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悄然上线 赵本山为复出布局一盘什么棋

+

A

-

自2015年疑似被中共“封杀”后,大陆笑星赵本山一直保持低调,不过其掌管的本山传媒依旧运作良好。近日,由本山传媒和腾讯旗下的企鹅影视联合出品的《乡村爱情10》悄然开播,虽然在演员表上已找不到赵本山的名字,但在片头片尾处仍有他的镜头。片尾处,一头白发的“王大拿”遥望圆月,一脸唏嘘地喝着闷酒——此情此景可谓耐人寻味。

退居幕后的赵本山仍是媒体焦点(图源:VCG)

尽管这部由赵本山开创的乡村喜剧一直想摆脱其创始人的阴影,但时至今日,你很难把《乡村爱情》看作是一个独立作品。该剧不仅是赵本山的代表作,还捧红了诸如小沈阳、宋小宝、王小利等东北籍谐星。很多人凭《乡村爱情》出道,继而登上央视春晚,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这曾经是赵本山的造星套路,在他刚告别春晚舞台的那几年,这套模式依然管用。

作为曾经的电视台常客,赵本山甚至一度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东三省电视台的收视。但随着赵本山与权力的关系渐行渐远,他能掌握的资源也就越来越少了。如今,几乎所有大陆地方电视台因为某些“不可抗原因”对本山传媒出品的影视作品避而远之。无奈之际,赵本山和他的本山传媒转战互联网——他把此举称为“产业升级”。

升级后的本山传媒影响力虽然大不如前,但其战略思维可谓相当前卫。在女儿球球(原名赵一涵)的带领下,赵本山几度参加网络直播,与网民互动,为一直处于出道状态的女儿“打call”。他还把著名直播艺人“MC天佑”(原名李天佑)招至旗下,开始布局自己的“直播生意”。

进军互联网的赵本山也并不“忘本”,他不出所料地把《乡村爱情》的舞台搬上了互联网。2016年,《乡村爱情8》在视频网站“腾讯视频”上线: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该剧声称点播量破20亿,数字看似惊人,但在点播量动辄百亿的大陆互联网,收视结果算不上喜人——须知道,两年后,一部叫做《人民的名义》的连续剧最终点播量可是惊为天人的220亿。

不过,20亿的点播量足以鼓舞人心,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乡村爱情9》和最近上线的《乡村爱情10》。纵观已上线的三部《乡村爱情》,《乡村爱情10》的剧情几乎与前几作毫无关联,更像是一部借壳上市的网络剧,而赵本山饰演的“王大拿”也被彻底架空,沦为可有可无的吉祥物。

这部跨越12年,前后近400多集的“东北《纸牌屋》”、“辽东半岛《琅琊榜》”已改头换面,视乎在响应中央一号文件的号召,放弃以斗争为主的旧式乡村思维,试图展现“酷乡村”里时尚、开明、有价值观的一面,以洗去长期被指“低端”的污名。

和被指“恶俗”的MC天佑一样,《乡村爱情》确实有一批忠实粉丝,但也让更多的人感到不适。有评论指,《乡村爱情》里的刘能和赵四,就与城乡结合部的杀马特、视频直播里的美妆博主、购物网站上的英伦韩版爆款一样,让不少人觉得反感,甚至恶心。

不过,也有人认为,《乡村爱情》才是中国最主流的审美。“对于杀马特、快手红人的低级叙事,都是由较高等级的审视者发出的。他们低级,仅仅是在较高阶层的人士眼里低级。大城市的中上阶层,通过对底层人的审美批判,找准自己的社会定位。而杀马特、快手红人、韩版爆款,是刚刚脱离贫困的中国人对中上阶层品味的拙劣模仿。”

庞大的受众赋予了《乡村爱情》顽强的生命力。法国作家小仲马(Alexandre Dumas.fils)说:人们总是把乡村和爱情联系起来,这是有道理的。真实的农村并没有太多的“喜剧”,更多的也许是悲剧。如果《乡村爱情》是广大中国农民真实生活的美化和粉饰,那么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依然有人愿意追捧这类“低端”的连续剧——在这个乌托邦里,没有眼前苟且,更多的是诗和远方。

《乡村爱情10》的上线时间颇为微妙,有人认为这是赵本山全面复出的信号。而在时值央视春晚开播之际,赵本山也曾一度在微博喊话:“还记得我吗?”。但不管是技痒难耐还是复出有望,赵本山几乎不太可能复出。这从同行的回应里,多多少少能窥探出一些蛛丝马迹。比如宋丹丹就再三和媒体澄清自己和赵本山“几乎没有什么联系”;其弟子之一大鹏(原名董成鹏)也曾公开表示:“师傅年纪大,抛头露面不合适”。

一年一度的零点压轴里出现的东北农村大叔,说点老百姓的大实话,说点段子、抖点机灵,顺便将金句传诵一整年,这是一度让大家期待的年夜饭。但事实上,谁还相信他仍是“农民的孩子”?在出事之前,赵本山早已是功成名就的大人物,他身上的标签早就不仅仅是喜剧演员。而其代表的“农村”,早已是不再是朴实、真诚、善良的代名词。虽然北上广的年轻人哭喊着“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但谁又真的希望回去那个回不去的故乡呢?

撰写:周忠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