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让老干部手持判官笔 嘻哈自有命运

+

A

-
2018-02-11 09:42:52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从摇滚到嘻哈的时代流变

1986年,在北京举行的“世界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上,崔健以一首《一无所有》初试啼声。在彼时那个中国国门初开,百流涌聚的年代,剧烈社会转型的狂飙突进与文化及意识形态上的步履蹒跚,让青年人纷纷陷入痛苦和迷惘。崔健毫无修饰粗糙直白的呐喊,给已经在社会上弥漫开来的无力感破出一道缺口,中国摇滚至此真正出现。

据说当时在演出现场,崔健开口之后,台下一度陷入安静,但随即掌声和口哨便如雷涌动,人群的欢呼声一直持续到演出结束。担任伴奏的键盘手梁和平也回忆称,当崔健唱出第一句“我曾经问个不休”,他“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这样的声音和声音背后的反叛,等待了太久太久。

2017年,中国大陆的综艺一片红海,面对同质化严重的市场,爱奇艺公司独辟蹊径,虽然照搬的还是韩国既有节目的老套路,但节目抓住了当下中国娱乐市场流量为王的绝对趋势,更是近乎打赌一样,选择了嘻哈这个此前从未走入中国主流社会,一直在地下徘徊的艺术形式。

最终爱奇艺的赌注成功了,像三十多年前一样,几乎在一夜之间,随着节目的爆红,嘻哈正式进入了大众视野。

作为一种中国社会的亚文化,摇滚和嘻哈有着相似的开始,也等来了相似的结局。选秀冠军PG One的丑闻日传千里,在这个自媒体时代很快成为了全民话题,他在明星圈儿中急速升空急速坠落。与此同时,在流量娱乐的迷狂氛围中,他也自觉不自觉地捆绑成为嘻哈音乐的符号,于是,他的私德人伦有亏,他的音乐水平不堪,牵一发而动全身,面对社会舆论的放大检视。

中国官方自然没有坐视不理,在官方干预下,不但PG One遭到封杀,与此同时,在这场主流文化与多元文化的碰撞中,一个隐约间看不见的手——政府监管,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中国嘻哈的转型之路恐再度受挫。

“手起刀落”是思维固化还是另有原因

一直以来,面对包容多元文化的呼声与主流社会群体对净化文化环境的压力,是长期困扰中国监管部门的难题。早在1986年崔健引发轰动的现场,某位观看演出的官方代表便斥责,“像什么样子!怎么连这些牛鬼蛇神也上台了?”

1986年5月29日晚上,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的“国际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上,一个裤角高、一个裤角低,在当时社会环境下近似于“混子”和“痞子”亮相的崔健,演唱了一首名为《一无所有》的歌曲(图源:VCG)

可能是一语成谶,崔健演出现场的“煽动性”随即引起中国官方注意,对这种在当时看来特立独行的艺术形式,或不为一些阶级斗争思维浓重“老干部”和“大妈”所接受。

1990年崔健雄心勃勃,为亚运会筹款的中国巡演也因此被叫停,亚组委和崔健团队说,“快到六月了,亚运会的工作很紧张,就不用继续办了。怕活动人多的时候出现被坏人利用的情况,给亚运会抹黑了……不用了。谢谢你们啦!”但据说内情是,有人打了一份报告说崔健的现场煽动性太强,“这哪儿是演出,这分明是闹革命!”

同样的,伴随着崔健被官方拒绝,摇滚也被主流社会悄然摒弃在外,甚至直到今天都未缓过来,从事摇滚音乐依然被多数人视为“不务正业”。

事实上,至于近年来社会上重新掀起对崔健、对八十年代摇滚的追捧,实则是一种新奇的满足,和摇滚已无多少关系。

昨日之摇滚,今日之嘻哈。三十年已过去,时至今日监管部门如何扮演好自身的角色,精准平衡各方意见,仍是一道未解之题。

艺术的百花齐放不应徒托空言

不可否认,不论究其个人还是究其艺术,PG One之于中国嘻哈与崔健同中国摇滚不一定具有可比性,谁是那个年代真正孕育出的时代之声,还是至多就是“玩儿嘻哈”了,甚至还走上了东施效颦的歪路,或许见仁见智。

但有一点务须警惕,面对非主流文化的调侃与解构,若以行政权力不由分说扩大打击,形成归于一尊的主流文化话语霸权,将无助于文化领域的繁荣发展。任何一种艺术形式在不断的自我完善与修正中,都需要成长空间与适度包容,只有平等竞争、有序发展,才能实现文化领域真正的和谐共生。

或许正是基于这种长期以来思维固化,历数中国“封杀”史,因为对艺术表现形式中的某些内容的歧见,直接导致小到一个艺人、一个节目、一部电影,大到一种文化样式在中国被禁的情况仍屡见不鲜。

受限于时空环境的改变,当宏大的革命主旋律已然消退,各种多元并举的亚文化自然有其生长的土壤与存在的合理性,如此动辄得咎、一刀切的做法,未必是一种健康的管理模式,只打安全牌,流量明星、流量产品,或许也不能得其所愿,成就健康、有序、丰富的文化市场,更遑论艺术多样性上还能有所突破。

其实文化市场天然就是分层的,也是分众的,理应百艺荟萃,各取所需。如同不能因年轻人对传统戏曲接受度不高,就把国粹京剧赶下舞台,同样也不能因劣质个人或思维固化,殃及一种艺术形式。若不知变通扩大打击,无助于多元文化的发展,更会成为社会舆论的众矢之的。

管理部门应当有一些“定力”,特别是在文化管理领域,不要被少数陈旧的“老干部”和“大妈”观点左右。今天听取社会大众声音的渠道已经足够多元,只要秉承更加理性、开放、包容的心态,方能实现自我精准定位以及主流文化与非主流文化的良性对话。

土壤中有害虫,除虫即可,不要把整片土壤都铲走扔掉,细致化管理也许困难些、复杂些,但背后能体现理性认知与自我修正的进步。而对嘻哈而言,此次事件或许也能成为其重新出发的不二契机,如何实现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和谐共生,进退之间也考验着各方的高度与智慧。
 

撰写:小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