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促平等反涉歧视?牛津大学奇特新政上演乌龙

+

A

-
2018-01-22 11:09:13

据香港东网日前报道,英国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在去年夏季的数学和计算机学科考试中,破天荒给予女学生比男学生较多的作答时间,以帮助她们得到更好的成绩和缩小男女成绩差距。校方表示,有关做法取得了明显效果,但社会上对其合理性提出质疑,引发热烈讨论。

表面上看,牛津大学的做法显然违背了考试的公平性,男生在新政策中处于相对劣势。但有趣的是,校方出台这一措施的初衷恰恰是为了更好地实现男女平等。

本为促进性别平等的新政策,却使牛津大学陷入性别歧视的指责(图源:VCG)

据校方的说法,多年来不断有学术研究指出,相比于男性,女性更容易受“计时压力”的困扰。在相同的时间内,女性比男性更难在考试中发挥“真实水平”。这一点似乎可以用校方的统计来证明,比如数学科考试,过往以最优等成绩毕业的女学生百分比只有21.2%,远低于男学生的45.5%。

因此,牛津大学去年为修读数学和计算机两科学士课程的女学生增加作答时间,由原本的90分钟上升至105分钟,而试题数量不变。时间变得充裕,女学生的整体成绩果然有所改善,校方认为,该结果证明了新政策的合理性。

但这一说法很快遭到质疑。人们普遍认为,延长答题时间后女生得分更高纯属正常,并不能够证明校方的新政策即为合理。

首先,考试制度原本就是在限定条件内的能力测试,其中时间是保障公平性的重要条件。男性和女性在计时压力下的表现有差异,则区分答卷时间,是否意味着应对计时压力不属于考核的项目?如果是这样,那么其它男女有别的方面是否也应区别对待?比如男性和女性在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上存在统计意义的差别,是否意味着要据此分设不同考卷?此例一开,似乎永远无法找到实现考试中绝对公平的方法。

其次,即使可以论证区分答题时间是合理的,女性应该较男性延长多少时间才算合适,对此似乎很难拿出科学的标准。一方面,女性之间受计时压力的困扰程度自然有差异;另一方面,女性之间的差异并不一定较男女性之间的差异更小,那合适的标准该如何确定?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新政策放宽对女性的考试要求,目的是缩小男女成绩的差异,看似体现了对女性的关怀。但事实上,这一做法反而是在暗示女性智力不如男性,有强化刻板印象和助长性别歧视的嫌疑,正所谓适得其反。

性别平等是一个大问题,虽然在世界的绝大多数地区已经公认为普世价值,但由于生理方面的客观差异,以及更重要的历史、社会和文化因素的影响,究竟如何实现平等却难有共识。牛津大学的政策本是出于善意,但在实施的具体方式以及它可能带来的影响上考虑并不周全,招致批判乃是意料之中。

而事实上,此一为女性放宽考试要求的政策并非该校首例。据香港《苹果日报》此前的报道,同样是在去年,牛津大学历史学系因为期末考试中男女成绩差距特别大,决定把传统到校应考的模式改为“留家应考”,女学生可选择把试题带回家作答。其理由是:男学生在限时和不能预知的考试中表现较好,而女学生在需要下苦功的习作中占优。这种做法也惹来不少批评,有人担心,外带试卷会令学生受到越来越大的剽窃诱惑,进而削弱考试的严谨性。

英国女历史学家福尔曼(Amanda Forema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虽然欢迎牛津大学在男女平等方面做出改革的尝试,但仍然认为其采取的方式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未有全盘分析各科目内性别差距的症结。

据了解,为应对男女生在应考中的成绩差异,自上世纪90年代起,英国学校就采取了多种方式进行平衡。其中有一些措施已取得成效,如中学阶段逐渐增加作业在考试成绩中的所占比例,女生的整体表现已超越男生。这类例子或许可以为牛津大学做参考。

但是,即使能够设计出更公平的考试方法,仍有一个值得担心的问题:一味强调性别平等的价值,是否会导致学校教育的方向发生偏离?更公平的考试方法,所考察的并不一定是评判更优秀人才的教学指标,甚至可能产生不利于学生成长的错误导向。无疑,这类问题同样值得警惕。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