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白人至上者为何只迷恋中日女性?

+

A

-
2018-01-11 21:26:57

那些被认为是“极右翼白人至上”的人通常对本国女性嗤之以鼻,但是,他们对亚裔女性趋之若鹜。

“白人至上者”更爱亚裔女性(图源:VCG)

新纳粹网站“每日风暴”(The Daily Stormer)的创始人安德鲁·安格林(Andrew Anglin)曾经上传过一段他和一个被他称作“我的祸水女人(指如果与之发生性关系即构成强奸罪的未成年女子)女友”的菲律宾人在一起的视频。这对年轻情侣在菲律宾某大型购物中心一边闲逛一边调情。白人民族主义者理查德·斯宾塞(Richard Spencer)的一位前女友透露,他和一系列亚裔美国女性约会过。(斯宾塞坚称那是在他接受白人民族主义之前。)

有趣的现象还包括:右翼鼓吹者迈克·切尔诺维奇(Mike Cernovich)、作家约翰·德比希尔(John Derbyshire)和极右翼分子凯尔·查普曼(Kyle Chapman)都娶了有亚洲血统的女子。正如一名评论者在一个极右翼论坛上所写的那样,“只”和亚裔女性约会几乎是一种“白人民族主义成年礼”。

《纽约时报》一篇评论称,极右翼有如此的迷乱也许是有道理的:在一个新纳粹新闻网站上,一名用户问能不能既和东亚女性发生关系,又做一个白人民族主义者。他收到了双方数十条斗志昂扬的回复。但白人至上主义者迷恋亚裔这一点并不矛盾。

它处在两种普遍存在的种族迷思的交叉点上。第一种是“模范少数族裔”观念。在这种观念中,亚裔美国人被说成都勤奋、事业有成、品行足够端正,可以同化。如果亚裔是模范少数族裔——如果这是非白人在白人占多数的美国获得认可的方式——那么这也许会为受到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认可开启了大门。

第二种是亚裔女性百依百顺的“刻板印象”。这种白人至上主义者迷恋把两种观念结合起来,并在美国变得更加多元——虽然,和亚裔女性交往甚至结婚有可能会影响“血统”的不纯,但现在看来,保持白人的权力可能需要在白人血统的纯正性上作出一些让步。

但事实上,这些白人至上者并不尊重女性。很多另类右翼亚洲迷恋者指出的,白人女性的主要问题在于她们太过女权主义了。相比之下,亚裔女性被认为“天生习惯于为男性而活”,她们纤细、苍白、娇小,符合西方的女性气质标准。所以,白人至上者迷恋亚裔女子,不过是择偶上的妥协,审美上的让步,而非真的尊重少数族裔,更别提性别上的真正平等。

综编: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