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性侵案 就这样划下句号了吗?

+

A

-

近日,华裔女博士罗茜茜实名举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简称北航)教授陈小武性骚扰事件在中国引起广泛关注。北京时间1月11日,北航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已查明陈小武确实存在对学生的性骚扰行为,并根据相关规定,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

舆论普遍对于北航校方快速响应、实事求是的处置方式给予肯定,举报发起人罗茜茜也表示满意。确实,与其他一些高校对性侵案的处理相比,北航有不小的进步。但一些人还是表达了疑问:涉事教师被撤职,是否意味着事情就此结束,划上了句号?

近期中国内地高校性侵案频繁曝光,公众呼吁出台机制防范校园性骚扰(图源:VCG)

这种疑问背后有两层意思:一是怀疑对陈小武的处置是否过轻?二是作为一个影响巨大的个案,此事能否如公众希望的那样,推动中国学校性骚扰防范机制的出台?

我们注意到,罗茜茜在发起举报时曾有三个期许:一是学校开除涉事教师,让他不再有机会以老师身份接触学子;二是学校将调查过程和结果公布于众;三是学校建立出台性骚扰防范机制。仔细对照,发现校方的处理结果并未完全达到她预期。

有人指出,北航校方未将陈小武行政开除,意味着他未来仍有可能掌控学术资源。这种担心并非毫无依据,因为此前就有这样的案例:2014年,厦门大学教授吴春明也曾因被指控诱奸女学生而遭撤销教师资格,但一年之后又重回公众视野,出任社科院相关学会委员职务。北航对于陈小武的处置,是否会故事重演,值得追问。

另一个普遍提及的疑惑是:既然性骚扰行为已经被校方确认,为何陈小武并没有负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对此要详细分解。举报发起人罗茜茜受侵害是在12年前,已过了法律追溯期,这一点许多媒体已经说到。至于其他6位站出来的举报者,据知情律师透露,骚扰行为的发生时间距今最近已有5年,同样丧失了提起诉讼的权利。尽管有人猜想,或许存在并未超过诉讼期限的受害者,但除非他们自愿站出来打破沉默,否则无法作为指证的依据。

那是否意味着陈小武不必为他的行为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有律师指出,就目前已公布的证据看,陈小武的性骚扰行为并不构成犯罪,但应处以治安拘留。按照中国《治安管理处罚法》,陈小武长期对学生进行骚扰,属于违反师德的行为,可处以5天到15天不等的治安拘留。

当然,这种处罚更多地具有警示意义,但是否会被有关方面采用,仍有待观察。

北航性侵案被曝光以来,中国内地掀起了一股反性侵浪潮。众多高校校友发表实名公开信,要求母校建立机制防治校园性骚扰。据报道,已有至少44所大学的校友响应,其中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众多知名学府。而北航一案的处置结果,无疑对这场运动具有示范意义。

在通报中,北航校方也有所回应,称:“学校对违反师德师风的行为始终坚持零容忍,将以此为鉴制定相关实施细则,健全相关机制。”但具体如何建立防范性骚扰机制,是一个系统性问题,需要深入具体的研究。
 
目前的讨论已经涉及到如下一些方面:校园中的长效申诉渠道如何建立?是否应该专设部门管理申诉?部门人员如何避免利益干扰?如何在保障申诉人隐私权的情况下透明呈现申诉过程与结果?被投诉者将进入怎样的审查流程?在这个过程中,高校与司法部门各自扮演何种角色?更重要的是,在隐去申诉者身份的情况下,如何防止教师被诬陷?如何避免举报被利用、变成一场争夺利益的攻讦?

这些问题的解决已显得十分迫切,不仅是公众对北航一案的期待,也是对中国高校的集体呼吁。

2017年《中国大学在校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显示,6,531名受访者中近七成遭受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其中16所211高校相关的投诉只有3起。在南方城市广州,也有机构做过一项研究发现,75%的大学女生曾遭遇性骚扰,但学生在老师的威迫下,经常无处申诉,即使站出来也无法得到公义。

鉴于近期中国曝光的性侵案件增多,而其中大部分并未得到妥善处置,教育部门和立法机构也应采取行动。网上已有律师呼吁中国尽早启动有关《反性骚扰法》的立法工作,也有人认为教育部当出台有关规定,对学校性骚扰问题作出更严厉和具体的管控。

总之,就中国内地性侵害问题的现状而言,北航一案的处理不应就此划上何止符,而应成为推动有关改革的新起点。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