也口音也会不地道。他表示,他不反对在一些敏感政治议题上去限制,但要让华语市场下的工作者能够交流,如果可以拍出一个感动的作品那为什么不行?,他认为应该要放宽配额限制,让更多类型的电影能进来台湾。

甲上娱乐在台湾发行许多香港电影,总经理许诗璟认为台湾仍旧是港片的海外重要市场(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台湾观众还是喜欢好莱坞式电影

配额制度除了限缩台湾的电影发展,也减少台湾观众与华语电影的接触。尤其在近期中港电影和拍片风气盛的情况下,许多片子就无缘在台湾上映。此外,台湾长期在好莱坞电影的“培养之下,更喜欢大制作大规模的电影。

根据台湾“国家电影中心资料,2017年共有649电影上映。最多是来自美国,共170部电影(占26.2%)。但许璟观察到,台湾的电影市场这两年开始出现变化,越来越多观众想看新鲜的电影题材。或许也是得益于OTT产业的兴起,平台需要越来越多不同类型的片子满足观众,让观众也能不单只看一种类型的电影,培养小型的分众市场。

璟提到,香港电影不论是过去辉煌的年代或是现在,仍旧视台湾为重要的海外市场,香港电影近期简单可以分为中港合拍片和香港本土电影,若以一年50部港片计算,可能有30部中港合拍片会受到配额的限制,但剩下的20部片仍旧会尽力全数在台上映。但是在香港电影中,台湾人喜欢的也是大卡司大制作的电影,喜欢小品精致化的观众市场仍是少数,一般还是喜欢商业片。但许诗璟提到,近年来慢慢只要电影的概念够好,大家愿意去探讨,口碑也不错,片子就可以获得还不错的成绩。

2017年香港电影在台湾票房Top 10 (台湾“国家电影中心”统计)

1.追龙
2.喜欢•你
3.侠盗联盟
4.拆弹专家
5.失眠
6.悟空传
7.春娇救志明
8.杀破狼•贪狼
9.救殭清道夫
10.一念无明

    
放松配额制度 华语电影能被看见

至于台湾的观众是否会排斥中国大陆的主旋律电影? 许诗璟认为,现在台湾市场的观众因为无法接触多元的华语电影因此无法真的判定观众取向。而在能进来台湾的片子中,他认为台湾人喜欢能够感动人心的作品,外在的政治历史反而是其次。以前的武装武侠片、历史大片在现在台湾市场未必会受到亲睐。

许诗璟以在台湾票房破新台币2000万,讲述光州事件的韩国电影《我只是个出租车司机》(陆译:出租车司机)为例,他认为比起片中的历史事件,剧中用友情亲情包装,情谊让人感动,才会有那么亮丽的票房表现。2016描写第二次世界大战不愿杀人的美国军医故事的《钢铁英雄》(陆译:血战钢锯岭),也是因为探讨宗教信仰,感动更大于时空背景和历史事件。

许诗璟强调,观众是可以培养的,近年感觉在台湾比较少香港电影,其实是比较少“华语电影”。比起分港片、陆片,现在越来越多人用华语电影通称,香港也积极和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华人地区合作,配额制度应该要放宽,让华语人才得以交流、华语电影得以在台湾被看见。

撰写:蔡苡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