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花美男到新男宠:爱奇艺与少女粉丝的一场合谋

+

A

-
2018-04-10 23:07:39
 
“斜街曲巷趋香车,隐约雏伶貌似花。应怕路人争看杀,垂帘一幅子儿纱”,这是一首吟咏“相公”的诗。“相公”也,乃是中国明清时期一些大户人家买来眉清目秀的小男孩供主人玩赏,称“南风”,小孩被称为“相公”或“象姑”。亦有一些皇帝、太后、公主等达官显贵养男宠以自娱甚至让他们充当后宫嫔妃来侍候自己。这些“相公”和“男宠”都有着姣好的相貌,甚至外形和动作楚楚动人,比女性还要妩媚多姿。
与少女偶像不同,《偶像练习生》中要养成的偶像都是明眸皓齿的男生(图源:VCG)

近来,中国大陆一档综艺节目上出现的“花美男”就颇有点这样的味道。该节目名为《偶像练习生》,是大陆视频网站爱奇艺重点打造的中国首档偶像男团竞演养成类真人秀。节目从国内外87家经纪公司、练习生公司,1908位练习生中,筛选留下31家公司和8名个人练习生,最终由全民票选出优胜9人,组成全新偶像男团出道。节目在第十二集中公布出道团体名为 NINE PERCENT,名称来自100位练习生在比赛出道的机率 。

该节目在前几天进行了总决赛直播,这场从未在官方渠道售卖门票的演出,黄牛票价格最高被炒到了2.35万元。很少有一档节目能像《偶像练习生》这样,在抓住关注眼睛的同时,更抓住了他们的钱包。在粉丝平台上,平常买条裙子都要斟酌的少女粉丝们,可以脸不变心不跳地给她们支持的偶像们捐出一万元钱。粉丝们疯了吗?有自媒体人认为粉丝的这种举动是因为相同的志趣和爱好而聚集在一起,结成稳定的社群,从而为自己的情怀掏腰包,这其实是一种梦想投资。

这些二十岁上下的追星少女甚至把她们追捧的明星称为“我们的儿子”,她们不计回报不问得失的爽快甚至被认为颇有“老母亲养儿子”的心理,可以跨越阶级基础、社会地位、地域边界。她们用物质上和精神上双重的支持来养成心中的“偶像”。在这类偶像养成节目中,“偶像”通常都是素人或未出道的新人,需要接受观众的鉴别和挑选,并依靠自身魅力来吸引粉丝。粉丝通过投票、应援活动,帮助自己心仪的偶像一步步实现梦想,并在这个过程中和偶像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和自豪。

这类“偶像”,通常都楚红齿白,在舞台上一些举动甚至可以说明眸善睐。他们多粉面桃花、用口红眼影等来增加自己的姿色,从装束上来讲,也和少女着装有趋同之处;他们用的口红,成为少女粉丝们追捧的消费对象……从姿色、“养成”的角度甚至功用来讲,与古代的“男宠”“相公”有着相同的味道。但是在追捧的主体上发生了变化:从王公贵族到平民草根。但莫不是一种“男宠”意识在新时代的转身。

在春秋战国时期,社会上都有崇尚美男之风,记载也相对较多。墨子在《尚贤》中说:“王公大人,有所爱其色而使,今王公大人,其所富,其所贵,皆王公大人骨肉之亲,无故富贵,面目美好者也。”荀子在《非相》中说:“今世俗之乱君,乡曲之儇子,莫不美丽妖冶,奇衣妇饰,血气态度,拟于女子。”

男宠文化,在历朝历代均有不俗的传承,朝廷宫闱之内,民间富裕之家,多有蓄养男宠之念之行。不过,供贵族夫人等自娱的男宠,多在女性地位相对较高的时代。只有当女性社会地位提高,女权意识有一定程度的彰显,女性才会去追捧比较雌雄同体的、有少年感的男性偶像或者明星。这与当下少女粉丝对花美男的追捧也是契合的。在对现实生活当中的刻板性别形象不满时,她们会想塑造出自己喜欢的明星,会有意识地选择比较可爱的、中性的男孩子。

从古代的男宠到现代的花美男,她们都在花费精力用心地“养成”,都是对男明星的物化,借此追求精神上的愉悦。这档节目固然有它的商业价值,但男宠,也有可能会成为这些花美男的未来之途。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