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杀生》到《心迷宫》 中国悬疑时代来临?

+

A

-
2018-01-08 03:02:12

近年来,中国的悬疑电影逐渐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从早年的《杀生》、《全民目击》,到近两年备受赞誉的《心迷宫》、《烈日灼心》,众多悬疑影片从院线脱颖而出,为人们津津乐道。

越来越多好的作品涌现,不禁让影评人发问:中国悬疑片的好时代已经来临?

悬疑片在电影史上的地位并不很突出,用一句话来形容它就是:“主流中的暗流。”但悬疑片特有的魅力一直持续激发着观众的兴趣。

悬疑电影大师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曾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偷窥狂,一种则是暴露狂,人们看电影是由于电影满足人们的偷窥的欲望。”从审美的视角看,悬疑电影正是满足了人们这种欲望下产生的审美需求。

电影中的悬念能引起观众的好奇,进而激发探索的兴趣。人类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不可遏制的求知欲和猎奇心态,在审美取向上表现为追求独特之美,反映在电影观赏中则是偏爱曲折离奇的情节。

相比于文艺片、喜剧片,悬疑片能够给人更大的感官刺激和独特的审美体验。当中国的年轻人都被“丧”的生活态度所围绕,在较快的生活节奏下,闲暇之余看一部紧张、刺激的影片来充分调动情绪,或许可激发自己对生活、工作的热情。

此外,人之天性中对善者、弱者命运的关注,通过悬念能够更好地被激发,从而在观影的过程中实现情感的宣泄和对道德无力感的补偿。悬疑片往往与犯罪等元素相结合,它们通过黑色幽默达到讽刺、揭露现实的目的。或许,在社会矛盾日趋复杂的中国,这也是悬疑电影得到发展的原因之一。

但中国悬疑片的原创性以及制作水准一直饱受质疑。甚至不少人对中国是否有真正的悬疑片感到怀疑。

说起悬疑片经典,欧美有大卫·林奇(David Lynch)的《穆赫兰道》,日本有西谷弘(Hiroshi Nishitani)的《嫌疑人X的献身》,韩国的《杀人回忆》《实尾岛》等犯罪悬疑片更是包揽各大国际奖项。而反观中国,早期李少红导演的悬疑惊悚片《门》惨遭滑铁卢,2015年的《十二公民》和2017年的《最后的嫌疑人》则分别改编自美国的《十二怒汉》和日本的《嫌疑人X的献身》。

电影《催眠大师》的主演及监制徐峥正在接受采访(图源:VCG)

在中国,不少人对于悬疑片都有一个刻板印象,将其与恐怖片、惊悚片相混淆。而事实上,它们之间是有本质区别的。虽然悬疑电影经常借用恐怖和惊悚元素,但它们并不是必备的。悬疑电影更强调故事的逻辑和结构,并且需要通过细节来展现思维的层层递进。

但这一点很多中国悬疑片都做不到。以2012年上映的《十二星座离奇事件》为例,它过于效仿欧美那些以惊悚和重口味为核心的电影,对感官的刺激过了头,甚至忽略了剧情本身的逻辑。正如有人吐槽所说:“导演的叙事逻辑性与对故事结构的把握上明显存在硬伤,跳跃的画面与不连贯的剧情看得观众一头雾水。”

不过,从最近几年的影片来看,这种情况似乎正在改变。

2014年上映的《催眠大师》就堪称中国悬疑片中的佳作。影片另辟蹊径,以催眠疗法为结构故事的主线,在两位催眠者的“相互角力”中,通过巧妙的细节中隐藏玄机,直到最后反转之时才令人大吃一惊。这种出人意外又在情理之中的影像效果,体现了演剧和导演把握故事和调度现场的功力。

中国专业电影网站时光网(Mtime)给该片的标签介绍:“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影迷也表示,影片剧情慎密,节奏把控恰当。而从票房来看,它在4天内票房过亿,上映13天票房突破两亿元,一度占据中国悬疑电影票房榜首,掀起观影热潮。

这种成功与电影制作人的用心分不开。《催眠大师》的导演陈正道说:“电影中的催眠世界其实都是用一砖一瓦的细节构建起来的,所以美术和道具上做得很细致。房子里的地板的纹路,墙上画的摆放,桌上的道具等细节去呼应电影中一层又一层的这个概念,电影演员的走位有专门的路线图,道具摆放的位置更有道具师和场记进行定点和拍照。”

这种专业的制作方式被越来越多的中国电影人所吸取,推动了中国悬疑电影的快速成熟。前两年《心迷宫》、《烈日灼心》在国际电影节上拿奖,也助推了中国悬疑电影热潮的到来。直到今年,《嘉年华》、《心理罪》、《惊魂七夜》等影片接连占据院线榜单,都被认为是比较出色的悬疑片,而即将上映的《第一夫人》、《迷镇凶案》也倍受期待。

中国悬疑片的好时代是否已经来临?也许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更多的电影人与观众对此充满信心。


 

撰写:布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