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法官逆情以干誉 消磨人民对司法的期待

+

A

-
2018-03-13 06:49:13

台湾已婚法官陈鸿斌在2012年涉嫌性骚女助理,本来司法职务法庭已在2016年将陈鸿斌免除法官一职、改任法院事务员职位;但陈鸿斌因不服判决提起再审;第二次的职务法庭在2018年3月7日再审结果“大翻盘”,原免职判决遭撤销、改判为罚薪一年,受命法官陈志祥还登上广播节目为合议庭辩护,称法官不迎合社会才是伟大的,“法官不是笨蛋”,引发社会舆论哗然。     

行事刻意违反社会舆论,自称“凭良心行事”——例如政见是要废除台湾注音符号的台南市长初选落选人叶宜津,又或是奋力抗衡大众潮流、自诩为捍卫真理而战的勇士,“扛起重担踽踽独行于月光之下”——就好像坚称主流文学都不值一提,只有自己推荐的小众读本才是真理的文青宅宅一样。其实,这都不是甚么新鲜事,早在中国古代,就已经产生出一句成语来形容:“逆情以干誉”。

唐太宗李世民的“纵囚”被批评是“逆情以干誉”(图源:VCG)

唐朝贞观六年,唐太宗李世民特地挑了390个死刑囚,让他们假释回去跟家人团聚,并约定明年(贞观七年)秋天回来受刑。一年后,果然所有死囚全都回来领死,没有一个遗漏;李世民便认为他们很有诚信,将他们全体赦免。这件事在新唐书中被当作是李世民以仁爱治天下的范本教案。

这件事当然是政治宣传。为了争取支持与博取仁名,中国历代皇帝几乎都会“大赦天下”,赦免关押在监的罪犯。李世民表面上说他不想这样做,因为会导致百姓存有侥幸之心,等于是引诱犯罪,而且对循规蹈矩的好人也不公平;但实际上又做了“技术性纵囚”这件事,根本就是有迟效性的大赦。宋代文豪欧阳修就曾专门撰文批评,李世民就是“逆情以干誉”:特地做出不合常理的作为、说出违逆社会认知的言论,其实就是以特立独行来吸引目光、再正气凛然地博取名声而已。

除去向职务法庭书面请辞以表达抗议的谢静慧法官(亦是合议庭中唯一的女性)之外,性骚案中的诸位合议庭法官显然也有这个毛病。法院独立审判的重要性自然无庸置疑,若要说成“不迎合社会才是伟大“就纯属意气用事:难道社会舆论说无罪,法庭也要自己生出证据来硬判有罪吗?再者,此案判决文中竟指出“只是想发展婚外情不算性骚扰”、“帮被害人介绍男朋友是深具悔意”、“短时间拥抱不算不当行为”等令人逻辑错乱的结论,不禁让人怀疑,合议庭早有定见,只是硬凑理由;最后再用大绝招“独立审判”来堵住世人悠悠之口,顺便再以“不迎合社会”提升自己的高度,成为“挑战歌利亚的大卫”。尽管以社经地位来说,比起平均年收四十万的普通民众,年薪两百万的法官们还更像是巨人歌利亚。

司法如不迎合人民期待,人民便会期待司法改革;图为台湾总统蔡英文主持司法改革会议(图源:台湾总统府提供)

司法不迎合人民期待,在台湾已经屡见不鲜。但是最令民众惊讶的,恐怕还是司法人士对于“何谓常识”与民间有着巨大落差:比如2010年台湾喧腾一时的2起女童性侵案(1名3岁、另1名6岁),都有台湾法官做出“无法证明违反女童意愿”的结论,而轻判或发回下级法院更审。当时司法界亦是以“依法论法”来自我辩护,侈言“无激烈反抗本就不易判别意愿”而沾沾自喜,仿佛又往对抗反智民众的路上立下新的里程碑,真是十足的“逆情以干誉”!最后因民怨沸腾促成立法院完成修法,法界一片悲愤,又是后话了。

有些人,总把自己想象成无尽黑暗愚蠢浪潮之中的唯一一盏明灯,为了法律正义公平真理,义无反顾地对抗广大无知网络暴民。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总是发现一个人的智慧是有极限的,而这极限也往往不太高明,最后大多沦落为“冥灯”,枉自丢脸而已。受命法官高调地跳出来宣传自己“违逆社会的伟大性”,恐怕不只得不到什么名声,也一次次地消磨民众对司法的期待。

2018年3月15日,台湾总统蔡英文也在脸书上对本次事件作三点回应:“社会对于女性在职场上的处境要多一分同理心、司法判决必须彰显社会公平正义、务必在司法制度中落实性别主流化。”

撰写:袁愷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