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与出卖:张杨导演的绯闻与佛系青年的黑化

+

A

-

北京时间3月1日,一篇题为《张杨导演,我爱你》的文章迅速在中文网络上疯传。文章中,26岁的作者“小二姐”向中国内地知名导演张杨“疯狂告白”,后者因2017年上映的电影《冈仁波齐》而闻名。

令许多网友吃惊的是,在这篇长达7,000多字的告白文章中,除了大段直白的抒情文字,作者还爆料了两人去年在云南发生一夜情的故事。并且,作者在文章中说,她深信自己和张杨是已故台湾著名作家三毛和她的男友荷西轮回转世,他们的相爱是由上天注定的。

这篇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上的点击迅速超过10万,同时在其它平台也被广泛转发。

佛系女青年公开绯闻的行动,很像是“临时起意”,完全置张杨于被动地位(图源:VCG)

一些网友看过文章后,谴责张杨导演“睡粉丝”的行为丧失操守;另一些网友则把矛头对准文章作者,称她“脑子有病”,把这样私密的事情公之于众,而且似乎是在张杨未知的情况下。他们调侃:“张杨看了文章一定哭晕在厕所。” 

而我的关注点主要在作者小二姐身上。因为从她公布的信息来看,在整个结识和相爱的过程中,她始终是自主自愿的,而张杨则相对是被动的,甚至太被动的。

有人注意到,小二姐的文章不只发布在微信公众号上,而是多个平台同步发出的。在引起关注后,作者毫无回避,积极应答网友的质疑,并把公众号上对她的激烈批评也大胆放出。同时,她又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接受了腾讯、搜狐、凤凰网等多家媒体的采访,还在一些问答APP上回答了提问。

许多网友据此判断,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营销事件。结合文章中提到作者的制片人身份,以及正在筹拍两部电影的信息,一些网友认为作者是在用绯闻炒作,“想出名想疯了”。

虽然作者在事后的采访时对炒作的说法予以否定,但目前仍很难排除这种可能。不过,相比这种无法验证的恶意揣测,我更愿意从作者自己的表态来看待这个事件——在她的说词中,也确有一套内在逻辑。

这套逻辑的核心是:一切随缘。

据凤凰网等媒体对作者小二姐的采访,她之所以公开这段恋情,并不是对张杨有什么“感情诉求”,也不是为情所伤而做出的报复举动,“就是表达出最真实的自我就OK了”——她的回答和她的行动一样率性。

采访中小二姐透露,她与张杨已经一个月没有联系了,而选择在这个时候公布,是因为“今天是第108天”。108这个数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有,因为一串佛珠是108颗,而它象征着108劫。据小二姐在长文中所述,“在这108天里经历了一个爱情大劫与无数爱的小劫”。——108天之后,是应该完结了。

这样突然公开,是否担心会破坏到张杨导演的家庭?小二姐对此的回答是:“至于他的老婆看到了,那说明有人爱他(张杨),这是一件好事啊,说明她有一个优秀的老公陪在她的身边。”——好吧,我不知道张杨的妻子是否像她一样看得开。

按照时下中国的流行说法,小二姐可以被称为“佛系青年”了。事实上,据她在文章中透露,她正是一个“一心向佛”的文艺女青年。她之所以对张杨着迷,正是因为看了他拍摄的佛教题材电影《冈仁波齐》,为其中信仰的力量而感动得落泪。并且,他们在美国第一次见面,小二姐问张杨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信佛吗?”谁料,一心期望得到肯定答案的她,却听张杨说“我不信”,这一度使他们的谈话停顿。由此可见,小二姐对佛学的痴迷毋庸怀疑。

在此前媒体对佛系青年的的解读中,都比较强调他们的“无欲无求”,“与世无争”,常常挂在嘴边的说法是“无所谓”、“都行”。乍一看,小二姐并不是这样,但仔细分析她的行为动机,又完全符合。

虽然她表现出对张杨的狂热迷恋,但这更多是存在于她内心的个人感受。至于张杨是否以同样的热情回报她,似乎并不成为她的困扰,就像她也不在乎张杨是否相信他们就是三毛与荷西转世一样。同时,对于公布地下恋情可能带来的社会反响,以及由此给张杨及其家人造成的伤害与痛苦,她也显得漠不关心。因为她将这一切都解释为某种缘分——是的,“孽缘”。

这种佛系的态度,表面看起来很冲淡,其实未尝不是麻木;当事人自以为很磊落,但同时是对复杂现实的回避。而它造成的结果,则是置自身与他人——哪怕是她爱的人——于荒诞的境地。

也许有人会质疑:为什么总是在指责这位女青年,而不批评张杨?难道张扬没有做错?不是的,张杨出轨不值得为他回护,这一点毫无疑问。但当我们仔细梳理他和小二姐之间的关系时,我们会发现:在整个过程中,小二姐都表现得甘心情愿,并没有要求张杨做出什么承诺;同时,她突然公开绯闻的行动,也似乎是“临时起意”,并没有给张杨协商和准备的余地——张杨在这起绯闻公开的过程中是全然被动的。

打个不太恰当的譬喻,小二姐的行为,甚至有点像“钓鱼执法”。她对张杨“一往情深”,主动接近他,取得他的联系方式,并长久关注他的动态;在熟络之后,不远万里去拍摄地探班,于是两人暗生情愫,发生了一夜情;然后是平和的分别,直到有一天,她突发奇想,把这段“美好的恋情”公开——从张杨的角度来看,这未尝不是一种“出卖”,卖给所有网络上的看客,而且是免费的。

也许正是因为完全处于被动地位,事后张杨久久未敢公开回应媒体的追问。直到3月2日他才发布声明,承认俩人“在荷尔蒙与酒精的作用下发生过一夜情”,但对小二姐把自己称为荷西转世的说法表示不认同,并表示:“没能因为作品出名,却因为绯闻爆红,我张杨,对不起全国网友!”

更重要的是,小二姐对张杨的处境并未表现出关心,对他的说法也未做出反驳,她几乎把自己等同于一个冷眼旁观的看客。显然,她并不承认这样做等同于对张杨的“陷害”,而是视之为一种爱的自由表达。

这是多么盲目又可怕的爱!

没有来由,不计后果,就算把天捅了个大窟窿,还若无其事——这确实很“佛系”。但我们不禁要问:在这样的佛系青年眼中,人与人之间——不单是情人之间——的信任和承诺,被置于何地?

对于他们来说,爱亦如此,恨又如何?

撰写: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