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性侵运动走向极权 一场另类“文革”正全球上演?

+

A

-
2018-01-13 01:43:54
 
“这场加速的审判已经有了受害者,作为惩罚,那些男人不能继续从事自己的职业,被迫辞职,诸如此类,而他们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摸一下膝盖,想偷一个吻,在工作晚餐上谈论”亲密“的事情,或者发送带有性含义的信息给一个并无相同意向的女人”。据此可以看出,“文革”一类的运动,人人自危的情绪,并不只是发生在中国,今天也在其他地方上演。

2017年10月在好莱坞掀起的反性侵运动愈演愈烈,不断蔓延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第75届金球奖颁奖典礼上,也和预期一样,大部分女明星都身穿黑色礼服走了红地毯,以示对好莱坞性侵丑闻以及性别不平等的抗议。除了响应反性侵运动的#MeToo(我也是),法国也有相应的运动#Balancetonporc,即“揭发你的猪”。

反性侵运动的过头倾向

不过,在这些运动得到支持的同时,著名女演员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近日在《世界报》(Le Monde)及其网页上发表署名公开信,上述便是其中一部分内容。这封信提出在这两个运动中,男人和女人利用社交媒体作为描述不当性行为的论坛,对私下里的经历进行公开控诉,这些行动已经过了头,造成了一种极权氛围。

好莱坞众多女星站出来指控性侵(图源:VCG)

公开信开头指出,“强奸是犯罪。但固执或笨拙的调情不是犯罪,对女人献殷勤也不等于大男子主义的侵犯”,“由于韦恩斯坦事件,人们对于女性所遭受的性暴力已经产生了合理的认识,特别是在有些男性滥用职权的工作场所。这是有必要的。但是现在,这种言论的解放已经完全走向相反方向。”这封公开信认为,#MeToo运动导致了一场公开指控,把本来够不上罪犯的人归为性犯罪者的同类,而且没有给他们自辩的机会。

这场运动的起源还要回溯到去年。2017年10月知名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Weinstein)的性侵行为被曝光后,好莱坞圈内掀起连番的性丑闻揭发风潮。越来越多曾被好莱坞有权势的人“性骚扰”的受害者站出来讲述自己的遭遇,也导致更多的重量级影人虚伪的面具被揭开。从遭受性骚扰和性侵害的的陈述中可以看出哈维在过去30年里,一直使用惯用手段,把女星骗到自己的酒店,试图让她们看他洗澡、给他按摩或提出更过分的要求。这在圈内司空见惯或者说是公开的秘密,不过,当时并没有人站出来指控这些行为。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刘裘蒂认为,好莱坞的性骚扰行为背后的驱动力是十分不平衡的经济关系,面对在好莱坞中呼风唤雨的韦恩斯坦们,女演员“揭发性骚扰没有任何好处,而妥协却可以用它来换取名利”。这也是为什么性丑闻最初被揭发时,大多数和韦恩斯坦有共同经济利益的大咖们保持沉默,直到去年10月8日,韦恩斯坦公司将其革职,事情才出现转机。“他从一名‘当权者’,变成‘失业者’。随着他经济效益的降低,才给了部分人打破沉默的勇气。”

哈维承担的后果包括:被自己的公司开除;所有圈内曾经的“友人”都跟他划清界限,纷纷出来指责。如果没有站出来指责他的行为或者保持沉默,也会受到批评,或者在事业发展上受到影响。除了哈维,还有两度获得奥斯卡影帝的凯文•史派西,超过八名《纸牌屋》男性演员或剧组职员控告他性骚扰。这些受害者在过去几年都不敢说出来,迫于史派西的名气而对这个剧集的重要性,让他们怕自己会丢工作。他的性侵行为在被一名男演员揭发后,其他受害男性也不断站出。从承担的后果看,凯文的职业生涯基本就此终结。

除了上面这些直接被揭发出真面目的性骚扰者外,也有部分名人因为是哈维等的“朋友圈”但知情不报,或在评价这件事时用词不当而受到批评,短时间内被负面言论所笼罩,有可能会暂时影响他们作品的评价和票房。为让影响不再扩大,这些人很多都选择避开风头。

