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性侵状况有多严重?80%女记者曾受性骚扰

+

A

-
2018-03-17 02:12:25

近日,在中国广州召开的《中国女记者职场性骚扰状况调查报告》发布会上,一组触目惊心的数据让人不适:有超过八成(83.7%)的受访者表示曾遭受程度不一、形式不同的性骚扰,42.2% 的受访者遭遇性骚扰不止一次,18.2% 的受访者遭遇 5 次以上的性骚扰。

调查显示,多数女记者认为自己受不同程度的性骚扰(图源:VCG)

这项调查由广州当地媒体从业7年的黄雪琴牵头发起。她曾在微信公众号上说明自己遭受性骚扰,并在媒体内部公开之后,被以冷处理的方式处理。此事促使她从事这项调查。黄雪琴认为性骚扰背后是权力、资源的不对等的关系。有许多职场都没有建立一个公平且能有效预防的性骚扰防治机制。

从2017年10月20日开始,黄雪琴将问卷发至媒体记者的QQ群、微信群、媒体交流群,以及透过私信联系许多记者所进行的调查,最终一共吸引1,762名记者参与,搜集416份有效样本。

事实上,2016年同一时期,广州性别中心也在网络上公开发表一份《中国大学在校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广州性别中心的创始人韦婷婷试图透过调查,理解高校里的性骚扰状况,并呼吁校园里应该建立相对应的性骚扰举报机制。

无论是高校或是记者的性骚扰报告,内容除了有量化的统计,也都会附上当事人的口述故事。

“晚上九点,编辑打电话说回来报社改稿子,我打了车回去,报社里只有四五个人了,我跑去找编辑,编辑让我坐在他位置上,他的位置在办公室最里面的角落里,背后是落地窗。他拉下窗帘,一边问我采访细节一边拉着我的手不断地抚摸我手心”一名在北京某报社工作的23岁女性说。

“很多职场中人,尤其是掌握权力的人,根本不认可 ‘性骚扰’ 或是 ‘职场性骚扰’ 的概念和内容,他们倾向认为这是一种 ‘资源交换’ 。这群人从根本上就不认可男女平等。”一名30岁的记者说。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黄盈盈却认为,在当今中国,在工作场合中利用职权进行的性骚扰,真的有,可是也真的没有那么多。“中国人自己所认为的性骚扰,最多发生在平等关系中,其次发生在陌生关系中。

相反,那些最容易仗势欺人进行性骚扰的人(老板、上级、领导、老师、对我有恩的人)所占的比例其实是最少的。”她更强调,文化程度越高和职业等级越高的人,就越是可能认为自己受到过性骚扰,而且越是愿意把它报告出来。

但不管比例有多少,被性骚扰者依然是弱势群体。如果回到中国女记者性骚扰调查报告,从结果也会发现,这些受访的记者面临性骚扰行为,当中有57.3% 的人选择沉默。至于原因,57.4%的人认为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48.6%的人说不知道怎么反抗,38.2%的人认为这会对自己工作产生不好的影响。

调查结果也显示了人们如何适应自己所处的环境,无论是实打实的性骚扰、性侵犯,还是灰色地带里的不当评价、发展关系、调情、欺凌、蓄意阻扰工作。为了做好自己的工作,被骚扰的对象会降低期望,做出让步,假装不理会而继续工作,而很多时候,通过接受被骚扰来继续工作。

有女记者直言,虽然平时会为弱势群体维权发声,但到了自己,往往没有勇气举报。

无论是美国的反性骚扰运动或是中国社会爆发的性骚扰事件,从众多事件中,人们能清楚看见这些问题并不简单,它往往牵涉到许多层面,无论是教育、法律、政策、社会风气、机制、流程等。事件本身只是个起点。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