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罚 禁闭 仇恨教育:中国家长为何送孩子进“集中营”

+

A

-

有人绝食抗议,有人喝洗衣液“自杀”,有人直接从二楼栏杆上翻滚下去……这些都是被认为“有问题”的少年,他们的年龄10岁到28岁不等。在中国武汉新长征艺术培训学校里,他们被迫接受“行为矫正”。但经常发生的处罚、任意打骂、限制自由和敌对的人际关系,使这些孩子选择以逃跑或自残的方式进行抗争。近日,这些情况经中国内地媒体上观新闻曝光,在网络上引起广泛争议。

在中国内地,类似以“戒除网瘾”、“行为矫正”名义开办的特训学校并不少见,存在体罚、侮辱学生,限制其人身自由等恶性违法问题的案件也并非首次曝光。2009年,山东临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被多家媒体报道使用“电击疗法”戒“网瘾”;2017年,江西豫章书院以“戒尺打、鞭子抽、关小黑屋”等方式惩罚学生,都一度引起中国社会的强烈愤慨。

但此次被曝光的武汉新长征艺术培训学校,采用的管教方式之严厉和处罚手段的残酷,仍然令许多人感到震惊。

此前曝光的江西豫章书院已被整顿,但在其它特训学校里,更严重的问题仍层出不穷(图源:VCG)

新入校者必须上交全部个人物品,换上统一的校服,剃成标准头式——“前面到眉毛、两侧到耳朵”,女生也不例外。许多网友因此联想到“监狱”。

学校实行军事化管理:每天6时哨声一响就起床,然后跑操、洗漱、整理内务;上午是队列,下午是体能训练,不到10%的学员应家长要求会上一些文化课;晚饭后,所有人在活动室写日记,直到10时熄灯。

如果违反规则——据学员们的说法,其实无所谓明确规则——教员不高兴,就会遭到程度不同的处罚。处罚方式五花八门:比较常见的是扇巴掌,踢肚子,用鞋刷抽脸,晚上频繁集合不让睡觉;有时一些孩子会被电棒电,关小黑屋,被灌一整桶水,或绑在床上三天三夜;还有一些处罚方式令人难以置信——把双手泡在粪桶里一分钟;把混合的一盆白米和黑米分开,并数清楚分别有多少颗。

学校对学员实施“株连制”:一人犯错,全体受罚。同时鼓励互相举报,刻意离间学员的关系——若两位学员较为亲近,则勒令他们跑步,一人在前,另一人在后面踩他的脚后跟。

学员在其中没有个人自由,生病了也不及时送医,被打伤了只做简单的止血处理。

许多学员不堪折磨,试图逃跑,但少有成功的案例。他们被抓回来后,还将接受更严厉的处罚。于是,一些孩子开始“学乖”,假装顺从,只求快些离开学校;另一些则以自残或自杀的方式进行抗议。

上观新闻的报道中许多触目惊心的细节令人不寒而栗,有网友直接称其为“少年集中营”。

舆论中最强烈的质疑是:这样的机构为什么能存在?

据报道,目前曝光的这个校区正在装修扩建,预计5月底将恢复招生。而类似的特训机构在湖北省就有8个,其中武汉有3个,一直在开班。

这些机构是怎么取得开办资质的?谁对它们进行审核?又有谁对其办学方式和过程进行监督?为什么发生了这样骇人听闻的事件,却一直没有司法机关介入调查?这些问题是舆论关注的焦点。

相信随着事件在网络上被广泛传播,影响力扩大,当地司法部门会随即介入。

但同时,许多网友也注意到,这些学员的家长在整个事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送这些孩子进学校的正是他们的父母,且每半年要缴纳3万人民币(1人民币约合0.16美元)的学费——这超出了绝大多数中国常规教育机构一年的收费标准。

为什么家长不惜花重金要把孩子送进这样的特训机构,而不是正规的学校?

其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最主要的包括网瘾、厌学、叛逆、早恋等问题。但也有一些让人难以理解:比如跟父母吵架后去朋友家睡了一晚;学会抽烟,迷上跳舞机;被怀疑喜欢同性;离家出走;甚至仅仅是父母在电视上看到新长征的节目,觉得“在里面听听道理、做做游戏挺好,就当体验生活”。

在被送入特训学校的过程中,这些孩子并不知道将面对的是什么,他们大多是以“出去旅游”、“散心”等说法骗进去的。

那家长对于学校内部的情况有了解吗?

据媒体报道,多数家长最初可能是不知道的,因为学校不会在宣传中透露真实情况,反而一再强调其“办学正规”、“方法科学”。但一些孩子从学校出来之后,家长不可能毫不知情,可直到被媒体披露时,并没有人对学校提起诉讼或者将问题公之于众。更令人遗憾的是,有少数父母即使了解孩子可怕的遭遇,还坚持把他们送回去——采访中最悲惨的一位被进去5次。

这些事情对于这些孩子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伤害——相比身体创伤可以短期愈合,心理的创伤更难抚慰。因此,许多从学校完成“矫正”的孩子回到家中后,都长期无法与父母正常沟通,甚至心怀怨恨。他们通过大吵大闹来宣泄内心的不满,或者直接离开家庭,还有一些患上抑郁症,甚至尝试自杀。

网友对于新闻中的家长表示“完全不能理解”,甚至“非常愤怒”。确实,这些家长选择把孩子送进这些特训机构,已经说明他们对于女子教育的无能。他们不懂得如何与孩子进行正常沟通,也不会倾听孩子的真实想法,只会一直责怪:“你为什么不听话!”

训斥无效后,他们在未对这些特训机构做深入考察的情况下,就把孩子托付出去;甚至更极端的,明知存在体罚等问题,仍觉得“让孩子吃吃苦挺好”。这背后透露出的错误的教育观念和不负责任的态度,尤其值得反思。

毫无疑问,对于事件中那些资质明显成问题的特训机构,司法机关应当立即介入调查;对已经构成侵害他人——其中多数是未成年人——权益的犯罪行为和相关责任人,应该进行严厉打击。这是当务之急。

但是,如果不从根本上扭转一些家长错误的教育观念和施教行为,扫除他们在法律上的盲区,这类机构与恶性事件就仍有市场。只要条件允许,它们就可能以不同的形式死灰复燃。对此,中国社会需要开展针对性的普法和教育工作——尽管一些评论者对其效果并不乐观,但也不否认这样做的必要性。

一百年前,中国著名作家鲁迅曾在其名作《狂人日记》中呼喊“救救孩子”。今天这一事件让人们看到,也许一百年后中国社会的某些层面并没有根本改变。而真正有问题且应该接受“矫正”的,未必是那些无辜的少年,反而是围绕在他们身边的那些“吃人的人”。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