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为何被这部“国产烂片”打败了

+

A

-
2018-01-12 19:03:22

从2016年起,中国大陆的影迷每年开年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接受迪士尼的“美式爱国主义教育”——不是什么主旋律影片,而《星球大战》(Star Wars)系列电影。这个被固定下来的档期原来用于培养中国观众对这个电影系列认知的一个好方式,不过该系列电影在中国的票房却是一年不如一年。

这一次,打败它的不是冯小刚的贺岁片,而是一部“纯国产”的“烂片”:《前任3:再见前任》。

虽说是烂片,但《前任》一拍就是三部。如今,《前任3》的票房已超15亿人民币成为华语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爱情电影,而很显然,这个纪录将不断刷新。电影票房预估平台“猫眼数据”对《前任3》票房的预测也在不断刷新高,从一开始的不足5亿,到现在预测总票房将突破20亿,堪称“爱情版《战狼2》”。

和任何一部卖座的国产电影一样,《前任3》的口碑呈两极分化。有人认为,以爱情喜剧片的标准来衡量的话,《前任3》是一部质量合格的电影。但也有人愤怒地说,“这电影如果票房超《芳华》的话,将是对中国电影最大的侮辱!”

不管这个评价是否中肯,《前任3》的成功对于最新上映的《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Star Wars: The Last Jedi)来说,无疑是个灾难。除了惨淡的票房表现以外,《星球大战》失去了让中国观众进一步了解这个系列电影的机会——这可能是迪士尼最大的损失,因为在今后的两年,该系列还有两部电影要在中国上映。

星战文化也许很难普及到中国(图源:VCG)

《星球大战》未能在中国“扎根”的原因并不复杂:首先,科幻类影片始终不是中国观众的“菜”。更何况,开启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星球大战》系列电影是冷战时期和太空竞赛的产物,当年,时代背景和政治背景是这系列电影流行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对于新观众来说,这样的背景已经不存在了,他们少了一层情感共鸣和理解电影的维度。

其次,中美文化隔阂让中国观众对《星球大战》系列电影望而却步。了解和喜欢“星球大战”系列电影的人都知道,这系列电影中,人物身上的冲突感和命运感,父与子的关系以及浪漫的英雄主义情结是古希腊式的。电影的莎士比亚式悲剧脉络也有迹可循,乔治·卢卡斯的电影审美深受黑泽明影响,而黑泽明则是莎士比亚的追随者。无论是古希腊神化还是莎士比亚戏剧,在欧美世界之外都缺少文化土壤。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重启之后的《星球大战》系列在中国的接受度一直有限。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好莱坞电影正在变得越来越“套路”,中国观众也对于好莱坞产生了审美疲劳——“旧的一套”不灵了。

而打赢这场“大战”的《前任3》,无论从制作规模、演员阵容以及剧情来看,都比《星球大战》低几个档次,何以逆袭?这显然是由“市场”决定的。

是谁创造了《前任3》的票房奇迹?很多分析者注意到了,他们是“小镇青年”。一方面,《前任3》的受众更偏向于二三线城市。影片在三四线城市观众占比达到了47.3%,是竞争影片中最高的,而北上广观众占比只有12%。另一方面,是年轻观众群体占比高。据统计,观看《前任3》的观众里,24岁以下观众占比达到了70.7%。

虽然在很多文化精英看来,《前任3》粗俗不堪。遗憾的是,在一人一票的电影市场里,精英往往是“一小撮人”,他们虽然掌握着话语权,但市场看重的是“投票权”。一个成熟的电影市场,其主流电影就是商业类型片。而在中国大陆,爱情片通常也是最容易成为“爆款”的电影类型——2011年的《失恋33天》

和2013年的《北京遇上西雅图》就是最好的佐证。而《前任3》的成功也可以看作是这样一种规则的延续。

大可不必纠结《前任3》票房是否超过了《芳华》。观众在选择电影,电影也在选择观众。《芳华》和《前任3》,挣的多半不是同一批人的钱。曾经,在电影院看电影的主力军是一线城市的中高收入群体。而如今,这种消费壁垒被打破了。

也许他们是冯小刚口中的“垃圾观众”,但不得不承认,“垃圾观众”也会有成长的一天。观众群体的年轻化趋势挣在改变着中国电影市场的走向。是一味迎合还是引导其消费升级,是留给中国电影人的一道选择题。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