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相爱相杀到相爱相亲 一场三代女性的男人争夺战

+

A

-
2018-04-14 01:20:54
今日话题

当今政治人类学界著名学者约翰•格莱德希尔在上世纪70年代末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女性没有作为女性表现在电影中?再者,如果情况真是如此,为什么还有女性去看电影?她向女权主义者们发出警告,过于关注女权的探讨也许会妨碍对妇女在各种社会过程中实际地位的认识,并削弱女权主义运动为妇女本身谋利的能力。而台湾导演张艾嘉在她自导自演的影片《相爱相亲》中巧妙地规避了这一问题,她利用该片向对女性的成见提出了挑战。

张艾嘉在《相爱相亲》中诠释了“迁坟”背后女性对男性的争夺(图源:VCG)

《相爱相亲》由三个世代的女性交织而成。吴彦姝演的姥姥约莫八、九十岁,是上个世代信仰著“贞节牌坊”的旧时代女性;张艾嘉在其中饰演了一个届龄退休的国文老师(薇薇妈妈),在母亲去世后,打算替葬在老家的亡父迁坟,移到城里与母亲合葬。然而这事却难上加难,她妈妈并非亡父的正室,大房老婆也就是“姥姥”,撑着老身抵死守坟,就是不让张艾嘉动到父亲的遗骨,郎月婷演的女儿薇薇在电视台工作,家事一闹就闹到电视实境中。影片最后的结局以彼此的妥协收场:张艾嘉带着母亲的骨灰下乡与父亲团圆,而姥姥也说“我不要你了”,同意将亡夫的坟迁进城里……

有分析说,这样的结束透着淡淡的哀伤,彼此的同意又造成了阴差阳错,但正如电影的名称一样:从各自坚持自己的态度“相爱相杀”到最后的互相成全“相爱相亲”,整部影片透出浓浓的得之不易的温情。

影片中的几位主要人物都是女性,薇薇爸爸和薇薇男友的几名男性的戏份很少,因此也被称为以一部女性主义的电影。但在女性主义表面的纱幕下,仍然可以看到贯穿其中的其实是男性的权威。故事围绕着”迁坟“,坟中人则是第一代女性感情角力战中的核心:对男性对丈夫的争夺。这种对男性的争夺,其实贯穿于三代女性之中。

影片中有关键性的三幕在三代人中各自展现。第一幕:薇薇问姥姥,“你为什么要守着一个背叛你的人啊”?;第二幕:在薇薇爸爸买了新车去接薇薇妈妈后,坐在副驾驶位子的薇薇妈说“以后不准王太太做这个位子”;第三幕:薇薇与妈妈讨论自己的感情问题,妈妈告诉她说“你等啊,我看你能等他多久”,薇薇回答说“一辈子啊”

这三代人对待婚姻感情的态度,从这三幕中一览无余:对自己位置的守护,对自己感情婚姻的守护,归根究底是试图做出的对自己的终极守护。那么姥姥那句“我不要你了”是不是对守护的放弃?不是,这是在她一辈子对贞节与名分“守护”后的解脱,是内心一生纠结后的终极释然。

在这三幕掩盖的背后是女性的一场婚姻爱情保卫战,是“迁坟”外在表现掩盖下的对男性的争夺,也是女性一生三个不同阶段的生命感悟的进化。正如张艾嘉在接受专访时曾经说过的,“作品拍的是我人生的体会”。每次张艾嘉出手拍片,电影总是她的女儿私话。

《相爱相亲》从讨论爱的私有性,变成女人对自己地位的认同,这才有了女人间的理解、同情和惺惺相惜,从“相杀”到“相亲”,通过对感情的净化表达人生的进化。但围绕的核心,依然是男性;而这个核心是通过外婆弥留之际始终未能说出的遗愿设置的,它存在,似乎又不存在。

“莫须有”的遗愿,正是张艾嘉在现实主义符号系统中对格莱德希尔在文章开头问题的呼应。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