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替你做了主?告别“拿来主义”

+

A

-
2018-01-11 08:20:52

据报道,纽约一家房地产公司因要拆除一些建筑与20位艺术家对簿公堂,原来这座建筑上有这些艺术家的涂鸦作品,纠纷的焦点在与拆迁建筑是否会侵犯这些艺术家著作版权的问题。

其实在网络技术和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不仅在绘画作品中,在舞蹈作品、影视作品、图书等各个领域都有大小不等的侵权案件的出现。但近年来的这些案件并没有都得到很好的解决,反而类似的案件层出不穷,究竟在“拿来主义”的背后隐藏的怎样的现实呢?

著作权与思想自由难界定

关于小说、剧本等文学作品的案件中,往往很难界定是否具有侵权行为,这涉及到著作权法上一个很重要的原则:思想与表达二分法。即著作权法只保护表达的形式,不保护表达的思想。

对于这项规定,中国并不是例外。在大部分国家的著作权和 《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的协议》等国际条约中都将其作为著作权制度基本原则的地位。

其实著作权保护的对象是作品,而作品本身就是思想和情感的表现形式。著作权这一原则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公众的思想自由,鼓励创造。但无论是音乐、文学、戏曲或是电视剧,几乎不可能百分之百由自己创作,或多或少都会含有既有的思想、概念和情节。

以琼瑶案为例,庭审中最激烈的环节也是对《宫锁珠帘》中21个桥段是否涉嫌抄袭的争议,这其中就涉及到偷龙转凤、次子告状等众多情节。

这意味着著作权的案件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复杂性,从思想自由的角度很难界定被告方是否具有侵权行为,也使很多侵权案件迟迟难以解决。

版权纠纷亦是网络问题

随着传播媒介的发展,数字媒体逐渐发展起来。其具有传播者多样化、传播内容海量化、传播渠道交互化、受传者个性化和传播效果智能化等特征,能在大众传播的基础上更分众化、精确化。数字时代使内容传播变得简单高效、低成本的同时,也促使越来越多的新媒体侵权问题暴露出来。

“谷歌侵权门”“百度文库侵权门”“盛大文学被诉侵权案”等等事件层出不穷。国内知名知识问答平台起诉知名微博用户著作权侵权案更曾是轰动一时。

因认为知名新浪微博用户“知乎大神”(现已更名为“大神说”)、深圳蜂群传媒有限公司未经授权擅自复制、传播知乎平台上用户的提问及回答内容,涉嫌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在获得7名知乎用户授权后,知乎于2016年将被告起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事实上,包括知乎在内的多个内容网站平台上优秀内容被非法转发的现象时有发生,有的甚至被用于商业盈利。

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侵权问题亦是网络问题。新媒体在给传统媒体带来巨大冲击的同时,也经常遭遇盗版、剽窃、非法转发的尴尬。版权流向开放的网络,无法保证版权归属,如何保护版权,才能使作者的劳动不贬值呢?最好的方法是能够采用一种安全技术,让使用者只能拥有使用权,而不能获得版权。

中国芭蕾舞团《红色娘子军》侵权案备受关注(图源:VCG)

版权意识何时觉醒

不仅是新媒体暴露侵权问题,传统媒体也有众多的侵权事件发生。中国报业在版权保护上的“抗争”和“探索”从未停歇,而中国芭蕾舞团《红色娘子军》侵权案也曾引发一阵热潮,传统媒体不仅面临新媒体的冲击更加要注重对版权的保护。
 
维权是每一个公民的事,究其根本还是国民版权意识薄弱所带来的伤害。

以四川传媒学院朱航毕业作品《翩翩起舞的姑娘》未得同意,被学校公开发行,将作品商业化的事件为例。类似的个人被侵权的事件并不少,但更多的人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维权,或者认为即便胜诉赔额也低于维权成本而选择放弃维权。

这样的事件累积下来,维权的人越来越少,国民的版权意识何时觉醒呢?长此以往所带来的后果就是中国盗版市场越来越大。正版价高,盗版价低,版权意识的缺失使更多的人选择盗版,增加了盗版产品的市场的需求,贩卖盗版的利益驱动,使越来越多的人不惜触碰法律的红线,这样的恶性循环逐渐形成盗版侵权行为加剧的局面。

莫言曾说:“作家认识到,维权不是不光彩的,而是光彩的,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作家积极维权,是在推动国家建立一个良好的版权形象,帮助国家在版权保护方面尽快地与国际同步。我们要帮助国家营造一个良好的创造氛围,因为版权得不到保护,创造力就要受到挫伤。版权保护具有重大意义,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

作为作者积极维权,作为公民不仅要做到维护自己的版权利益,更要拒绝盗版.

相关法律需完善

法律是公民维护权利的基本保障,之所以有些侵权案件并未得到完全解决在一定程度上也暴露了相关法律存在不完善的情况。

在著作权侵权问题上,就“直接侵权”与“间接侵权”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有些人认为不需要区分划定直接或间接,只需根据其具体行为性质既可判定。

有些人则认为之所以在知识产权侵权中区分“直接侵权”和“间接侵权”而不是将其统领在共同侵权这个框架之下,是因为一般侵权法的原则并没有说明如何认定“明知”,即知识产权“间接侵权”过错的判定标准比一般侵权中的认定过错标准更为模糊,尤其是当行为人的服务对象是不特定公众时,如何认定行为人的主观意图是一般侵权法所未能完全解决的问题。

中国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的通知》中指出:“要强化知识产权标准化管理,提升创新主体知识产权管理能力”。

著作权维权是整个社会的问题,需要的不光是法律的约束,更需要的是利益双方和每个公民的参与。

撰写:布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