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性骚扰的另一面:捍卫男人求欢的自由?

+

A

-
2018-01-11 01:50:29

并不是所有女性都对美国的MeToo反性骚扰运动持支持态度。当地时间19日,一百位欧洲知名女性突然在法国《世界报》(Le Monde)发表了一封对这场运动持反对意见的公开信。她们在信中表达了对某些女权主义者的反感,认为她们是在“仇恨男性”,并呼吁还男性一个“纠缠求欢的自由”。

在刚结束的第75届金球奖上,“反性骚扰”也是该颁奖礼的主题之一(图源:VCG)

这封公开信声称,“强奸是犯罪,但持续、笨拙的勾引并非不法行为,献殷勤也算不上大男子主义作祟的侵犯。”并认为时下的反性骚扰运动有清教主义的特征,并宣称这种“快捷审判”已经有了受害者:一些男性因此受到了工作上的处分,被迫辞职等等,尽管他们唯一的错误就是碰了谁的膝盖,试图偷亲谁,在工作晚宴上说了些私事,或者向并未相互爱慕的女性发了带有性暗示的信息。

作者的担忧并不多余。自反性骚扰运动兴起后,在白领为主的职场里,很多本以为自己在职场上平等对待女性的男士也开始回顾自己的行为,并担心他们是否也在工作中越线。

一些男士在公司或者行业内建立了女士免进的短信群,对涉及骚扰的情况进行“头脑风暴”。一些人表示,自己打算在和女性打交道的时候更加小心,因为他们感觉表示友好和性骚扰之间的界限太容易模糊了。

有些人说,自己已经开始遵照彭斯法则(the Pence rule)行动。这个法则曾以基督教福音主义牧师比利· 格雷厄姆(Billy Graham)命名。彭斯曾说过,自己不会和自己妻子以外的女性单独用餐,或者在不带妻子的情况下参加任何提供酒精饮品的活动。

看起来,这场运动确实保护了职场女性,但也有人认为,这样的举动只不过是男性的自保之举,对女性而言也不是万全之策。“我们现在所见的是男士们正在背离我们一直鼓励他们承担的角色,不再积极指导和支持职场女性。”

公开信立场鲜明地指出,“我们捍卫纠缠求欢的自由,这对性自由来说同样不可或缺。现在,有人警告我们,逼迫我们承认性冲动在本质上具有攻击性、是粗暴的。但我们也足够明智,不把笨拙的勾引和性侵犯混淆起来。触碰女性身体的事故未必就要上升到影响她尊严的高度,也未必会让她成为一个终身受害者。因为我们不能还原自己的身体,但内心的自由是不可侵犯的。我们所珍视的这种自由不是没有风险或责任的。

如果说反性骚扰运动在欧美有倾向“清教主义”的势头,那么,在中国,这个运动正以一种不一样的方式突然成为一个热点——或者说它正以中国的方式变得越来越敏感。

2018新年第一天,在美国硅谷工作的华裔女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2000级本科生毕业生罗茜茜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出了她实名举报的第一封公开信——《我要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长江学者陈小武性骚扰女学生》。罗茜茜在信中说,2004年底到2005年读博期间,副导师陈小武曾多次对她进行性骚扰,“在陈某手下读书的几年,是我人生的噩梦,因为被欺负得太厉害,出国前还得了抑郁症,幻听幻视,是吃抗抑郁药维持下来的。”

遗憾的是,北航至今仍未对该事件作出回应,而这件事经过多家媒体报道后并未引起大部分网民关注——事件迅速被PG one和李小璐“刷下”热搜榜,很有可能会变成另一件无疾而终的悬案。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