以邻为壑 人人自危

这股越刮越猛的风潮,最终发展成好莱坞上下都在被问及关于性丑闻的事。但对这个问题,不是每个人都回答得得体、巧妙,有些人的回答就给他们惹了麻烦。伍迪•艾伦在宣传他的新片《摩天轮》(Wonder Wheel)时,称他并不希望看到这个事“发展到办公室里男性都不敢对女性抛媚眼的地步”。结果很多人就觉得他是维护哈维,而艾伦自己的曾经性侵养女的丑闻又被挖了出来。

丑闻效应不断发酵,《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带头争相调查各类性侵事件,众多媒体都在纷纷收集各种线索,希望下一个被揭发的人可以成为他们的独家头条。这一系列的发展很容易让人想起2016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新闻调查电影《聚焦》(spotlight):几个新闻记者调查天主教教徒性侵未成年人事件,受害者从一开始不愿意配合,到鼓起勇气站出来作证。之后新闻一出,更多的人打电话来爆料。

这种因为没有巧妙回答关于性侵的问题,或者当实施性侵者没有做出批评,从而引来的谩骂,除了让人想起上述电影《聚焦》,也让人想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互相揭发的行为。如果没有互相揭发,就像犯了政治不正确的错误。

大陆“文革”期间常有互相揭发的事情发生(图源:VCG)

“文革”时,有人将“茅房”写成了“毛房”,因此获罪;一些农村大队召开学习毛主席著作会议,一人问另一人,“谁的语录本?” ,那人随脱口道“我儿子的”,因此获罪。原北京外国语专科学校的封佩玲封佩玲在《文革记忆:浩劫之后,谁为我“平反”?》载:“有一次小组会发言,我把《人民日报》社论中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念成刘少奇革命路线,出现了口误,这一下,小组会立即炸了窝,我还未反应过来,就有人把我从座位上揪起来,低头、认罪。

这些今天看似荒唐,当时却在堂而皇之又正经地发生着:父子反目,夫妻告密,以邻为壑,人人自危。而在这次反性侵运动中的一些公开控诉、不选边站就被批评和斥骂的行为,颇有文革时“以邻为壑,人人自危”的味道。在本届全球奖颁奖典礼开幕时主持人的开场白就可见一斑。主持人塞斯•梅耶斯(Seth Meyers)在开场白提及入围的男演员时,巧妙运用双关提及了好莱坞性侵话题,他开玩笑说:"至于入围的男演员们,这是三个月来他们第一次不用害怕自己的名字被大声念出来"。

政治正确与政治不正确

主持人的话是诙谐的,也是玩笑,但是人人懂得这个玩笑中包含的男性的提心吊胆以及那段时间的自危;或许就真的担心在办公室里对女性抛个媚眼都被指控成性骚扰。

这场运动现在还在持续,台湾和香港也发动了相应的支持反性侵的运动;中国大陆近来从北京邮电大学到北京大学、从北京大学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博士生导师陈晓武被指控,根据北航的通报,陈晓武被撤销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博士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及取消其教师资格。

实名举报陈晓武的罗茜茜表示,单凭她一个人的匿名证词肯定是不够的,于是她把几个疑似被性骚扰女同学拉了个群……中国大陆这股反性侵的风潮会发展到何种程度,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从全球范围内来看,有观察人士认为,也许夹杂在这股运动中,人性的一些丑陋面也相继暴露,从最初的勇敢站出来指控性侵发展到如果不选择站队,在相关的领域和圈子中,不指控相关当事人,就是反性侵运动中的“政治不正确”。如此以来,这样一场运动,性质可能就会发生演变,极权氛围似乎已经在空气中不断的蔓延。

这样一场积极的运动,如果不适度遏制,最终演变成夹杂不同目的的闹剧,并不是一个轻松的玩笑,也背离了这场运动的初衷。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