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为何成不了中国的《风尘女郎》?

+

A

-
2018-04-14 06:14:35
 
关于“内涵段子”被永久封杀,今日头条系被全面整顿,该话题仍旧在持续引发热议。中共党报《人民日报》一篇评论文章指出应“让挑战底线者血本无归”,“任何一家互联网企业追逐利益都必须以不损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前提,应当以引导社会向上向善风气为己任。文章的逻辑看起来似乎也没有问题,但一个“血本无归”却依然令很多人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今日头条旗下的“内涵段子”可以和美国色情杂志《风尘女郎》相媲美(图源:VCG)

说起内涵段子,美国有一本名为《风尘女郎》的男性杂志。从它的内容、发展历程和遭遇,与中国的今日头条颇有相似之处。《风尘女郎》是专门面向草根的色情杂志,但与今日头条却是截然不同的命运。从今日头条目前的处境来看,它决然成不了中国版的《风尘女郎》,甚至,会否成为“昨日头条”都还不好说。

《风尘女郎》的逆袭

北京时间4月10日,今日头条旗下产品“内涵段子”被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要求永久关停。官方通报称,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督察“今日头条”网站整改工作中,发现该公司推送的“内涵段子”App软件和相关公众号有导向不正、低俗等问题,引发网民强烈反感。总局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并要求该公司举一反三,全面清理类似视听节目产品。

而由草根出身的拉里•弗林特创办的《风尘女郎》则是踏马而歌,一骑绝尘。这个传奇人物弗林特从部队退伍后,先是开酒吧,而他自己还没到可以合法饮酒的年龄。因为生意做得好,他又连开了两家;顺势而上,他接着开了“风尘女郎”俱乐部,生意又是奇好,就高歌猛进地开了一系列“风尘女郎”俱乐部。然后他跌跌撞撞地闯进出版业,创办了一本与“风尘女郎”俱乐部相配套的色情杂志《风尘女郎》。

但是,众所周知,在美国《花花公子》是色情杂志当仁不让的老大。《风尘女郎》如果跟《花花公子》走一样的路子,销路都很难打开。弗林特凭借自己超人的悟性,剑走偏锋另辟蹊径与《花花公子》竞争。《花花公子》是给中产阶级看的,其特色在于将色情和人体艺术模糊化;《风尘女郎》则将读者定位在草根阶层,弗林特曾说:“我宁愿让十位卡车司机看《风尘女郎》而不愿让一位大学教授研究《风尘女郎》,因为那才是我追求的市场”。

《风尘女郎》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粗俗,弗林特也用实际行动将粗俗贯彻到底。为了打开《风尘女郎》的销路,他开了一个“本月王八蛋”的专栏,痛骂政客、富人和宗教领袖,任何一个公众人物都可能成为他攻击的对象,只要弗林特认为他够得上“王八蛋”的标准就行,其手法不外乎被草根喜闻乐见的低俗色情等。

再看一下今日头条的“内涵段子”。今日头条负责人张一鸣,凭借“算法”,将他打造的内容分发平台聚集起大量的粉丝,自称用户活跃数达2.4亿。未婚少女妈妈怀孕视频等低俗色情内容被大量推送,但已经被中国官媒央视新闻痛批。其实,在此前也已责令被整改几次,一浪接一浪。可以说,今日头条的发迹,源于算法;流于寇,也是因为算法。

在“内涵段子”被永久封杀后,很多人都表示赞同,认为视屏内容对儿童等都造成了不良影响。客观地将,因为“算法”是根据用户的喜好进行推送,每次推送都基于之前推送内容作出相关判断,很容易给人造成内涵段子的视频都是这样一类内容在呈现的错觉;更客观地将,推送的很多内容,也确实低俗,未能有效弘扬社会正能量。

不断申诉的“色情狂人”

而《风尘女郎》和他的创办者弗林特也面临过同样的处境,弗林特本人甚至被称为“人渣”。随着《风尘女郎》销路大开,弗林特和他的杂志就不断地被人以“猥亵”的罪名告上法庭。随着那些引人注目的官司的进展,他的《风尘女郎》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建立起最赚钱的出版帝国。在他事业的全盛期,他差不多有一半时间处在被告席上或者呆在联邦监狱里。他穿着印有“我操这个法庭”的T恤,甚至把美国国旗像餐巾一样别在胸前出庭受审,他成了联邦监狱的常客。

在弗林特频繁地出入法庭与监狱时,张一鸣是怎么做的?他连夜反思,写出道歉信表示,“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没有贯彻好舆论导向,接受处罚,所有责任在我。我们片面注重增长和规模,却没有及时强化质量和责任,忽视了引导用户获取正能量信息的责任”。随后,开始一系列“举一反三”,对节目进行全面自审,审核员的数量也准备从此前的六千扩大到一万,并以中国党员优先。

弗林特这个“人渣”,在被告上法庭后,就像前面所述,并没有向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做出道歉,他正大张旗鼓马不停蹄地准备申诉。而令人意外的是,他居然胜诉了。在联邦最高法院双方律师进行申诉时,弗林特的律师在红灯亮起前对诉讼进行了总结:“这不仅仅是《风尘女郎》和杰里•法尔威尔的一场纷争,而是将影响国内生活中持续进行着的一切纷争。我们有讽刺评论的长久传统,随便拿起一份报纸,你都可以看到漫画和嘲讽,它们都是针对一些人的批语性的评论。如果法尔威尔因为他受到情感压抑而上诉,那任何处于公众生活中的人都能上诉,因为他们也处于情感压抑之中。”最终,弗林特以言论自由作出的抗辩得到了8位大法官的一致认可,撤消了一审、二审作出的裁决。(杰里•法尔威尔是美国的一名传教士,弗林特曾在一整版广告中虚构了“传教士与他妈发生了‘第一次’”这样恶毒的故事,随后被法尔威尔告上法庭并进行了长期的诉讼,律师的总结就是针对这起诉讼)。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