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宏大政治叙事 中国独立电影能否迎来新时代

+

A

-
2018-03-22 21:37:03
 
世界电影目前似乎呈现出这样一种趋势:大制片厂弱化,独立电影登场,中国也不例外。而随着资本、推手、安全等要素的不断介入,今天的中国独立电影人在考虑议题时便会思索:它们到底会对“独立”二字产生何种影响?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将迎来独立电影的新时代?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主流电影“爆发式”繁荣,影展被解散,网络被监管,中国的独立电影人却似乎已经几乎没有余地逃开现存的电影体制。独立电影展都没有了,独立电影人们会越来越少吗?独立电影在中国目前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主旋律下的独立电影

可以说,中国几乎没有艺术影院,或者戏剧纪录片文化,类似于北京国家电影节和南京国际电影节这样的活动是主流之外最好的选择,但是这些活动现在也变得比较引人注目,甚至危险。2013年,第十届北京独立影像展8月23日在北京东郊宋庄开幕,但是当天就被当局叫停。这被认为是中国政府加紧控制舆论和影视界的又一例证。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北京独立电影导演范坡坡曾表示,中国政府之所以要“打压”独立电影节,是因为中国独立电影人拍摄的电影和中国官方批准的主流商业电影非常不同。中国的独立电影人更关心的是一些敏感的社会话题。

那么,是否可以认为中国独立电影本身的特性造成了它目前在中国的这种存在状态?

“独立电影”一直处于一种非主流的地位,它的功利诉求并不是那么强烈,这也就决定了它不一定要以那种炫目的画面效果去吸引观众的眼球,以借此吸金。近几年出现的“新独立电影”则更多的是相对于电影体制而言的一种影视生产模式下的结果,无论是隶属关系还是作品的风格,都突出了“个人化”的特点。

与早期独立电影因为在意识形态、社会制度方面的反抗意识而被“独立”不同,“新独立电影”对政府及体制的资金是一种主动放弃的态度,“独立”成为创作主体的一种主动诉求,其目的是为了对作品话语权最大程度的掌握。这种“独立”的含义与最早美国出现的“独立电影”的精神极为相似,都认为电影完全是一种个人表现,因此电影的拍摄应拒绝制片人、发行商和投资者的干涉,并寻求新的电影筹资方法,打破高成本电影神话并提倡低成本制作。

中国的独立电影人更关心一些敏感的社会话题(图源:VCG)

新独立电影的创作,被放置在了中国的艺术电影脉络里面。不将“边缘”与“中心”的位置僵化和固定化,而是将其处在变动当中,并不是放在简单的二元对立之中去解释。这样,便为独立电影所代表的非主流文化获得生存和发展空间提供了条件。某种程度上,“边缘”只是一种话语建构,并非只有尖锐、灰暗、边缘的主题才能传达独立电影创作者对于生活的感知和独立思考,最受关注的应该是个体如何与权力中心展开对话。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中国迎来“新独立电影”时代。

然而,他们同时也有着另一种担忧,这同样与中国官方目前的政策有关,尤其是在刚刚结束的两会后印发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大范围的改革中也涉及到影视方面:中央宣传部将统一管理电影工作,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电影管理职责划入中央宣传部,目的是为更好发挥电影在宣传思想和文化娱乐方面的特殊重要作用;再者,此前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也下发通知,将在中国5万余个影厅中,选出5,000个作为“人民院线”签约影厅。这些影厅将“在日常商业放映基础上,对特定优秀主旋律影片和重要时间节点的重要影片实行‘专厅专用’”。

虽然说,“独立电影”几乎不可能在影厅中公开播放,“人民院线”签约影厅表面上也不会对“独立电影”的播放产生影响,但是,因为“独立电影”本身区别于主旋律的主题,在中国官方对主旋律的大力宣传下,是否能够也同样在保有自身特点下迎来新的发展?

喜忧参半?

中国的独立电影导演更注重电影的深层次思想,他们大都鄙视大制作和“浮夸”的视觉效果、专注那些比较隐晦的,高傲的内在思想感觉,是独立的存在、独立的表达、独立的观点。在专注于内在思想的表达时,独立电影的“度”,需要有一个相对均衡的把握,不会因“独立”而显得失衡。所有好的独立电影都应该暗含着普通大众所提的价值观,这也是九十年代初中国独立电影的出现最为重要的一点。它把视线和关怀的触角放在每一个个体身上,这些个体可能就是历史长河中每一个普通的人。

独立影片因为是在自筹资金或没有对创作形成限制或干扰的外部资金支持下进行的实践,创作者在拍摄和剪辑过程中拥有最高的操控权力,所以作品自始至终体现了创作者独立的个人意志,这是与作为体制代表的电影制作的主流专业模式及商业化的娱乐大众趋向相区别的。可以让导演和演员有更加广阔的发挥空间,这对于优质电影的产生是有益的。

但是,也不可否认存在这样一种倾向:中国独立电影人很多是法国新浪潮的追随与模仿者,用沉闷的镜头语言表现的是沉闷的现实生活,晦涩地输出价值观是艺术的高傲特质,艺术家们认为,沉闷的镜头语言更容易引发观影人的自发性思索,这就容易滑向另外一个极端:孤芳自赏。有些独立电影人骨子里也比较高傲,太看重自我表达,鄙视几乎所有商业化、通俗化的倾向。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中国电影人都想要迎合大众电影市场,许多想要通过故事片和纪录片来表达政治的、社会的、或者个人观点的电影人们已经形成了独立电影或者说地下电影的一个圈子。他们知道即便他们能找来投资,他们的电影也不一定能通过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在中国,电影在剧本阶段就需要获得政府的审查通过,而在上映之前还需要一道审查,这在目前似乎是无可避免的命运。

自筹资金带来经济上的自由,这种自由使得独立电影通过各种途径诞生,但言论限制又使独立电影一定程度上成为被管控的对象,这种撕裂的状态可以预见,在未来还将会持续。因此,现实的外部环境,有喜也有忧。而“新独立电影”时代,又有多少人能担得起真正新时代电影人的称号呢?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