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周立波“被捕门”的舆情喧嚣

+

A

-
2018-01-11 02:36:23

中国知名脱口秀演员、“海派清口”创始人周立波因涉嫌藏毒持枪,在美国被长岛大陪审团起诉。1月9日,他在长岛纳苏郡(Nassau County)刑事法院出庭。

据美联社报道,周立波共被检控5项罪名,包括二级非法持有武器、非法持有枪械、四级非法持有武器、七级非法持有管制药物及违反交通法规。若罪名成立,他将面临3年半到15年监禁。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事件中,人们的关注重点似乎并不在案情本身,而是聚焦于对周立波的个人评价。这与周立波在中国作为公众人物拥有众多标签是分不开的。

中国网民对周立波的个人评价分化严重,但不应以此掩盖对案件本身的讨论,并演变为网络暴力(图源:VCG)

案情经过

时间回到2017年1月,周立波在美国长岛莱亭顿开车蛇行被拦截,当时他还在打电话。警方随即从车中搜查出毒品与枪械,当场将他和同车的唐爽逮捕,但两人隔天获保释。

7月,唐爽全部控罪被撤销,检警则持续调查周立波案,直到12月18日大陪审团投票通过,五项起诉罪名成立。

检方起诉书显示,调查发现周立波确实持有子弹上膛的手枪与冰毒。大陪审团起诉成立后,周立波在1月9日按法律程序上庭。辩护律师斯卡林(Stephen Scaring)坚持被告无罪,称周立波当时在开车,但并不知车上怎么会有枪和毒品。周立波亦通过律师表示,对最终会获无罪判决有信心。

此案下次开庭时间为2月1日,周立波及其律师将和法官、检察官见面,讨论案件下一步如何处理。根据目前公布的消息,有分析指出,周立波想要脱罪并不容易,势必要与法院与检方激烈交锋。

“海派清口”创始人

周立波于上世纪80年代初进入上海滑稽剧团,师从上海曲艺界暨滑稽界元老周柏春。80年代末凭借独特的表演风格成名,被认为“融各派冷面滑稽于一体,又不失人文才情的调侃和嘲讽”。

崭露头角的周立波并没能一帆风顺。1990年,他因故意伤人在监狱缓刑205天被释放后,宣布暂别舞台。

在经历下海、经商、出国之后,2006年周立波重返舞台,并与好友关栋天一起,首次提出“海派清口”概念。这种演艺形式融合了上海本地的单口滑稽、北京单口相声,以及香港的栋笃笑的特点,通过市井视角,机智幽默的语言,很快获得市民的欢迎。

2008年至2009年,周立波凭借《笑侃三十年》、《笑侃大上海》等作品引起强烈轰动,演出戏院一票难求。随着电视脱口秀节目《壹周立波秀》的推出,周立波与海派清口的影响力也超出上海,覆及整个中国内地。

名人是非

从成名那一刻开始,周立波的作品和人品就争议不断。

一方面,他经常在节目中讨论时事,对经济、社会、民生等议题有犀利点评,甚至被当时一些媒体视为意见领袖。比如《南方周末》就在2009年对他进行了专访,探讨幽默与民主政治的关系。

但另一方面,不少人认为周立波品味低俗,言谈尖酸刻薄,故作风雅,无法代表上海文化,其中包括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打假名人方舟子等。而对于他们,周立波也毫不客气地在节目中以挖苦作回应。

2009年,周立波被传与前妻不欢而聚,随后爆料出“家庭暴力,重婚罪,吸毒”等问题,引发广泛关注。一年之后,他与富商胡洁——其前夫杨胜华是中国外逃女贪官杨秀珠案件的关涉人——举行盛大婚礼,同样成为热点话题。

这一系列事件加剧了公众对他个人评价的分化程度。网民从这一时期开始对他的负面评价增多。

2011年以后,周立波现象热度退却,他也暂时淡出了公众视野。

“中国人帮中国人”

此次涉毒持枪案爆发,使沉寂多年的争议再次找上周立波。

有媒体报道,中国网友在获知案情后,几乎一边倒地“点赞”,对其加以嘲讽。甚至有网友戏谑地称:“直到周立波被抓,才有了过年的气氛。”——当时正好临近春节。

此前周立波表态要严惩吸毒者的言论也被网友翻出,称其如今涉案是“自甘坠落”,就算被判刑也是“咎由自取”。

周立波也不甘沉默。在被媒体追问案情细节时,他当场反问:“你们是中国媒体吗?……我希望中国人多说一点中国人的好事。”不料,这一说法又被网友解读为他企图以“中国人”的身份堵住媒体的嘴。

此间还发生了与华人律师刘龙珠的纠纷。后者通过分析案情,认为周立波很可能输掉官司,不如及早认罪。此说激怒了周立波,他蔑称刘为“绿尸”(与中文“律师”同音),并诅咒他“患有脑癌,只有41天的寿命”。此举使网民对他的评论更趋负面。

当然,周立波也曾试图释放善意,挽救公众形象。2017年8月,四川九寨沟发生地震,周立波曾捐款120万人民币(折合约184,236 美元),但孰料未能收获舆论褒扬,反而被指责以捐献造势、博取同情。

公共理性与道德批判

任何极端的趋向都值得警惕。在整个事件中,多数中国网民对周立波究竟是否有罪、情由若何并不关心,反而以先入为主的道德批判和言语嘲讽将其延伸为网络暴力。此一异常现象也许是网民对周立波个人好恶的某种反映,但无疑混淆了事实和情绪,使恶俗话语挤占了公共讨论的空间,也再次展露了中国国民性中根深蒂固的群氓意识。

言论自由不能逾越固有的“群己边界”,即以不侵犯个人私权为基本前提。退一步讲,尽管公众人物必然要接受公众监督,他的合法权利仍然受到法律的保护。在此事件中,是否有对案件当事人的权益侵犯,是值得深思的。

自2012年后,中国网络上整治大V行动使公共知识分子逐渐丧失话语权,取而代之的一方面是官媒主流媒体,另一方面则是所谓“草根”网民。但有分析指出,这种变化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中国网络上国家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合流。

尽管周立波案件所引发的讨论情况比较特殊,对他的个人好恶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舆论走势。但与对案件法理层面的讨论不足相比,网民的“兴奋”与“狂欢”尤其使人诧异,恐怕很难被视为一种健康力量的展示。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