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寻真仙炼内丹 探索道教药学根据还是故弄玄虚

+

A

-

早前,中国大陆浙江大学一年级哲学专业学生在药学院教授为本科生开设的《从神农本草到现代中药》通识教育课上,完成一项与中药相关的作业,即参照唐代医药学家孙思邈所著《备急千金要方》,用龟甲、龙骨、远志、石菖蒲四味中药,结合精心熬制的蜂蜜,做成有益人体智力、精力的“孔圣枕中丹”,引网民热议。

道教和中医药学都是近年互联网上颇具争议性的话题(图源:VCG)

而在近期,浙江大学道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浙江大学哲学系博士生导师孔令宏发出召集令,招募具有丰富经验且有较高修为的内丹修炼者参与科学研究,并在先期报名的50多人中挑中了7人。该事件同样引起中国社会公众广泛关注。

“孔圣枕中丹”是一剂中药,在北京同仁堂这样的大型药店里几乎随处可见。作为《备急千金方》中有明确配方的一味中药,孔圣枕中丹一直是中药学术研究的一个课题。目前有关这枚丹药的临床和实验研究表明,它有缓解失眠、抗抑郁、减轻神经衰弱的效果。根据现代植物学与药理学分析,该药主要成分为石菖蒲对中枢神经具有镇静作用。

不过,石菖蒲中还含有的黄樟素,被国际癌肿研究中心确认为对动物有致癌性的物质。另一方面,石菖蒲作为一种草药,在不同的产地成分存在较大差异,这也意味着不同产地的石菖蒲入药产生的药效药效也可能会有很大的差异,存在很大的不稳定性。

炼出来的丹药未必有效,那么“炼内丹”又是什么梗?按照上文提到的召集人孔令宏的说法,“仙丹”应属中药,而“炼内丹”则是道教的一种修炼方式。“所谓内丹,就是一个高能量的气团。中医领域中讲人的真气,内丹就是真气组成的一个团,能量比较高。”

而台湾自由撰稿人雁默认为,内丹并不“虚幻”。“参考东汉魏伯杨的《参同契》,所谓内丹即‘以神运精气,结而成丹’,短短一句话,精气神皆具,然则到底其物理状态应该为何,毫无线索。”现代的道教文化研究中心,除了借用“能量”的概念,似乎也没有一个较为通俗的说法。

不过他对浙大“炼内丹”这个实验依然抱以正面态度。“取得现代学术可理解的数据,再回头去印证古文献的说法,或许才是了解古代技术的正途。只是,希望能避免使用语焉不详的词汇。道教文化有着过多故作神秘的传统,应该借由扎实的研究成果,做逐次的澄清。”

浙江大学道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韩松涛对此回应,“我们是浙江大学,希望我们的这个实验成果过程没有瑕疵,能够得到大家的承认,这个成果要在在全球顶级的杂志上发表英文论文,这个是我们做实验与一般机构不同的地方。”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