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贷之后是脸贷 那些分期整容的年轻人意欲何为

+

A

-

中国大陆网媒“新世相”近日以《脸贷:那些分期整容的90后们》为题,揭露部分90后年轻人为整容不惜贷款几万人民币到几十万人民币不等。他们当中,有人乐在其中:“早做早美。看到自己变好看了,就更有动力还款啦。”“感觉一边变漂亮,一边付钱,开心又轻松。”也有人对此反思:“心理上的问题,不单单是靠改变外表就能解决的。”也有人决定一条路走到黑:“这条路走到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

年轻人热衷整容的背后藏着一条关于审美的价值链(图源:VCG)

互联网金融催生了小额网贷和分期付款,让这些年轻人能“轻松变美”,但随之而来的则是潜在的风险:盲目整容、上瘾、高利贷……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在上海一家小型贷款公司的记录里,有多达600个在校学生的贷款信息。诚然,这些学生的个人行为并不能反映中国年轻人的整体形象以及价值观,但却也折射出中国社会一些问题。

年轻学生特别是女学生“沉迷”整容,一方面是可以归咎个人心理层面的原因。已有研究指出,整容上瘾源于偏执心态,这类人群存在一种对原本自我否定、不认同的心态。一旦他们通过整容后,效果满意,得到赞赏,之前积累的紧张等心理能量就会得到释放,从而产生愉悦感、满足感。一个人整容后产生的愉快感、满意感,远大于手术带来的痛苦感,以及对整容失败的恐惧时,这种满足感反过来又强化了整容的行为,于是一整再整。

另一方面,整容上瘾也与社会氛围有关。虽然如今在互联网,批评“整容脸”似乎是一种政治正确,但越来越多女性、甚至男性向所谓的“整容脸”靠拢的趋势可能更能反应当下的审美趋向:部分中国人对美的多元理解不足,而对一种标准化、模式化的美却趋之若鹜。

在几个知名的整形网站,你会看到它们的确在一致表示,美是有标准的:东方女性脸型以椭圆形为最美,作为美人,你应该额骨微前突,决定了面部的基本形态;颧骨,高度略低于额骨,决定面中部前突度;下颌骨较窄、有柔和弧度,下巴圆润适中。

在过去,评价一个人美不美可能是件很主观的事,但如今,你只需要一把尺子,就能“客观”地论述一个人离“美”还有多远。而这套标准也确实能解开很多网民心中的疑惑:为什么“整容脸”看上去都一个样。

千篇一律的整容脸让人生厌,但却依然是互联网上最具竞争力的一群人——她们通常很容易抓住明星和富二代的心。有人在网站“知乎”上发问:“中国男人真的喜欢整容脸吗? ”而答案也颇为耐人寻味:首先,整容脸虽然万变不离其宗,但依旧是好看的。“谁会喜欢肥头大耳呢?”其次,整容脸给人一种奢侈的感觉。“整了容的姑娘,你看着就觉得追起来会很贵,跟她们谈恋爱也会很贵,所以恋爱也变成了‘奢侈品’,成了富二代的标配。”

答案见仁见智,足以让人惊呼“贫穷限制想象”。不是“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而是这套标准不仅迎合了主流审美,而且还藏着一条价值链条。这也难怪有人想用青春换明天,颜值换金钱。

整容行业形势一片大好,但机会与风险常常是并存的。据《中国产经新闻》的报道,在中国整形美容业兴起的10年间,平均每年因整形美容而毁容的投诉2万起,算起来10年有20万张脸被毁。但即便如此,依然阻挡不了少男少女们前仆后继、不计后果地奔向整容手术室。

虽然这些年轻人都认为时不待我,“早做早美,等攒够钱,人都老了。”但他们应该清醒认识到,今天的主流也许是明天的“不入流”。虽然现阶段,中国大陆的审美仍趋单一化,但美的标准显然已经有些“松动”了。

电影《芳华》里一众清秀女明星无疑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她们没有高耸的鼻梁,欧式双眼皮,也没有尖下巴,可是她们还是美。导演冯小刚在选角时就摆明了态度:“拒绝整容脸”。他说质朴的脸更符合那个时代。事实也证明了,当冯小刚对当代审美批判过后,也迎来了人们对自然面孔的赞美。

如果跳出中国大陆,纵观整个华人世界,你会发现,那些华人影视圈最耀眼的明星,如关之琳、邱淑贞、王祖贤、李若彤、李嘉欣……等等,其颜值都不太符合上文所提到的标准,但无一不是公认的大美人。

为了变美而付出的,可能是努力,也可能是代价。整容脸的问题在于,人们试图用一种标准来量化美,并批量复制之,但却忽略了美的标准属于社会学范畴,是人类文明进化的结果,没有统一的标准,而且,这种如今大行其道的美很可能会过时。若注定会被时代抛弃,那么这种飞蛾扑火式的整容,真的值得吗?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