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情人节街头实验 引出一场关于卖妻的讨论

+

A

-

全球各地都有类似的情人节街头实验:视频里一个演员假装有钱人,开着豪车,向街头情侣提出交易,“给你一百万,让你女朋友陪我一天,你愿意吗?”有的男生,把女朋友拉到一旁私语、犹豫。是的,他实际上已同意。

俗话说“有情饮水饱”,但落魄时,有些人未必能患难与共(图源:VCG)

综合媒体报道,这种情况不止发生在中港台,就连美国、日本、英国等地的实验也证实,直到今天还是有人会为一笔巨款而“卖女朋友”。被提问的主体无疑只是男性,女性在日常观念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美国电影《桃色交易》(Indecent Proposal)讲述了一个同样的故事。剧中有一对很相爱的夫妻,在失去工作后没有能力偿还贷款,丈夫于是想到去赌场赌一把赚回要还的钱。赌场有一位亿万富翁看上他的老婆,提出用一百万美元换得这位美丽妻子“一夜”的要求,最终经过夫妻商量同意后产生了一系列感情问题。

男朋友或丈夫窘迫的时候,或者渴望追求富贵的时候,难道真的可能同意交易,把自己的女朋友或妻子交出吗?事实上,这种交易在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在清代,卖妻是穷人间普遍存在的生存策略,假如其他资源都已耗尽,一个丈夫会以卖妻作为最后的生存手段。

卖妻满足了买卖双方的不同目的:对丈夫来说,他的妻子在窘迫时期是可以变卖的财产,变卖的价金可以用以支付债务,赎回典当的田产,甚至买食物、药物或购买双亲之一的棺材。对于妻子来说,被卖掉可能可以提供远离贫困的出路,而且有机会自后夫处谋得较好的生活,换句话说,这个交易等于是让她离婚并提供新的婚姻;有时候,被卖的妻子也可以取得其一小部分卖价。

而对于买主来说,卖妻尽管有其风险——毕竟是非法的,但买别人的妻子通常比娶一个寡妇花费较低,更不用说比起娶一个未婚的女人更是相对低廉。

丈夫卖妻似乎是父权剥削的一种典型,但有历史学家研究发现,没有妻子的合作,要履行卖妻交易是相当困难的。事实上,在很多案例中,妻子自己通常参与了这一决定,而且假如她的丈夫与媒人够聪明的话,他们也应事先征询其娘家,有时他们承诺给予财礼的一部分以换取其同意。

在清代,卖妻买妻都是非法行为,清朝法律把大部分的卖妻行为视为奸的一种罪行,而且规定交易各造必须受到严厉的处罚,主要引用来惩罚卖妻罪行的是“犯奸”部分的律文,该律文禁止“买休卖休”。把“买休卖休”当作一种犯奸的理由是,尽管卖妻以前并无犯奸的行为,但这种交易并非正常的嫁娶方式,因此引发了不道德的性交关系,所以基本是与犯奸是一样的。

尽管律例的意识形态与条文内容的严格规定是如此,但很多官员也承认卖妻的常见动机实际上是贫困所致,而非违礼好色所致。曾经有几次,有些上级官员尝试要正式考虑这种情况,试图轻减律例中有关买休卖休的严厉规定。

卖妻案件在地方官府裁断时体现之实用主义式的弹性,反映了顽固偏差的社会现实与大清律例的意识形态要求之间的调和是不可能的,这种矛盾从来没有得到解决。证据显示,当顽固的社会实践与清代律例规定尖锐背离时,帝国中心一点都无法强力压制,相反,这些规定终究经由实用主义式的弹性与其调和,或者长期而言彻底地失败了。

简而言之,当时的法律并不倾向于女性,而官员默认卖妻“合情合理”则反映出旧时中国人女性地位之复杂性,而女性也常常利用男权社会的种种不公为自己谋求出路——时至今日,情况视乎也没有太大变化。这也就是为什么,至今有人愿意卖掉自己的女朋友,而女朋友竟然也同意了。

综编: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