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解惑中共言论管控秘诀 一招百试百灵

+

A

-

近一个月内,多个网络平台在中国被陆续整治,不仅微博“热搜”功能被强制下线,网信办也连对诸多进行约谈,更有30娱乐八卦类微博、微信账号被关闭。

有分析认为,新媒体在利益问题下更注重自我审查,而“红线”游移不定更有利于驱动各平台自我审查,因此中国网络对拓展中国言论尺度的作用或将越来越小。

20171229日,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也指导北京市网信办约谈今日头条、凤凰新闻手机用户端的企业负责人。

此次约谈要求就持续传播色情低俗、违规提供网路新闻等问题做出检讨,并责令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

仅一个多月时间,多家新媒体遭整治。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127日约谈新浪微博,称其未尽到审查用户所发布违法违规信息义务。

其后,新浪微博热搜榜功能等下线一周整改。随后中国网信办22日又公布,加强对新浪微博、腾讯、百度、优酷、秒拍等网路平台的“依法从严监管”。

这波行动至少已关闭30个微博和微信帐号,两家影视传播公司也被检查,即北京大风行锐角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卓伟视界(上海)影视工作室。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中国作家赵思乐针对相关现象表示,新媒体当年一度被视为中国言论松绑带来契机,让社会上的多元意见可以绕过官媒呈现,但从实务运作来看却不尽然。

她指出,中共收紧新媒体平台言论的作为都显示官方欲收回网路媒体自由度;而微信号、微博号背后都有投资人,一旦被关闭,利益都将归零,因此他们对言论会非常警惕。

赵思乐发现,微博热搜被关闭之后,有部分民众会开始紧张“不知道大家现在都在关心什么事、不知道社会发生什么事”,而管控这些非官方主导的分众议题讨论则有助维持中共威权的意识形态。

她认为,让言论红线“游移不定”比清楚画出红线更利于中共驱动新媒体自我审查,就像希腊神话“达摩克利斯之剑之剑”(Damocles,头上悬一把利剑的效应会让大家永远处在紧张状态。

中国作家、女权活动家赵思乐1990年出生于广州,大学期间作为交换学生赴台湾,开始从事独立新闻写作,作品发表于香港杂志《阳光时务》、台湾杂志《新新闻》,博客文章获法国《世界报》报道。

2012年9月至2013年5月,赵思乐读学士期间任香港《阳光时务》记者,与记者张洁平合作的乌坎村选举系列报道获2012年香港人权新闻奖。

她2013年7月加入中国女权独立媒体“女权之声”。2014年10月,赵思乐为声援性工作者人权,就收容教育信息公开问题起诉广东省公安厅,被称为“问责收容教育第一案”。

2014年11月,赵思乐的丈夫、NGO工作者柳建树被中国警方拘留,她停职为柳建树的释放进行呼吁。2015年3月,中国政府拘留五名女权人士,被称为“女权五姊妹”案,赵思乐撰文呼吁她们释放,作品发表于外交政策、德国明镜杂志。

案件结束后,赵思乐从“女权之声”离职,专注于中国政治打压和社会运动报道,获多项香港人权新闻奖与一项亚洲出版协会卓越新闻奖。

编辑:王书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