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与法的博弈:中国校园性骚扰事件走向终局

+

A

-
2018-04-10 22:13:02

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台湾作家琼瑶女士在作品《窗外》中,描述了一段发生在高中师生之间刻骨铭心的“禁断之恋”。此后,这段带有自传性质的故事被改编为同名电影并流传至今。然而现实生活中的师生恋却远没有文学作品中表现的那般浪漫。

师生恋开始成为一个问题逐渐引起人们的关切,现已发展成美国大学校园的一个禁忌(图源:Getty)

近日,北京大学校友李悠悠在网上实名举报原北大中文系教授、长江学者沈阳,曾于20年前性侵北大中文系95级本科生高岩,并污蔑其患有精神病,致其自杀身亡。

身为受害人高岩当年的同窗好友,举报人李悠悠现代表高岩父母严正要求沈阳教授出面致歉。而当事人沈阳现职所在的南京大学及兼职的上海师范大学,亦均在第一时间对此事表示严正关切,并分别以“建议请辞”及“解聘”作为回应。而作为被害人母校的北京大学则应各方舆论要求,公布了当年警方的调查结果及校方的处分决定。

反观沈阳教授,作为此次事件的第一责任人,尽管曾在高岩自杀案件发生后的校方约谈中坦陈自己和高岩之间确实存在恋爱关系,却又于近期的媒体采访中对此矢口否认,同时声称对其指责实为“恶意毁谤”。然而从北大公开的当年处分决定来看,校方在彼时显然依附了沈阳对整个事件的说法,仅以“其在与高岩关系上处理不当”为由,予以沈阳行政警告处分。此外,校方在明知沈阳对高岩之死负有不可推卸之责的情况下,依然留任其至2011年,无疑是一种缺乏责任感的表现,而选择聘用沈阳的南京大学亦被指在用人方面存在失察过错。

事件一经曝光便迅速在舆论中发酵,加之此前被实名举报的北航教授陈小武及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IUC)的副教授徐钢,均被指存在长期性侵女生行为。随即,舆论的焦点被集中于大学校园的师生恋是否应该被禁止。

在这场论战中,舆论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一方认为,如令大学校园中的师生恋情成为禁忌,不仅涉嫌侵犯恋爱自由之人权,且对完全出于自愿的师生情侣而言可能造成误伤,何况禁止师生恋亦并不能有效制止由于权力不对等造成的校园性侵。

反方则认为,师生恋中的“自愿”在权力不平等的前提条件下并不存在。此外,禁止师生恋爱重点并非“恋爱”而在“师生”关系,是出于对规则与环境的尊重,是以,如若两个暂处于师生关系的成年人之间产生情感的交互,则完全可以考虑在结束师生关系后发展恋情。 

由此可见,在一段师生恋中,相对弱势一方的学生所表达的主观感受不再是判定是否出于自愿的关键,而其在组织中相对教师所处的位置才至关重要。

换言之,是否需要禁止大学校园中的师生发展恋爱关系,则需要被置于一种有关组织权力的议题中去理解。其一,大学校园作为一类学术组织,亦由上下级关系组成。教师作为组织中的上级,显然更便于在拥有更高权利的位置上对学生提出相应的管理要求,在中国的大学校园中,导师的权力之大,在学生与导师之间可谓心照不宣,其影响甚至可与中国官场中某些位高权重的腐败势力相媲美,而这一现象所导致的后果则可参考近期发生的武汉理工大学教授王攀对其学生陶崇园“精神压迫致死”事件。

其次,在大学校园中,教师不仅要将自己的知识传授给学生,同时还应教育学生成为一个有道德的有知识的公民,起到为人师表的道德示范作用,而不应滥用职权,公器私用。

除此之外,在规章制度方面,中国教育部仅在由其出台的“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生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中指出,高校教师不得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由于其中对“不正当关系”的模糊界定,可能造成教师极易逃避因“师生恋”所引起的失范行为而需承担的责任,而这无疑令学生在师生恋中的弱势处境雪上加霜。

反观美国大学在师生恋上问题的态度与立场,显然对中国高校具有借鉴意义。

在美国的大学校园中,对师生恋普遍持反对态度,并呈现出总体严令禁止的趋势。一是由不鼓励转为相对禁止。例如,加州大学系统一开始并没有制定禁止师生恋的政策。随着2002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院长卷入一桩性骚扰的丑闻中,校长本人并坚称他与学生的恋爱是两厢情愿,但还是由于学生方面表示遭遇其性骚扰并将其解聘而告终。此后加州大学系统于2003年制定了相对禁止师生恋的政策;二是由相对禁止转为绝对禁止,例如威廉•玛丽学院,一开始只是相对禁止,但由于该校一名教授与一名已婚的学生发生婚外情,并导致她的丈夫自杀,由于该事件极大地损害了校方声誉,学校于2000年禁止教师与任何一名本科生的浪漫恋情;同样,耶鲁大学于2010年改变了相对禁止的政策,规定教师不得与任何一名本科生发生恋情。是以,中国高校也应尽快制定相关规定及措施,在严惩违反师生恋政策的教师的同时,保护作为弱势一方的学生权益,使受害人在遭受侵害时能够予以反击。 

综上所述,师生恋在先验论的角度下或许无可厚非,但显然这种感情并不能脱离价值判断以及种种社会关系而存在。因此,一旦教师与学生在一种不平衡的权力下,衍生出的师生恋带来的不平等关系,或对别人的利益造成了足够的损害,大家就有足够的理由来反对,不再让悲剧重蹈覆辙,尽可能地避免下一个沈阳的出现或高岩的离去。
 

撰写:文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