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老年人悲歌的背后:监狱为何成了天堂

+

A

-
2018-03-19 13:23:26

《彭博商业周刊》3月16日刊发了题为《日本监狱,年长女性的避风港》的报道。报道记录了数位高龄女性罪犯的身影,这些罪犯虽都有儿女,但却因偷窃饮料、日用品、衣物等小偷小摸的事而入狱,并且有一些人表示享受监狱的生活,不愿出狱。

据2016年日本法务省数据显示,在日本商店行窃的案件中,大约35%的案犯是60岁以上的老人,而在60岁以上的惯犯中,大约40%的人作案次数达到6次以上,高龄罪犯比例大幅增加,重复犯罪数量多,甚至有人推测他们冲着坐牢而犯案。

日本算是对老人极为友善的国家之一,如今老年犯罪人数却远超年轻人,其犯罪比例也远超美国,“老龄化犯罪”已成日本社会之痛。那么,为什么日本 老年罪犯越来越多呢

2012年《日本时报》指出,日本老年人犯罪上升,主要是因为景气不佳,使得越来越多人进入晚年之后,福利金却在删减。

随着 90 年代初泡沫的破灭,日本经济进入长时间的停滞期。此后,全球经济复苏能力较弱,其影响并未消退。经济衰退所带来的产业结构调整、生产和投资环境恶化等结果直接影响了就业、工薪阶层收入和福利待遇等诸多方面。

“我一个人靠福利生活,日子很难。如果出去了,我必须想办法用1000日元过一天。我并不指望出去。”正如报道中74岁的K女士,受访的另一位女士也表示犯罪是因为贫困,她说,“我丈夫去年死了。我俩没有孩子,于是就剩我一人孤苦伶仃。我有一天想去超市买点菜,然后我看到了一块牛肉。我想要,但我知道买了牛肉,日子就要难过了。所以我直接偷走了。”

经济衰退,社会福利下降导致社会走向“老年贫困化”。但是,“老年贫困化”并不是“老龄化犯罪”的唯一原因。

除此之外,受社会环境和文化的影响,日本人在保持彬彬有礼的同时,也谨小慎微,与人拉开距离,甚至在节目中有人用“无缘社会”来形容日本社会亲人背井离乡,人与人之间关系越来越疏远的现状。而这样的现状,在无人陪伴的独居老人身上更为严重,不少老人既不愿给亲朋好友或邻里乡亲添麻烦,也不愿轻易寻求或接受他人援助。他们难以建立新的朋友关系,与外界交流的机会越来越少,日渐感到孤独。

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直接问题就是越来越多“独居老人”无人赡养(图源:VCG)

据统计,在重度偷窃犯罪中,有三分之二是因为“找不到生存意义”、“无人可诉”、“放监后一个人生活”而再度犯罪。“孤独感”的情绪促使许多老人用自由来换取容身之所。

但究其原因,老年人的贫困化和孤独感背后所隐藏的日本社会问题是人口老龄化。“老龄化犯罪”也被专业人士看作“超老龄化社会”的前兆。

据2016年日本总务省发布的人口推算结果显示,日本65岁以上老龄人口数量为3461万人、占总人口的27.3%,人数与比例均突破历史纪录。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预测,到2030年65岁以上老龄人口的比例将达到31.5%。

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劳动力不足、劳动力结构发生变化、经济创新动力渐失等问题使日本经济陷入持续恶性循环,日本的财政赤字也日益加剧,用于社会保障的财政支出难以保证,社会养老负担重。

老年人口赡养比(20—64岁劳动年龄人口与应赡养老年人口之比)是衡量养老负担的重要指标。据统计,日本由1965年平均9.1个劳动人口赡养1个老人,到2012年变成2.4个劳动人口赡养1个老人,而到2050年将变成1.2个劳动人口赡养1个老人。

与日本相比,其他国家老年人口赡养比也不容乐观。据美国彭闻社公布的2017年夕阳指数(Bloomberg Sunset Index),法国和新加坡是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平均2.2名在职人员养1位退休者。俄罗斯(2.4:1)排名第三,每2.4劳动人口养1名老年人;泰国排名第四,2.6劳动人口养1名老人;中国大陆排名第五,平均3.5名劳动人口赡养1个老人。人口老龄化已成全球性问题。

早在上世纪80年代,联合国就开始探索如何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1982年联合国在维也纳召开第一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通过了包括62项建议在内的《老龄问题国际行动计划》。   1991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联合国老年人原则》,世界各国应对老龄化问题也积极实施对策。

尽管如此,但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速,人口老龄化问题也将加剧,其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考验将是空前的。当前,人口老龄化已不是某一个国家或地区的问题,或许还需各国和国际更加科学地共同应对。

撰写:布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