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籍作家几绝迹 台北“国际”书展不无遗憾

+

A

-
2018-02-12 03:19:03

于当地时间2月11日20时落幕的2018台北国际书展,今年参展人数仅53万人次,比去年58万人次少了近一成。甚至,展场内举办的数十场作家亲身面对读者的讲座中,唯有大陆籍作家付之阙如,是近十年来首见的现象。这对自诩为华文出版中心的台北书展而言,不啻于一个警讯。

平心而论,今年的台湾开春对于书展而言绝不是一个最好的环境。展期在农历过年之前,不但民众忙于学业、工作,也缺乏红包的奥援;受到14年来最长久的寒流影响,天气又湿又冷,影响民众出门意愿;开幕当天深夜还发生花莲强震这一不幸事件,使整星期里的全台老百姓都心系救灾无暇他顾。这种状况之下,参展人次“只”跌了不到一成,也许该对主办的台湾文化部以及承办的台北书展基金会献上赞美之言。

2018台北国际书展的参展人次虽较去年下跌,但仍有53万之多(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不可否认,中国大陆作家的缺席,对于台北书展绝对是一个硬伤。尤其今年展场中举办的讲座数量大幅超越往年,平均一日居然有超过200场之多,竟然没有任何一位大陆籍人士主讲。一面讲究国际化,一面却独缺拥有最大华文市场的对岸作者,这显得如此突兀。

尤其,大陆作家绝非在台没有影响力,2017年大陆江苏作者张嘉佳以《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荣登台湾最大网路书店通路百大排行总榜第十二名,即可见一斑。再者,也不能说台湾民众对于大陆事务没有兴趣,例如多维传媒在本次书展中便邀请两岸关系专家张宇韶剖析两岸互动,听者反应热烈。

多维传媒邀集多位专业人士在展场摊位内进行讲座,图中面对镜头者为国防战略专家许衍华博士(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但这或许不能单单怪罪台北书展的主办单位。自从蔡英文上任台湾总统以来,两岸关系就进入“冷冻期”;台湾民众也每每遭到特定台湾媒体煽动起对于大陆的不信任心理,这就造成了大陆作家对于来台这件事情有了心理负担。毕竟,2,000年前的“至圣先师”孔夫子就有云:“危邦不入,乱邦不居”,谁都不愿意去到一个充满敌意、不友善的环境,尽管那可能只是被有心人士刻意放大、操弄的。

而在这样不利的客观环境下,台北书展简体馆的来访人数受到影响,也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简体馆已是第6年参展,但来客多是“熟面孔”,也就是作学术研究的老教授、研究生等等,对于大陆简体书有着实际工作、研究需求的人。去年书展,还有在台引起风潮的《琅琊榜》、《花千骨》等影视剧集的原著小说“助阵”,这种机遇今年却是不可得了。

台北书展的简体馆相对冷清,尤其年轻人寥寥无几(图源:中央社)

大陆有13亿人口,从事写作的作家数以千万计,是台湾文学界不能也不该拒之门外的,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尤其,21世纪网络文化兴起,大陆已有大型的线上写作平台经营多年,成效斐然;台湾近年想要急起直追,不向其取经是不可行的。

再说,无论繁简字体,都是从共同的中华民族老祖宗传下来的独特文化,在世界范围中都是一样受到赞美与追捧。无论政治上是如何变迁,至少在写作上,实在是不需要去分别彼此,而应该打开心胸,力邀重量级人士,多多交流、互相砥砺,才是正途。譬如说,在明白知道其代表意义的同时,有没有必要把“刘晓波纪念展位”的摊子大剌剌地摆在简体馆旁边?又,在香港馆中摆放那些支持“占中”言论的书籍,是真心为了所谓出版自由,又或只是在政治的思维下刻意地给人难看?

主事者应放下政治成见,才能共同为文化事业尽一份力。图为台湾总统蔡英文出席2018台北国际书展开幕式(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其实,今年的台北国际书展实在是办得极用心的。有60个国家专程来台参展、海内外共684家出版社参与,展区内各种演讲、活动超过1,000场。而且,不同于过去曾被诟病为“年终大甩卖”、以获利为导向的粗陋风格,这几年来众家摊位的设计都越加精致,活动企划也更加“文化”起来。这些,都显示出台湾方面多方设法提升活动质量,好吸引广大人民眼球的企图心。

这也是当然的。台湾书市十多年来惨淡经营,出版总额堪堪腰斩,怎么说也没有本钱去故步自封来着。若是台湾的主事者们能撇开政治思维、捐弃固有成见,使两岸至少在写作文化上能够达成合作共荣的关系,那么即使在这个走不出去的出版寒冬中,出版业仍是大有可为。毕竟,发扬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传统文化与美好价值,使全球华人的精神得以慰藉,形象得以高大,这是任谁都不可能会去拒绝的诱人前景呀。

撰写:林小山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