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参与研制歼8战机 中国军工脊梁管德离世

+

A

-
2018-01-11 22:13:31
提示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气动弹性专业的奠基者和带头人管德,于1月9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5岁。

中国军工发展背后凝聚了一大批科学家的辛勤付出(图源:新华社)

据《北京日报》公众号“长安街知事”1月11日报道,管德曾参与研制歼8战机。

1932年生于北京的管德,启蒙老师是他的父亲——清末留日武备生尹凤鸣。1949年高中毕业后,管德报考了清华大学、北洋大学两所大学的航空系并同时被录取,最终他选择了清华大学。

毕业之后,管德被分配到第二机械工业部航空工业局。4年后,他开启了与飞机一生的缘分。1956年11月,经管德强烈请求,他从当时中国航空工业的政府最高管理机关——航空工业局(四局)调到了刚刚在沈阳飞机制造厂(112厂)组建的新中国第一个飞机设计室。

长安街知事曾经介绍过很多位老一辈科技工作者,他们凭借着顽强的精神和过硬的专业知识,在不发达的年代,为国家科学领域实现了一个又一个“零的突破”。管德院士也不例外。

刚进入设计室,管德进行确定歼教1飞机外形的工作。为使飞机具有良好的气动特性,机翼、机身等外形均为曲面,表面必须平滑光顺。这就需要通过计算得出多个截面的曲线,而每一个曲线都是由一段一段的二次曲线来模拟的。每一段曲线需要三个点,列成三元一次联立方程式进行计算。

在上世纪50年代,新成立的飞机设计室仅有两台电动计算机,因为有更重要的计算任务,所以对于外形曲线的计算只能用手摇计算机计算。日复一日地算了一个多月,管德等几位技术人员终于完成了歼教1型飞机的外形数据计算任务。

随后,管德进入气动组,专攻气动弹性。当时,国内气动弹性专业领域完全空白,管德和同事一起,用手摇计算机、地面共振试验设备,经过两年的努力,最终保证了歼教1飞机的颤振安全。

“这件事在当时还是比较有影响的。徐主任(徐舜寿)把我算的结果拿给黄玉珊教授看,他评价不错。他说这是中国人第一次算颤振速度,原来没有人算过,这是第一个。”

那时的技术资料很少,每次经过北京,管德都会去各单位查找资料,然后分门别类摘抄到笔记本上。一本灰色的活页本,记载了厚厚一沓资料。

1960年底,中共中央批准国防部第六研究院(航空研究院)成立,1961年8月,由空一所、112厂飞机设计室等合并而成的第一研究所(六院一所,后改称601所)成立。管德担任了新组建的气动室颤振组组长。

3年后,他被聘为由钱学森担任组长、代表着中国空气动力学最高水平的学术团体——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第16专业组理论分组成员。

此后,管德主持了歼8飞机研制中的气动弹性专业设计计算和试验,创造了国内该专业领域多项第一次。在成功完成了歼8飞机各项颤振计算后,又进行了国内第一次飞行颤振试验。管德再接再厉,又带头完成了歼8Ⅱ飞机的研制、试飞工作,为此荣立航空工业部新机首飞一等功。

1985年底,管德调任中国民用航空局副局长,后兼任党委副书记。工作期间,管德还陪同乔石、习仲勋参观民航展览。1994年,身为中国工程院筹备委员会委员的管德被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编辑:苏念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